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謝田  >  評論
古老的智慧解决当世的危难(续)

4510

 

古老的智慧解决当世的危难(续)

 

2002年12 月,国立台湾大学经济系的胡玉蕙教授发表了一项研究报告,报告指出,台湾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中,72%的人一年中只用了一次他们的健康保健卡,与他们修炼前 或不修炼的人相比,减少了几乎50% (胡2002)。报告还指出,法轮功对于去除不良的健康习惯有显著的效果,戒烟效果达81%,戒酗酒77%,戒赌85%,戒槟榔85%,等等。调查数据表 面修炼法轮大法对改善社会环境的确有正面的、显著的效果 (胡2002)。
法轮功虽然在吃药问题上没有特定的立场,但法轮功确实鼓励或不鼓励很多其它的行为。例如,法轮功鼓励学员勇猛精进,鼓励学员同时只把住一门修炼,鼓励学员时时遵循真、善、忍的原则。同时,法轮功不鼓励杀生、吸烟、喝酒、妒嫉、通奸、和炫耀等等行为。


关于所谓的“法轮功组织中的持不同意见者”(兰岗尼问题之三)
 

法轮功有任何组织或会员制度吗?
 

当兰岗尼先生(2003)表示欢迎ISKCON组织内部的改革运动并认为“内部的不同意见是任何一个组织中最基本的要素,这可以保证其成员为自己思考”,并试图将此一逻辑推广到法轮功时,他实际上已经做了一个假定,亦即法轮功是有一个组织甚或会员制度的。


事 实上,法轮功并没有一个组织。某一个地方的修炼者们只是自愿地聚集在一起学法、炼功、或交流修炼中的心得体会。李洪志先生是将法传给学员们的唯一的师父, 所有的学员都是平等的。“同时,不得管传播法轮大法的学员(弟子)叫做老师、大师等,大法的师父只有一个。进门不分先后都是弟子。”(李洪志 1999a,142页) 要“组织”起来这样一个大规模的修炼人群体需要大量的财务资源、人力资源、及各种建筑设施,而这些资源和设施是法轮功所没有也不打算拥有的。不管兰岗尼先 生脑子里设想过了什么样的组织结构,不管它是金字塔型的、水平的、垂直的、或草根性的,对法轮功学员来说根本就是不适用的。


法 轮功是一门修炼。而修炼是得靠你自己的努力的,每个人要想在修炼中取得进步,都必须得提高自己的心性,包括道德标准和承受能力。具有一个组织的形式对於个 人修炼来说,毫无助益。这就象一群大学生一样,他们的最终目标是完成学业取得学位,而每个人的这个目标一定是要通过他们每个人自己的努力才能获得的,并不 能依靠集体来获得。法轮功也没有什么会员制度。任何人只要从互联网上免费下载法轮功的书和教功录象,然后开始修炼,他就是一个修炼者,别人可能根本都不知 道他在修炼。


1999年七月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世界范围内的法轮功修炼者们的确是“组织”起来了,或者更准确地说,其 实是协调起来了,而且这种协调只有一个目的 - 那就是呼吁结束在中国发生的这场迫害。但是他们并不是组织起来来修炼的,因为修炼仍然是一个个人的问题。面对江泽民政权有组织的、无限动用国家资源的对法 轮功的犯罪行为,需要一个协调性的努力来有效地揭露邪恶、停止迫害。江泽民政权的迫害使用了欺骗、酷刑、洗脑、强迫灌食、甚至谋杀;而法轮功学员的呼吁只 是以讲清真相、大善、大忍的方式来进行,而从来没有诉诸暴力。这些临时性的所谓“组织”只是为运作的方便而已。比如,象以前当中国领事馆给美国政府官员们 散发诽谤材料,如果我们每个学员都一遍又一遍地向参议员与众议员们问同样的问题,就不是很合适的了。从另一方面讲,如果迫害从来没有发生过,我们也就不需 要去“组织”或协调我们的活动了。如果这场迫害明天停止,我们也就不再需要这些临时性的“组织”了。那样的话,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都会象中国学员在 1999年以前所做的那样,在公园里或在自家的起居室里,安静而和平地修炼法轮功。
 

在法轮功修炼者中有所谓的“持不同意见者”吗?


在 李洪志先生传法的第一堂课中,他就指出“这个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它就是佛法的最高体现,它就是最根本的佛法。”(李洪志 1999a,15页) 真、善、忍,译成英语时,就是TRUTH-COMPASSION-FORBEARANCE。这是法轮功法理的最高原则,也是真修弟子永远要遵循的。在法轮 功修炼者中间,对于这一原则没有什么“持不同意见者”,因为如果一个人不相信修炼的目地是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话,这个人也就不是在修炼法轮功 了。


李洪志先生还指出,“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李洪志 1999a,8页) 因此,对於李洪志先生的具体讲法,法轮功学员都会有不同程度的理解。在修炼的过程中,我们总是有很多问题甚至疑问。事实上,李洪志先生总是鼓励学员去独立 思考,从学法及炼功过程中,找出自己的答案来。当被问及非常具体的问题时,李洪志先生常常概括地回答,而不涉及具体的内容。“生活中的问题如果都让我来解 答,你自己还修炼什么呀!你要自己去修,自己去悟”(李洪志 1999a,383页)。


存在问题和疑问是个人修炼中一个很 重要的环节,它也可以保证在这一门中修炼的炼功人不至于走偏。如果一个修炼者从来没有任何疑问,他可能就很难取得进步。我们鼓励修炼人将自己不同的理解与 其他的修炼者在法会上,或其它交换与讨论的论坛,诸如明慧网,及通过学员间的交流来互相分享。我们也鼓励修炼者们把“外界”的意见带到我们的讨论中来。兰 岗尼曾担心法轮功学员可能“只听到法轮功内部一切都好,而一切‘不好’的东西都是来源于不好的‘外界因素’。”这一担心是毫无必要的,因为事实恰恰相反。 作为修炼人,我们非常清楚我们会犯错误,会在修炼的路上跌倒。我们从跌倒的地方爬起来,从我们的错误中汲取教训,这也正是我们提高的过程。我们时时刻刻地 从我们自身寻找问题,帮助我们的同修找出问题。我们不修炼的朋友和家人经常是对我们的观念和行为最直接而诚实的批评的最好来源,我们记住了这些批评,我们 进而改正我们自己。当然,我们每个人都是在各自独立地修炼,每一个人的行为并不一定代表所有的人们。


李洪志先生反复地告诫 过我们,我们自己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不能向外找,一定要找我们自己的原因。至於个人修炼而言,李洪志先生告诉我们:“你就得向内去修,不能向外去找。” (李洪志 1999a,28页) “碰到事情都找自己,保证很多是你自己的问题。”(李洪志 2001) 李洪志先生还鼓励法轮功修炼者们善意地指出别人的错误来。“因为大家都是在修真善忍,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那么看到别人有不足、提高不上去的时候,为什 么不能够善意地告诉他一下呢?”(李洪志 1999b)


关于“法轮功修炼者在炼功时脑子里想什么”(兰岗尼问题之四)
 

简 而言之,法轮功修炼者在炼五套功法时脑子里“什么都不想”。“你不想好事,也不能够想坏事,最好是什么也不想。”(李洪志 1999a,194页) “我们功法不象一般的功法,忽忽悠悠,惚兮恍兮的,神魂颠倒。我们功法都要你明明白白地修炼你自己”,“我们讲你的主意识一定要清楚,因为这套功法是修炼 你自己的,你得明明白白地提高”,“我们这套静功怎么炼?我们要求大家,你定得再深也得知道自己在这里炼功,绝对不允许进入那种什么都不知道的状态。” (李洪志 1999a,339页)


因此,这里不存在任何表面的或隐含的,让兰岗尼先生(2003)非常担心的,各种类似于 所谓“思维空虚化的打坐形式”的问题。因为我们修炼者在主导自己的思想,我们不会让任何外来的东西控制我们的思维。我们也不会去寻求任何其它的心理和意识 状态,我们总是保持一种明确和清醒的修炼状态。很显然的,秦(2001)并不了解气功修炼的真正含义。气功并不试图“停滞”人们的思维活动,它只是让人们 暂时去停止那些不好的思想,如贪图钱财、贪恋色欲、害人的念头、及损人利己的想法。在这样做时,人们的思想(主意识)中就不会有这些坏的、让人疲倦的东 西,在打坐中就会完全放松、休息下来。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打坐修炼之后会觉得精力充沛、青春焕发。很多科学研究都证实了打坐之类的放松办法对健康是有益处的 (例如,戴维森2003)。


事实上,法轮功不但不会导致任何“负面的心理影响”(兰岗尼2003),他会纠正不正确的身体 和心理状态。李洪志先生曾详细地解释了很多在气功习练中的现象、心态、和行为,已及它们可能导致的危害,比如“走火入魔”等等(李洪志1999a,214 页)。他指出了这些观念产生的来源,产生这些现象背后深层的原因,以及更重要的,如何避免这些问题。实际上,很多以前有过情绪低落,社会关系有问题、或有 过厌世倾向的人,修炼后完全恢复了正常状态,回到了正常和健康的生活中来(多尼斯基2001)。


关于“李洪志先生与他的弟子们的关系问题”(兰岗尼问题之五)


首 先,在李洪志先生所有的书籍、讲课、演讲、及任何出版的录音、录象资料中,他从来都没有自称为什么佛、道或神。相反地,他总是让他的弟子们把他当作一个 人。“所以你就把我当做和你们一样的人好了。我讲的并不是耸人听闻的东西,我只是在讲法,把这个宇宙的道理告诉你们。信不信,能不能修,那是你们自己的事 情”( 李洪志 1998a)。他也不鼓励任何形式的宗教仪式。“咱们也不搞磕头作揖的那种形式了。那种形式没有什么用,搞起来象宗教一样,我们不搞这个”(李洪志 1999a,93页)。


在不同层次上的修炼者,随着他们在修炼过程中的进步,对这一问题会有不同的理解和认识。这里我们讲述一下在现阶段我们个人对与李洪志先生的关系的问题。


[谢田]


最 初,当我刚开始阅读<<转法轮>>时,我当然只是这本书的读者,而李洪志先生是其作者。后来,我发现这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他回答 了许多让我苦思冥想、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如“我们是从哪里来的?”“我们人类在宇宙的什么地方?”“我们为什么来在地球上?”“神和上帝存在吗?”“我 们肉眼所及之外,还有其他生命吗?”“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佛教、基督教、和道教是真的吗?”等等。一个接一个,<<转法轮> >这本书回答了我的这些问题。我随即决定开始习炼他的功法,从而成为这一门修炼的一个学生,而李洪志先生成了我的老师。当我从一般化、简单的学习, 过渡到深入的理解,再到“深入”的思考式的学习,随着我的学习和炼功的继续,我的身体状况、精神健康、我的脾气秉性、慈悲之心、和忍耐程度都有了很大的改 善。伴随着这些精神和肉体上令人难以置信的改变,头脑清醒地,主意识坚定,我成为了法轮大法修炼的一名弟子,自然而然的,李洪志先生是指导我修炼的师父。


[翠曦-朱]


我 于1997年读了<<转法轮>>后开始修炼法轮功。直到1999年七月镇压开始,各种各样来自江泽民政权的对李洪志先生的个人攻 击铺天盖地而来之前,我从来也没有想过我与李洪志先生的关系。对於那些攻击,有一些我从我自己两年的修炼中知道是不实的,另一些呢,我并不清楚。我不得不 重新思考为什么我选择修炼法轮功,我应该怎样对待李洪志先生。我想起来,当我刚开始修炼时,虽然我完全赞同真善忍的原则,但对书中的很多具体内容,我头脑 中确实有许多疑问。但不管怎么样,我决定要按书中的指导继续我的修炼。在修炼的过程中,我发现我的很多问题得到了解答,但新的问题又浮现了出来。但是,我 后来发现总是我自己没有搞清楚书中内容的含义,而不是书中的内容有什么问题。正象李洪志先生在他的书中所叙述的一样,我一直体验到了身心健康方面不断的改 进。我是为了我自己在修炼法轮功,不是为了李洪志先生。我为成为他的学生而觉得非常幸运,也非常感激。但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要崇拜他。


[谢田]


在< <转法轮>>中,李洪志先生系统地、全面地解释了在法轮大法修炼中的所有要求,修炼的具体步骤,身体的逐步净化,及修炼界存在的各种超 常现象。从我个人来说,在头脑清醒、主意识清楚的情况下,我经历了身体的净化到无病的状态,开天目,及宿命通等现象。我清楚地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在哪里, 我在做什么,我在想什么,以及我在经历著什么。所有这些发生的事情和我的经历都一如<<转法轮>>一书里所清清楚楚地描述的。从 理性上我必须承认,一个人必须是要亲自经历过了全部这个过程才可能将这么多的现象描述、解释、及详细阐释到如此全面、彻底的程度。换言之,一个能将这一切 解释、阐述得如此清楚而详尽的人,那一定要是一个在这个修炼过程中成功地走完了全过程的人。修炼的最终目地,当修炼者达到了他的时候,就是修炼的开悟和圆 满。那么,这个在这个修炼过程中走完了这个过程的人,就是一个修炼圆满觉悟了的人-觉者。而一个修炼觉悟了的人,或者说觉者,用古印度梵语的词来说,就是 一个佛。所以,在我心目中的李洪志先生,他是一个人,他又是一本伟大的、唤醒了千百万人沉睡心灵的巨著的作者,他是世界上上亿法轮功学员的老师,他也是千百万真正修炼者的师父,他还是一个佛法修炼中的觉者。


[翠曦-朱]


当 我听到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被用电棍及其它残忍的刑具毒打和折磨,女学员被脱光了衣服投进男牢房,婴儿被折磨来作为让父母屈服的办法,健康的学员在精神病院 被强迫注射进毒害神经的药品,配偶被强迫与修炼者离婚,修炼者家庭一贫如洗而不得不讨饭,每天因被迫害致死的人数都在增长,我都会再想一想如果我在中国会 怎么做。我不能理解为什么江泽民政权居然使用一个国家的资源发动对一个对其百姓这么有益的修炼方法的迫害。遵循真-善-忍的原则做一个更好的人有什么错? 然后我认识到,所有这些手段都只有一个目地,那就是要迫使修炼者们放弃其信仰。这实际上是一个意识形态上的斗争。
 

美其名曰 “春风化雨”,江泽民政权用了各种洗脑的办法来“再教育”和“转化”法轮功修炼者。一个他们用的非常恶毒的洗脑办法就是将李洪志先生的话歪曲其原意、断章 取义。其它洗脑办法还包括不停地灌输反面宣传,剥夺睡眠,和酷刑折磨。如果一个修炼者对他/她的修炼内心存疑,或只是盲目地相信李洪志先生,他/她是根本 不可能承受这种残酷迫害手段之万一的。
 

不管我们原意不愿意,这场迫害已经变成了我们个人修炼的一部分。李洪志先生实际上已 经预见了这样的问题,并且告诉我们:你的“心一定要正”(李洪志1999a,245页)。我意识到作为一个修炼“真善忍”的人,我必须真诚地、带著善意地 向被谎言欺骗了的人们解释我所知道的法轮功,并帮助结束在中国发生的这场迫害。在这一过程中,我必须容忍人们可能具有的偏见和误解,并不能使用任何暴力。 因为李洪志先生的教导,我可以做到了这一点。我觉得他的智慧,或者他的法身(李洪志1999a,200页),一直在伴随著我。我相信他的智慧(法身)也一 直在伴随著在中国的法轮功修炼者,因为不然的话,他们就不可能在这样艰苦的时期仍然能坚持他们的信仰。我们不得不把这种超常的力量归功于一个觉者的教诲。
 

最后,不管我们个人怎么样看待李洪志先生,正象李洪志先生在很多场合都反复说过的,我们应该就把他当作一个普通的人来看待。
 

兰岗尼提出的其它议题
 

对 於所谓的领导/领导层的问题,在各门各派的修炼,包括法轮功的修炼中,从来就没有什么领导层相对于会员层的问题。在这一问题中人们思考的心态似乎是从教派 研究的假设中来的。亦即为了其领袖的利益,必须存在一个组织,以为其领袖的利益服务。如果在一群人中没有什么“领袖”,而只有一个“老师”,那又怎么办 呢?如果这个老师提供了他的教诲,而又不指望什么回报,那情况又会怎么样呢?在这样的条件下,兰岗尼的所有假设及后续的分析就要土崩瓦解了。在法轮功修炼 中,如我们以前所述,情况恰恰就是这样。法轮功的所有法理和功法,包括其指导性的法理和炼功的功法,都公开摆在那儿,全部免费。而且,当人们在“以法为 师”进行修炼时,人们其实也就根本不需要任何什么人来“领导”他/她了。


所谓的“领导层-会员层”的异见问题在法轮功里根 本就不适用,因为没有所谓的“领导-成员”的关系的问题。在各门各派的修炼中,其实都不存在什么异见和异议的问题。实际上,目标的统一性倒是随处可见的。 因为师父的目地就是把弟子们带到高层次中去,而弟子们的目地就是在师父的帮助下努力提高自己以修到高层次中去。任何人都没什么好不同意的,因为任何人也没 有什么需要不同意的。如果一个人不同意,他/她大可以停止在这一法门中的修炼,或加入另一法门的修炼,或干脆放弃所有的修炼。如果人们非要说必须有一个解 决异议、分歧的办法的话,那也可以说有三个办法:一个是停止(这一门修炼),二是另找(其它法门),三是停止(任何修炼)。所以说,所谓的三大解决危机的 办法-“恐吓、情绪操纵、及开除”对法轮功来说根本就是毫不相干和毫无意义的。再者,“恐吓、情绪操纵、和开除”与法轮功修炼的三个基本原则“真善忍”中 的“善”和“忍”是直接对立的,所以也根本就是不会为修炼人所考虑的。


我们当然可以理解为什么某些反教派运动的人士们的常 规思维导致其急于将法轮功和教派、非科学的组织、或某些“非正常的”组织联系起来。这里似乎至少有两个原因。一个呢,按著分类划分理论,人们倾向于把他们 认为难以置信的东西划归于他们所知道、熟悉的东西。另一个呢,就是有些人可能根本不相信在我们的物质世界之外还有生命和物质的存在。这些人可能对他们自己 文化传统中流传下来的东西都不相信,更徨论从更遥远文化中来的东西了。对他们来说,气功和修炼的名词,及从人到佛道神的修炼过程,根本就是闻所未闻的。我 们将在第五节进一步论述这些问题。


五。用实证主义方法研究气功?一点告诫


现代实证主义和经 验主义科学认为科学的定律需要有带普遍规律的条件从句,有实验的内涵,不会自我否认,并且构成有机的整体(韩特1991)。也就是说,所有的定律必须是 “如果。。。即。。。”的形式,可以通过实验验证,现象不能只是“偶尔”出现,并且与现有的理论形成有机的整体。现代实证主义和经验主义科学研究传统中很 重要的一项要求就是“可人际核查性”。


在其尝试对法轮功进行研究时,兰岗尼(2003)提到了“实验主义的证据”,这实际 上确实是一件很意味深长的事情。对於觉得<<转法轮>>中的论述不可思议、难以置信的人们,可能并不了解气功,尤其是法轮功,不 了解其中很深远和超常的内涵。在这一节,我们介绍一些八十年代在中国进行的科学研究。


[谢田]
 

对 关于气功和修炼的学术研究,我们这里需要给出一个小小的告诫。在研究气功和修炼时,因为研究对象的超常特性,传统的经验主义和实证主义的方法可能完全不适 用。在回答兰岗尼博士的问题时,我描述了我在修炼中经历过的超常现象比如第三只眼(天目)等。看见我们的物质空间不存在的事物的能力并不局限于法轮功修炼 者们中间。它实际上是其它气功修炼者中间,甚至不修炼的常人中间相当普遍的一种现象。科学中也有很多关于“第三只眼睛”或大脑底部的松果体的讨论。 1999年,卢卡斯等人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报导了他们关于松果体可以感知光线的发现(卢卡斯等1999)。松 果体也具有同样的光敏蛋白质以及一整套光传导系统。这一发现为揭开天目之谜带来了一线曙光。
 

至於我本人第三只眼(天目)的 经历,我怎么样才能将之用“实证主义”的办法向别人证明呢?这种现象又怎样才能通过“人际核查”来证实呢?人际核查是实证主义研究的基石,并且主宰着当代 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研究几乎所有的领域。在研究气功这样超常的东西时,沿用这种方式就会遇到许多困难。因之,人们只好或者不去相信这些事情真的发生过,或 者不得不承认有些事实是不能在我们这个空间可以经过实验来验证的。作为一个经受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双重训练的科学家,要否认我实际经历过的事情,我将是不 诚实的。请允许我再举例说明气功的超常特性。


当我在中国八十年代中期读研究生时,当时也是气功热的高潮。我的母校(北京大 学)的指导教授也对气功研究很有兴趣。与我的导师一起,我也接触了一些与气功有关的特异功能研究。一九八六年的一天,我们去了北京一栋政府办公大楼的会议 室去看一场电影纪录片。这部内部记录片以高速摄影,记录了当时在北京很有名的气功师张宝胜的特异功能实验。在严密监视下,张宝胜用双手握住一个瓶口蜡封签 名的玻璃药瓶,略微摇晃,瓶子内编号了的药片一一掉到他身前的桌子上。全部药片都倒出来之后,蜡封,瓶盖,和玻璃瓶经检查后都完好无损。全部实验过程由中 国科学院,北京大学,海军总部,和国防科工委的专家们设计及操作。国防科工委负责与中国军事有关的研发工作,并直接对中国最近的载人航天飞行负责。该实验 中,任何做弊,造假的可能性都被用双盲法等仔细地一一排除。在一幅定格的高速摄影画面中,一粒药片令人瞠目结舌地停在玻璃瓶的瓶壁中间,一半在瓶内,一半 在瓶外。


实际上,这个气功师具有一些特异功能,但他并不知道它们是从哪里来的,干什么用的,为什么他有这些功能而其他绝大 部分人都没有。对此进行研究的科学家们也被深深地迷惑住了,他们对此不能提供任何解释,但他们知道一些非常超常的事情确实发生了,也被记录在案了。我目睹 这些实验记录的十多年之后,在“转法轮”这本书中,我才找到了答案。的确,气功是高深和超常的,正如李洪志先生所指出的,“气功也不是我们今天人类发明出 来的,也是经过相当久远年代遗留下来的,也是一种史前文化。”(李洪志 1999a,22页)
 

虽然祛病健身不是法轮功修炼 的目地,但是法轮功确实有惊人的健康效能。我本人大部分时间都很健康。过去三十多年我仅有的疾病就是自中学时代开始,到大学变得更糟的痔疮。这个毛病过去 每隔几个月就犯一次,已经持续了二十几年,在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后突然消失了。这个现象虽然不能为现代医学所解释,但跟其他学员的事例相比,根本算不上什 么,他们有很多长期的、严重的,甚至危及生命的疾病被痊愈的大量案例。


一些现代实证主义的研究已经开始接触到气功和打坐的 超常特性。利用脑部拓谱成像,威斯康辛的神经心理学家理查德-戴维森在科学杂志上撰文揭示打坐可以改善人的心态。另外,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研究人员研究 了参与测验者的心跳和血压,发现打坐的确可以改善他们的心理状态(戴维森2003)。


[翠曦-朱]
 

我 上次回北京,我的老家,是1998年9-10月间。我在那儿的时候,有人正在做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健康状况的调查。在我早上炼功的炼 功点,数百名炼功者都参加了这一非常详尽的调查。因为我只是临时探亲,我没有参加。调查结果是,共有12,731份问卷被收回。数据显示12,731人 中,93。4%有长期疾病,其中48。9%在修炼前有至少三种病。通过法轮功修炼,绝大多数人经历了健康状况的改进,总有效率达99。1%。对那些至少有 一种病的人,痊愈率是58。5%。属於“非常健康和精力旺盛”的一组的人,修炼前是3。5%,修炼后增加到55。3%。共有96。5%的人体验到了精力和 健康状况的改善(明慧1998)。另一项于2002年在台湾进行的调查给出了类似的结果(胡2002)。
 

我曾经看到一个患 肝癌病人的核磁共振图谱(MRI),转移了的癌细胞遍布他的肠系膜。修炼法轮功三个月之后,再拍摄的MRI上,肠系膜上的病灶不见了,肝脏上的两个肿瘤也 变小了。很多修炼法轮功的老年妇女重新来了例假,这与荷尔蒙补充疗法有同样的功效,是一种变年轻化的现象。很多甲状腺被摘除的学员又可分泌甲状腺素,经实 验测定具有正常的甲状腺功能。所有这些都可以被第三方的医疗专家独立地研究、证实。人体是一个最复杂的系统。如果法轮功能使甲状腺被摘除的人“无”中生有 地分泌甲状腺素,能使基因突变的癌细胞变成正常细胞,那么您会为法轮功创造其它一些奇迹大惊小怪吗?
 

我们认为人的肉体、思 维、和灵魂是一体的。如果植物都能具有感知人类思维的能力并和人类沟通,能听音乐,并具有疗治的能力(汤姆金斯和伯德1996),人们还会嘲笑人类,地球 上最具智慧的生命,所具有的特异功能吗?如果连水都有记忆能力(贝文奈斯1988)并且能区分善恶(伊默多1999),那么我们人类,地球上最具能力的生 命,不应该更加具有识别、判断的能力吗?
 

显微镜被发现之前,人们都会觉得第一个提出由微生物导致疾病的观点的人是发疯了。 今天每一个人都同意细菌和病毒与大多数疾病都是有关联的。中国古代具有特异功能的医生能够看到在另外空间人体经络的存在,从而发展了中医和针灸学。气功修 炼实际上是在比细菌和病毒更微观的空间进行物质的转化。虽然人们今天还不理解气功的原理是什么,但这并不意味着科学有一天不会发展到那样一个高度,我们也 许可以看到气功创造的奇迹。要让这一天尽快到来,我们必须首先承认这些现象并不是某些发神经的人们的幻觉,这些事实也不是什么人杜撰的故事。只有这样,我 们才能采取一种谦虚的态度,才能进行真正深入的研究。真正的科学也只有这样才能发展起来。
 

“现在科技界发现的东西足以改变 我们今天的教科书了。 人类固有的旧观念形成一套工作、思维方法后,很难接受新的认识。”(李洪志 1999a,第20页) 我们鼓励心理学家、精神分析学家、及其他从事心理健康事业的专家们放下你们对法轮功、气功、及修炼的成见,为了你们的病人、顾客、家人朋友、甚至你们自 己,去仔细、全面地研究和了解法轮功能给人们带来的益处。
 

六。结束语
 

与江泽民政权所诽谤的 恰恰相反,法轮功是一个基於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古老的传统修炼方法,具有完全开放、非歧视的、和平的、和非暴力的特性。世界上六十多个国家的修炼者们从 其提升人类道德和健康的非凡能力中深深受益。我们探讨了这场迫害的背后“原因”,其主要是围绕着江泽民的偏见、妒嫉、和狭隘。不管这场迫害背后的真正原因 是什么,这场由江泽民一手发起、旷日持久、残忍的迫害是非法、不道德、违反信仰自由、违反普世人权的,是必须立即停止的。


反 教派运动的人士中似乎对气功、打坐、修炼等有一些不友好、对立、甚至敌视的情感。这在他们的种种措辞中屡有体现,如“非理性和奇怪的念头”(莱恩 2000),“不正常的”(莱恩2002),“停止人类思维”(秦2001),“倒空思维类的打坐”(兰岗尼2003),及“反面心理效应的危险”(兰岗 尼2003)。在莱恩(2002)关于法轮功的文章中,中国政府对於互联网的封锁和过滤变成了“互联网的规范”。如果人们能够从一个新的、客观的角度来重 新看一看气功和修炼,这些敌视性的态度就是完全不必要的了,因为真理和很多科学的新发现都是从不可信的、“奇怪”的念头和主意中诞生的。修炼本来就是很高 深、超常、并且经常“难以置信”的。但是,“如果人类能重新认识一下自己和宇宙,改变一下僵化了的观念,人类就会有一个飞跃。”(李洪志 1999a)


似 乎,某些“反教派运动”的人士已经事先就把法轮功认定为了一个教派。从而,后续的研究就变成了一个自圆其说的演习,所有支持这一论点的证据都被欣然接受, 所有反对这一论点的证据都被当然地拒绝。正象我们如上所述,法轮功的法理与教派的定义完全相左。并且,在法轮功于世界六十多个国家洪传的十二年中,没有一 例法轮功造成修炼者任何伤害的可确证的事例。唯一的报导都是来自中国政府控制的媒体或一些单方的、未证实的案例(例如,山谬罗2003)。实际上,我们自 己对罗的两个证人的调查得出了完全不同的结果。另外一些反教派运动人士声称他们调查了法轮功修炼者的家属,但他们从来没有直接调查过法轮功修炼者本人,或 听取过修炼者方面的观点。


在西方媒体和学术界,除了斯凯特先生的著作(2000)之外,非修炼人士对法轮功的公正评价并不 多见。其主要原因似乎在於,研究者和对此有兴趣的人士的信仰与法轮功修炼者的信仰并不一致。因此,基於这些研究者的信仰、见解、和以前他们对於教派研究中 的经验,同时又担心法轮功修炼者会真的象中国政府说说的对他们自己或社会构成“伤害”,在毫无任何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他们还是把法轮功当成了或许是“有害 的教派”,或有“可能或趋向”变成有害的教派。如果仅仅是“不熟悉的”,“奇怪的”,或“不可信”的东西都可以作为把某种东西划成有害教派或邪教的理由, 那么,当上帝让亚伯拉罕杀掉他的儿子,或者耶稣用五饼四鱼喂饱上千人是不是都可以作为理由而将基督教或犹太教当成有害的教派甚至邪教呢?


一 些“反教派运动”的人士认为,在中国发生的对峙是政府可能做了点错事或做的过分了,但法轮功也做错了什么,因此双方都需要“妥协”或向后退一步(罗斯戴尔 2003,私人对话)。此言差矣。所谓的法轮功的“过错”全都发生在镇压之后,换言之,它们实际上是镇压的结果。这场对峙的一方是一个专制政权的国家机 器,可以无限制地使用国家的资源;另一方是手无寸铁的百姓,其中大多数是妇女和老人;一方可以放手使用全部的宣传机器包括电视、报纸、广播、和互联网;另 一方不能公开地维护其信仰,文字不能见报,发言不能上广播电视,如果能在电视讯号中插播几分钟都是最幸运的事;一方是一个臭名昭著的撒谎和欺骗的政权,并 且有充分的理由在法轮功问题上行骗,而另一方是一群以“真”-求真修真-为基本原则的修炼群众。从这场他们被不情愿地卷入的对峙中退却,对于法轮功修炼者 来说,就意味着放弃他们的信仰和修炼,因为他们已经被逼到墙角了:他们失去了在公共场合和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的权力,他们被强制劳动改造,他们被剥夺睡 眠、酷刑折磨、被强制洗脑和接受再教育;在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他们不能占用几尺见方坐下来静静地打坐;他们甚至不能在自己的家中静静地打开 一本蓝色封皮的书来阅读。
 

对于法轮功修炼者,从这场对峙中退却就意味着放弃这样一个和平、善良、对个人对社会都有益的修炼 和信仰。让法轮功修炼者“退却”并放弃信仰也恰恰是镇压法轮功的当权者的目地。这场镇压归根到底,是一场对正信的镇压。当罗斯戴尔先生在奢谈“退却”和 “妥协”的时候,让法轮功修炼者放弃他们的信仰难道是他的初衷吗?
 

回顾历史,我们都知道了几百年前对基督教的迫害和基督徒 们所忍受的痛苦。耶稣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及基督徒们被迫害数百年之后,人们才逐渐认识到他们的信仰的价值。今天,一个对正信的迫害正在发生,并且发生在更 大的规模上,在全世界发生。还需要多长时间,今天的人们才能透过谎言和恶毒的欺骗而认识到法轮大法好,法轮功修炼人不应该被迫害呢?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时, 我们相信未来的人们会认识到法轮功修炼者们是真正地遵循了真、善、忍的原则。而当迫害正在发生,历史正在被书写的今天,您良心上的选择和您的立场在哪里 呢?这是地球上每一个人都必须回答的问题。

谢谢您。

 

 

参考文献 (References)

1. Amnesty International Reports: China. (2003). http://web.amnesty.org/report2003/chn-summary-eng

2. Benveniste, Jacques (1988) et al, "Human Basophil Degranulation Triggered by Very Dilute Antiserum Against IgE" Nature, Vol. 333, No. 6176, pp. 816-818, 30th June, 1988 C Macmillan Magazines Ltd., 1989, http://www.digibio.com/cgi-bin/node.pl?lg=us&nd=n4_1

3. Chang, Gordon G. (2001). 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 New York: Random House.

4. Ching, Julia (2001), “The Falun Gong: Religious and political implications,” American Asian Review, Winter, 2001.

5. Clearwisdom (1998) “Brief Summary of Health Survey 1” http://clearwisdom.net/emh/download/infopack/healthsurvey1.html

6. Clearwisdom (1999) Falun Gong – The Real Story, on-line video http://clearwisdom.net/emh/download/download_media.html

7. Clearwisdom (2001), Video "Deconstruction": “What''s the Real Story about Tiananmen Self-Immolations”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special_column/self-immolation.html

8. Clearwisdom (2002), “How CCTV Used the Death of a Mentally Ill Woman to Slander Falun Dafa - The Truth About Du Weiping''s Death”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9/17/26610.html

9. Clearwisdom (2003), “U.S. Congress Holds Hearing on the Group Attack Case in New York”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7/27/38584.html

10. Dai, An (2003), “An analysis of Jiang’s conspiracy plot in his interview with CBS’ 60 Minutes program," Minghui Net, October 11, 2003.

11. Davidson, Richard (2003), http://www.sciencemag.org/cgi/content/full/302/5642/44

12. Dolnyckyj, Zenon (2001) “Why I go to Tiananmen Squar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1/20/15964.html “Three and a half years ago I was defeated by society, and chose to give up on all of you and my family, get rid of all my ID and head into the mountains to learn martial arts. That''s when I found Falun Dafa. It taught me transcend my vices, shortcomings and remain in society, which would naturally benefit society. I got ride of many habits including alcohol, smoking, and doing drugs. My heart was filled with Truth-Compassion-Forbearance. My mother started to practice Falun Gong after she witnessed this huge change in me. Her arthritis was cured and she lost weight from obesity.”

13. Du, Weiping case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9/11585.html

14. Emerson, Richard M. (1962), "Power-Dependence Relations,"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27, 31-41.

15. Emoto, Masaru (1999) Messages from Water in Japanese and English

16. He, Qinglian. (1998). China''s Pitfall. (This book is a Chinese best seller. However, there are many English reviews about the book on the Internet. – urls?)

17. HFUT 2002 (Heifei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http://www.hfut.edu.cn/studentlife/www/c&i/new%20site/html/fxjjs.htm

18. Hong Kong ICHRD (2002), or The Hong Kong Information Center for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is one of the most recognized organizations that provide China''s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to international media, the UN and governments. Noticeably is their in-depth report “China Is Intensifying Its Persecution on Religions and Spiritual Movements Using the ‘Law against Cults’ ” published in March 2000. Website: http://www.89-64.com/

19. HRIC (2003), Human Rights in China Report, (http://iso.hrichina.org/iso/index.adp)

20. Hu, Yu-Whuei (2002)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1/1/30401.html

21. Human Rights in China. (2004, March 23). Internet Dissident Sentenced to 2Years in Prison. http://iso.hrichina.org/iso/

22. Human Rights Watch. (2002). Dangerous Meditation: China''s Campaign Against Falungong. http://www.hrw.org/reports/2002/china/

23. Hunt, Shelby D. (1991), Modern Marketing Theory: Critical Issues in the Philosophy of Marketing Science, South-Western Publishing Co., Cincinnati, OH.

24. Kahn, Joseph (2003), “Clinton ‘History’ Doesn’t Repeat Itself in China,” New York Times, September 24, 2003.

25. Langone, Michael D. (2003), “Reflections on Falun Gong an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Cultic Studies Review, 2(2), 2003.

26. Li, Hongzhi (1994a), “Fa Explanations of Zhuan Falun” (Not translated into English. p317 in Chinese version)

27. Li, Hongzhi (1994b), “Explaining the Content of Falun Dafa," http://www.falundafa.org/eng/books.htm

28. Li, Hongzhi (1995) “Zhuan Falun II," http://www.falundafa.org/eng/books.htm

29. Li, Hongzhi (1996), “Dafa Will Forever be Pure Like Diamond," “Cultivation Practice is Not Political”Essentials for Further Advancement

30. Li, Hongzhi (1997a), “Lecture in Sydney," “Question: The third question is theissue of killing as mentioned in the book. Killing a life is a very big sin. If a person commits suicide, does it count as a sin or not? Master: It counts as a sin.”

31. Li, Hongzhi (1997b), “Lecture in the United States”

32. Li, Hongzhi (1998a), “Lecture at the First Conference in North America," p. 42, March, 1998.

33. Li, Hongzhi (1998b), Falun Fofa (A lecture in Switzerland Fa Conference),
September 4-5, 1998.

34. Li, Hongzhi (1999a), Zhuan Falun, Third translation edition (updated in March, 2000, USA), The Universe Publishing Company, New York, NY.
On killing: “For practitioners, we have set the strict requirement that they cannot kill lives. Whether it is of the Buddha School, the Tao School, or the Qimen School, regardless of which school or practice it is, as long as it is an upright cultivation practice, it will consider this issue very absolute and prohibit killing—this is for sure.”

35. Li, Hongzhi (1999b), Lecture at the Fa-Conference in Canada (Toronto, May 23, 1999) On religion: “As to religions, I have talked about this subject many times. I don’t object to your practicing any religion. Yet we are not a religion, so don’t treat us like a religion.” “I would also like to take this opportunity to tell everyone that I don’t oppose any religion, especially those orthodox religions, such as Catholicism, Christianity and Judaism, etc. I have never opposed those religions, including Buddhism.”

36. Li, Hongzhi (2001), “Fa-Lecture at the Conference in Florida, U.S.A.”

37. Li, Hongzhi (2002), Essentials for Further Advancement II

38. Lucas, R.J., et. al. (1999), Science, 284:505,1999

39. Luo, Samuel (2003), “What Falun Gong Really Teaches," Cultic Studies Review, 2(2), 2003.

40. Madsen, Richard (2000), “Understanding Falun Gong," Current History, 99 (638), 243-247, September 2000.

41. Morehead, John W. (2002), “Terror in the Name of God," Cultic Studies Review, 1(3), 2002.

42. Nathan, Andrew. http://www.columbia.edu/cu/cup/catalog/data/023107/0231072856.htm.

43. Ping, Hu. (2003, No. 4). The Falun Gong Phenomenon. China Rights Forum. http://iso.hrichina.org/download_repository/2/a1_Falungong4.2003.pdf

44. Rahn, Patsy (2000), “The Falun Gong: Beyond the Headlines,” Cultic Studies Journal, Vol. 17, 2000, 168-186.

45. Rahn, Patsy (2002), “The Chemistry of a Conflic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nd the Falun Gong,” Terrorism and Political Violence, 14 (4), Winter 2002.

46. Rand report (2002) http://www.rand.org/hot/press.02/dissent.html

47. Rawski, Thomas (2003) http://www.pitt.edu/~tgrawski/

48. Robbins, Thomas (2003), “Cults, State Control, and Falun Gong: A Comment on Herbert Rosedale’s “Perspectives on Cults as Affected by the September 11th Tragedy”," Cultic Studies Review, 2(2), 2003.

49. Rosedale, Herbert L. (2001), “Perspective on Cults as Affected by the September 11th Tragedy," A paper presented in Beijing at the meeting of the China Anti-Cult Association in December, 2001.

50. Rosedale, Herbert L. (2003), “Ideology, Demonization, and Scholarship: The Need for Objectivity – A Response to Robbins’ Comments on Rosedal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nd Falun Gong," Cultic Studies Review, 2(2), 2003.

51. Schechter, Danny (2000), Falun Gong’s Challenge to China: Spiritual Practice or “Evil Cult”? Akashic Books, New York, NY.

52. The Falun Gong Human Rights Working Group. (2003, October). United Nations Reports on China''s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http://www.flghrwg.net/reports/UN2000-2003/UNReport2000-2003.pdf

53. Tompkins, Peter and Christopher Bird (1996), The Secret Life of Plants, Earthpulse Press, copy right 1996-1999.

54. United State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2000). 2000 Annual Report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China. http://uscirf.gov/dos00Pages/irf_china.php3?scale=1024

55. Wang, Tao, Levi Browde, Jason Loftus, Shiyu Zhou, and Stephen Gregory (2003), http://www.faluninfo.net/specialreports/jiangspersonalcrusade/

56. WOIPFG (2003) - The World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57. Wong, John and William T. Liu (1999), “The Mystery of China''s Falun Gong: Its Rise and Its Sociological Implications," Singapore: World Scientific Publishing Co. and Singapore University Press.

58. Zhengjian (2003), “A Review of July 20: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Resulted from Jiang Zeming’s Narrow-mindedness and Jealousy 4 Years Ago,” http://zhengjian.org/zj/articles/2003/7/17/22573p.html

59. Zhang, Liang (2001). June 4th: The True Story.

60. Zimbardo, Philip G. (2002), “Mind Control: Psychological Reality or Mindless Rhetoric?” Cultic Studies Review, 1(3), 2002.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02/09 06:18:31 AM
在一个人民的《权力》被完全剥夺、《财富》被完全垄断的国度里,只有抛弃中共,才能实现人们的自由。
游客
   11/03/08 01:22:24 PM
本人不是法轮功学员,但要为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讲上几句公道话。信仰自由乃天赋人权,任何人都不应因为信仰而受歧视,更不应该受本国政府迫害。任何有正义感的人,无论他(她)本人信仰如何,都应维护天赋人权,为无辜受迫害的弱势群体讲话,而不是去为中共的反人类罪行背书。中共需要依靠杀人才 能维持其统治,法轮功只是受害群体之一。 下一个轮到谁?如果我们保持沉默,罪 恶就会扩散,最终每个人都会成为受害者。声援法轮功,就是拯救我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