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評論
钱荒能否逼出中国政经改革

44590

钱荒能否逼出中国的政经改革?希望非常渺茫。图为恒生银行在中国香港的总部。
 
中国近来的“钱荒”,还没怎么经历过“逃荒”、没有度过“荒年”呢,有好事者,就试图化腐朽为神奇,寄希望于这个钱荒的危机,会成为一个转机,会带来“逼使”中国走向金融改革、经济改革、甚至政治改革的契机。钱荒能否“逼”出中国的政经改革,不只是钱荒未来影响的问题,还涉及到钱荒的根源以及中国经济和中国政府是否有足够的资源和能力,去解决这个根本性的问题。

中共新领导人的政策框架

钱荒的产生,显然与中共新领导人的经济政策框架有关。因为, 以前的中共领导人不是没有目睹钱荒的发生,而是在钱荒刚刚发生、外界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就悄悄的用巨额资金给填补上了。如今,填补不及,或者是高层有意而为之,或者是高层不得已而为之。不管是有意而为还是不得已,都揭示了中国金融的危机,已经进入了新的阶段。

英国巴克莱资本把中共新领导人的经济政策框架,归纳为三个关键点,亦即“无刺激、去杠杆和结构改革”。无刺激的方针,最可能是新领导人聪明的自保策略,因为他们显然在试图与前任分割,不愿意继承前任江时代、胡时代遗留下来的经济包袱和烂摊子。

去杠杆的策略,体现在任由钱荒的发生,不立即给予输血。但显然,去杠杆的过程进行得不够彻底,中央最终还是不得不小幅度的出手,小小的挽救了钱荒一把。至于结构改革的药方,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了。迷信于自己的控制能力的党国,仍然天真而固执的认为,他们是可以“管理经济”、“控制经济”,和“左右经济” 的,是可以通过政策和策略来升级中国的产业结构的。

所以,在这个政策框架之内,现今政权要守成、维持现状都非常困难,如果寄希望于用它来推动改革,恐怕难上加难。首先,人们需要看看钱荒对财政的影响;然后,还要看看钱荒的危机能否很快结束。

钱荒危及国家和地方财政

中国的“钱荒”会危及今年的中国财政,正如《南方都市报》形容的,看来已成定局,恰如“屋漏偏逢连夜雨”。一旦“钱荒”的问题与季度末、财政年度末的结帐、 现金核算、理财产品到期、外贸继续放缓、热钱继续外流等等的因素综合起来的时候,“钱荒”的危机就会放大和加剧,变得更加不可收拾。

中央财政收入会受到钱荒的影响,地方财政收入也会波及。这对债务缠身、负担累累的地方政府来说,已经不是连夜下雨的问题,而是像极了山洪和泥石流的威胁。因为, 一旦钱荒导致房地产市场发生崩盘,地方平台没办法再转向以信托贷款等方式融资,“新债还旧债”或“债务展期”都不灵了的时候,地方政府将不得不破产。当几百个、上千个地方政府同时伸手,向中央政府求教、高喊救命的时候,纵使中央政府有心,也无力去救助大面积的地方债违约和地方政府破产。

钱荒的危机尚未结束

中国“钱荒”的风波,是不是像某些论述者认为的,属于货币市场利率层面的东西,是季节性的波动,因而是暂时性的呢?钱荒当然是利率层面的东西,但不太可能是 季节性的波动,因为没有什么季节性的因素会导致它的发生。中国的钱荒是原本就有、被一直掩盖的;也是掩盖不住的时候,会突如其来的。

但即使这些乐观者也不得不同意,“钱荒”的结构性本质,是毋庸置疑的。而从未来看,同业负债、期限错配等商业银行多年来存在的痼疾,不可能因为6月的警讯而立即解决。

中国的金融机构会“吃一堑、长一智”,从这次钱荒中汲取教训吗?恐怕不会。中央政府迫于压力、放松流动性的举动,虽然是小小的数额,但已经发出了明确的讯号:那就是,国有银行和既得利益集团的要挟、逼宫,是可以奏效的!中央是输不起的。

中国的金融机构也许会强化流动性的管理,也许会加快理财产品的去杠杆化,也许会更多的投资于实体经济,也许会清除一些不良的贷款。但人们很快会发现,这些举措都太晚、太少、太不及时,已经于事无补了。

如果说,北京领导人这次真的是面对瘦身不成的中国金融系统非常恼火,要给这些国营银行一个难忘的教训。这个教训与其说是让国有银行的高管汲取了,不如说是让中南海自己给汲取了。国有商业银行在利益面前,在特权的鼓舞下,已经肆无忌惮了。显然,他们会继续不遵守官方的指令,还会继续跟影子银行系统进行利润丰厚 的地下交易。

钱荒能否推动改革

退一步说,如果钱荒的出现,或者钱荒出现之后中央政府的暂时不作为,确实有“逼 出”中国政经改革的意图的话,中共新政经济掌门人的举措,不管是旨在打击中国经济中的投机行为,打破金融垄断和寡头的恣意妄为,试图降温中国的房地产市 场、瓦解投机者绑架中国经济,或甚至试图建立新的金融秩序,但这些举措的实施,必将遭到中共自己人内部的强烈反弹。

这些强烈反对的力量,包括中共权贵中垄断了国有银行、国有企业的特权阶层,包括中共最上层70万最有权势和财富最庞大的特权家庭,包括占据了中国房地产大半壁江山的中央和地方党官,也包括了从国有银行低利获得资金、转手投入影子银行、地下银行、和股市债市的投机商团。这些新权贵的联合和顽强的抵制,注定会使中共新经济和政治掌门人手足无措,防不胜防,难以招架。在腐朽的中共体制内部,人们都还记得,“改革者是没有好下场的。”

因而,红朝新政也许是在“大刀阔斧”, 但他们却根本无法“力挽狂澜”。如果他们能够从中共自身的体制和逻辑中跳出来、看清局势,真的背水一战,他们的同盟军其实已经有了,只是他们可能没有意识 到。去海外独立媒体的网站看一看,那些已经脱离中共、与红朝决裂、立志成为中国人群体中的新人类的人们,已经有1亿4千万之众。他们,才是摆脱中共旧的体 系、重建中国经济和社会的栋梁。◇

 

 

 

 

 

 

 

 

本文转自334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东时间: 2013-07-15 07:50:21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7/15/n3917588.htm【谢田】-钱荒能否逼出中国政经改革.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