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趣文共赏
美國海軍前魚雷手的中國緣

45431

美國海軍前魚雷手的中國緣

---搶銀行60家 被判刑120年 改變人生3個字
 

文:澤霖

 

赫伯特-雷蒙-羅傑斯先生,是美國南方都市亞特蘭大郊區諾克爾斯市的居民。他長得膀大腰圓、不怒自威。從2001年開始,每個 星期六,羅傑斯都帶著他的愛犬,去公園溜躂。溜躂了10年之後,他開始與中國傳統文化結緣,也向筆者披露了他一生傳奇的經歷。他的故事,有人建議賣給好萊 塢、拍成電影。他成功的搶劫過60多家美國銀行,進賬400萬美元(相當於今天的2,000萬美元),卻從未失手,警方對他無可奈何。因為哥們義氣自首 後,他被判120年徒刑,但只服了26年。兩年前,改變了他人生方向的,卻只有3個看似普通、直白的中國漢字!
 

羅傑斯在閉目打坐。(澤霖/新紀元)


在 亞特蘭大東北郊的諾克爾斯(Norcross)市,有個佔地67英畝(約400市畝)的「矮個子豪威爾公園」(Shorty Howell Park)。公園裡湖光山色俱全,有七個棒球場、足球場、涼亭、烤肉架、健行步道,和幾英里的野徑。去公園鍛練的人們,經常會看到一個高個子、滿面紅光、 年逾古稀的白人老人,邁著威武的步伐,牽著一只小狗。不知底細的人,看到的只是一個古稀老人、在遛他的小狗。仔細觀察的人,會發現他的眼睛非常敏銳,對周 圍環境的變化也極其敏感,走路時,有著職業軍人訓練有素的步伐。他的名字叫赫伯特•雷蒙•羅傑斯,熟悉他的人,都叫他「Buddy」(英文的夥計、朋友之 意)。


羅傑斯在描述他新學的中國修煉的油畫前(澤霖/新紀元)


*童年時代
赫 伯特•雷蒙•羅傑斯(Herbert Raymond Rogers)1944年10月生於美國德克薩斯州的達拉斯市。他的父親是赫伯特•亞利斯•羅傑斯(Herbert Alise Rogers),母親叫咪德萊•奧德麗•斯通(Mildred Audrey Stone)。他父親生前,是德州一家石油公司的輸油管道的工頭,父親的家族,有長壽的歷史,他父親2006年去世的時候,享年94歲。


羅傑斯的外祖母(前左一),年代不詳。(澤霖/羅傑斯)


跟 幾乎所有美國人一樣,羅傑斯家族也有部份印第安人的血統。他的母親來自俄克拉荷馬州的印第安人保留地,母親的祖母,是純種的切諾基印第安人。羅傑斯的母親 從俄克拉荷馬州搬到德克薩斯州的達拉斯市,在那裏生下了赫伯特•雷蒙•羅傑斯,還有羅傑斯的一個哥哥和一個妹妹,家裏還有母親帶來的、母親另一次婚姻的同 母異父的半拉兄弟。


羅傑斯和妻子海倫及他們心愛的摩托車。(澤霖/羅傑斯)

羅傑斯的女兒凱瑟琳。(澤霖/羅傑斯)


*青年時代
羅 傑斯在德州小學畢業後,又上了中學。但在高中畢業前,他還是11年級的學生、離17歲的生日還有5天時,學校裡來了美國海軍的招兵官員。海軍官員筆挺的制 服、閃亮的大簷帽、珵亮的皮靴,和威武的軍刀,對德克薩斯州的中學生們吸引力極大。經過了體檢之後,羅傑斯就入伍了,正式加入世界上最強大的、美利堅共和 國的海軍。


美國海軍布什奈爾號(USS_Bushnell)潛艇補給艦。(美國海軍)


1961 年10月10日,羅傑斯加入海軍後,第一步是進入新兵訓練營(boot camp)。美國海軍的新兵訓練營在加州風景秀麗的聖地亞哥(San Diego)市,新兵蛋子每人每月發60美金,當然吃住全包了。三個月的新兵訓練營結束後,羅傑斯被分到電子學校繼續學習,學習操作海軍的各種電子設備。


羅傑斯(前排左一)與同級畢業的潛艇官兵合影(澤霖/羅傑斯)


*服役海軍
羅 傑斯他們進行海軍訓練的艦艇,是美國海軍的布什奈爾號(USS_Bushnell),這是一艘潛艇的支持和供給艦(Submarine tender),專門用於修理、維護、提供給養給美國海軍的各種潛艇。布什奈爾號曾經在夏威夷和馬里亞納服役,後來轉到佛羅里達的Key West,直到70年代退役。然後,在1983年,布什奈爾號被拖到外海,被美國海軍的一發MK-48魚雷給擊沉了,葬身海底,稱為一座人工珊瑚礁。就在 布什奈爾號上,羅傑斯學習了怎麼操作各種電子儀器和發射魚雷。


美國海軍鱒魚號(特拉塔號)(USS Trutta)潛艇。(美國海軍)


1962 年,古巴導彈危機發生時,當時的局勢非常緊張,羅傑斯正在布什奈爾號上接受訓練並服役,他們的的軍艦立即被調動,加入美國海軍其它幾百艘軍艦,隨時待命。 羅傑斯說,那時真是千鈞一髮,戰爭,甚至世界核大戰,都隨時可能爆發。作為新兵,他們既感到興奮,也覺得非常的緊張。好在,蘇聯共產黨人最後退卻了,撤出 了導彈,古巴導彈危機也就過去了。

在潛艇供給艦布什奈爾號服役兩年多後,羅傑斯被調到海軍的鱒魚號(特拉塔號)(USS Trutta)潛艇上服役。鱒魚號攻擊型潛艇是美國海軍的坦奇級(Tench-class)柴電動力潛艇,1944年11月服役,1972年退役,退役後 被轉給土耳其海軍。鱒魚號的舷號是SS-421,潛艇排水量2,400噸,最高航速水面20節,潛水8節,可以在水下潛伏48小時,水上巡邏75天,連續 航行一萬海裡(兩萬公里)。艇上共有10名軍官和71名水手。

鱒魚號是一艘攻擊型的潛艇,按60年代的標準看,它的火力非常強大。它配備的 武器裝備,除了艇上面的127毫米主砲和40毫米及20毫米的副炮,主要是10只21英吋的魚雷發射器,6只朝前,4只朝後。羅傑斯的職責,是操縱其中的 一具向前的魚雷發射器;而就是鱒魚號上的一具21英吋的魚雷發射器,後來改變了羅傑斯的整個人生。

*深海事故
1965 年的一天,羅傑斯和他的同伴們在鱒魚號上出海,參加海軍的一個對抗演習。通常,魚雷是由高壓的壓縮空氣推出發射管、等魚雷射出潛艇的發射管之後,才點火開 動自身的動力,衝向目標。這類演習的一切都跟實戰一樣,只是當魚雷發射時,發射出去的不是真的魚雷,而是一股強力的、巨大的水柱。水柱近距離衝擊到艦艇 上,也會產生強大的衝擊波。

海上演習時,艇長會在電話裡告訴大家,「我們背後遭到攻擊」,或者艦隊司令官會說,「鱒魚號,你被擊沉了!」老 水手也故意與新水手搞惡作劇,把潛艇開到淺水處,發射「水魚雷」時,潛艇會劇烈的抖動,他們就會大聲呼叫「擱淺了、擱淺了!」嚇唬新兵油子。當時,羅傑斯 的軍銜是美國政府僱員工資的E4級,屬於3級士官的魚雷操作手,每個月可以拿到200美元的工資。當然,在海軍部隊裡,他們的吃住、衣服等這些東西都是免 費的。

那天,羅傑斯負責的那具魚雷發射器的一個螺絲帽鬆動、丟失了,這個螺絲帽如果找不到,整個魚雷發射管都會被損壞。但是,雖然螺絲帽丟 了,但負責修理的機械師還不知道,羅傑斯在訓練的時候,還是照常操作,發射「水魚雷」。那天發射時,他的眼睛正對著魚雷發射管的後面,準備觀察發射的狀 況,當他按下「水魚雷」發射按鈕的一剎那,事故突然發生了!因為螺帽的丟失,魚雷管內高達每平方英吋600磅(psi)的高壓壓縮空氣,沒有按預定的方向 向前射出,而是反過來,向羅傑斯的眼睛迸發了過來。只聽「砰」的一聲巨響,羅傑斯應聲向後栽倒,高壓氣流強烈衝擊著潛艇的內部空間。羅傑斯的左眼當即失 明,迅速腫大,然後他甚麼也看不見了、也失去了知覺。

艇長拉響了緊急警報,潛艇迅速上浮,升到了佛羅里達邁阿密外海的海面。很快,一架海軍 直昇飛機降落在艇上,把他直接運往佛羅里達Key West的海軍醫療中心。軍醫對他進行了緊急搶救,但劇痛讓他昏迷了過去。因為疼痛難忍,醫生只能給他注射嗎啡來加以止痛。後來,他又被轉院到了邁阿密和 羅德代爾堡的海軍醫院,繼續治療。三個月後,他的視力大部份恢復,羅傑斯又返回到了潛艇。但很快,1965年7月,他從美國海軍退伍了,成了一介平民。

*復員之後
退 伍之後,羅傑斯繼續每個月固定的去美國退伍軍人醫院(VA Hospital)接受治療。他的左眼雖然視力大部份恢復了,但看東西還是有困難。眼睛的問題,還時不時的會變得很嚴重、疼痛難忍,醫生只好繼續給他開嗎 啡處方,讓他繼續打嗎啡來止痛。後來,變成了嗎啡的藥品,他繼續服用,來止住眼部的疼痛。這一用,就一直使用了5年。最嚴重的時候,他每星期要打一針嗎 啡,每天要吃12片止痛藥。

再後來,他發現自己還有其它的後遺症,甚麼背痛、肩痛、膝蓋疼,都開始浮現了。雖然退伍軍人醫院給他免費治病, 但作為30%殘障的退伍軍人,他的退伍工資,只能拿到原來工資的一部份。在海軍服役時,他每月能拿到150美金,退伍後,每月能拿700美金。這是60年 代的標準,700美金相當於今天的5,000美元。

按說這筆錢,在當時完全可以讓羅傑斯過一個不錯的、中產階級的生活了。但後來,他又捲入了一起摩托車事故,騎摩托車時與汽車相撞。他嚴重受傷,右肩脫臼,連肌肉都萎縮了。這是1970年代的事情。因為這些變故,他發現自己的那些退休金,根本不夠花了。

*成為劫匪
退 伍後,羅傑斯一度加入他的長兄和堂兄,進入照相印刷業務,經營自己的印刷廠。他們一共做了三年。但後來生意不景氣,就把廠子關掉了。之後,恰逢美國七十年 代的建築業發展,他們三人又開始了一個拆解樓房的公司。公司專門拆解要扒倒的鋼筋水泥混凝土的樓房。這也不是一個容易的差事,因為那些舊樓房的鋼結構、鐵 結構非常堅固,必須用爆破、火炬燒斷、或其它手段來拆除。這個工作也因此充滿了危險,並且利潤並不是非常的豐厚。幾次碰壁之後,羅傑斯的長兄和堂兄,就攛 掇羅傑斯跟他們結盟,說做這些生意也很危險,冒著生命危險掙的錢還不多,還不如跟他們做他們以前從事過的老本行–搶劫。

羅傑斯同母異父的長 兄的名字是特洛伊•威廉姆•山德斯(Troy William Sanders),年長他10歲,堂兄的名字是詹姆斯•保羅•史密斯(James Paul Smith),更是年長他20歲。山德斯和史密斯兩人以前曾經合謀,搶過幾次銀行。但他們做的都不太老道,長兄曾被逮捕和判刑過,得到四個無期徒刑,但後 來被提前釋放了。兩個人覺得在謀略、策劃、身手、和實施方面,有過海軍訓練也更年輕的羅傑斯,會比兩人做的更好,所以兩個傢伙整天的吹風,告訴羅傑斯搶來 錢的時候是多麼的風光,吃香喝辣非常的愜意,拚命攛掇羅傑斯加入他們。

羅傑斯開始時不同意,覺得身為退伍軍人,原來就是保衛國家的,怎麼能 成為劫匪、幹起搶銀行的勾當呢。但經營事業屢次失敗,經濟上又非常窘迫,在長兄和堂兄不斷的攛掇之下,他終於勉強答應,說就幹一票,賺點錢就收手。三人一 起計劃,實地踩點,鎖定目標,然後做了分工。一個人持槍出手、實施打劫;一個從旁協助、同時望風;一個隨時接應、準備迅速逃逸的車輛。錢到手後,三人平 分。

長兄和堂兄都有前科。搶銀行的「業務」,最早,是堂兄在1940年代就開始了的。他因為在德克薩斯州偷盜和搶劫,被判刑多年。出獄之 後,沒有工作,後來找到羅傑斯的長兄,就與羅傑斯的長兄一起搶。現在,兩人都年近半百,有些力不從心,亟需新鮮血液,所以兩人商量了之後,就看中了羅傑 斯。

羅傑斯沒有辜負長兄和堂兄的期望,一出山就身手不凡,並且,他的見識和策劃能力,讓兩個慣盜的兄長都自嘆不如。三人第一次搶的,是幾家 超市。他們迅速得手,拿到錢後,也沒傷到甚麼人,然後迅速乘坐逃逸車輛離開。他們的逃逸車,也是事先偷來的。用偷來的車去現場,停在外面做逃逸工具。事畢 離開現場後,再在遙遠的郊野之地丟掉偷來的汽車,換乘自己的汽車回家,弄得警法圍繞著他們偷來的車剎費腦筋。幾次下來,他們沒有給警方留下任何線索,羅傑 斯的膽子也開始大了起來。他在美國海軍中學到的技能,如偵查、反偵查、擺脫追蹤、迷惑、甚至運用電子設備,都很好的派上了用場。

超市得手 後,他們覺得每次搶的錢太少,就開始瞄準百貨商店。在幾個風高夜黑的夜晚,他們成功的潛入一家家百貨商店。進入商店後,他們拿出曾經在拆樓生意時使用過的 丙烯炔火炬,這種火炬的溫度可以達到華氏5,000度,足以切開商店的任何保險櫃。在保險櫃上切割出一個洞後,他們就走進去,席捲裡面的現金和珠寶。在百 貨商店又累積了許多經驗之後,三人轉向了更多的錢的所在 – 銀行。

*搶劫銀行
筆者好奇的問,這搶銀行,到底是怎麼 個搶法呢?你跟好萊塢的電影裡一樣,帶著套頭和眼罩衝進去,舉起槍,讓所有的人都趴在地上,然後命令櫃檯後發抖的女職員把一沓沓的錢放進你們準備好的口袋 裡?羅傑斯笑著說,那是電影裡的,看起來花裡胡哨的,但根本不實用,也不能當真的,「真搶銀行你如果這樣做,混不了幾天就會被抓住的!」

羅 傑斯略帶拘謹的說,他們搶銀行時,會事先收集大量的資料。首先,他們會選一家從來沒被搶過的銀行。其次,他們需要實地踏勘,看逃逸的路線是否方便,然後他 們會觀察幾天,看看存款、提款的顧客有多少,裝甲運鈔車多長時間來一次、甚麼時候來,以確定在下次運鈔車來之前、銀行錢最多的時候動手。行動之前,他們會 裝作客戶進入銀行,弄清甚麼人坐在甚麼地方,警衛、警報器、報警按鈕都在哪裏。他們每次都準備至少兩輛車,一輛是偷來的,然後給偷來的車再掛上一個偷來的 牌照,這樣警察就很難追蹤。

真正開始搶劫、進入銀行後,他們不但不會讓所有的人趴在地上,反而會讓所有的人「正常工作」,只讓職員和經理把 現金快速的放到他們準備好的袋子裡。「你如果讓所有的人都做舉手投降狀、或趴在地上,外面的警車路過或行人路過,看到銀行裡所有人都舉著手,或者裡面沒有 一個人站著,只有一個揮舞著槍的傢伙,人家不就都知道這是搶銀行了嘛?所以,最好的辦法,不是好萊塢電影裡的那樣,而是看起來越正常、越安靜、越不吸引人 注意,越好。」

最後,羅傑斯略帶誇耀、詼諧的說到,「我還真的不是吹牛,沒有很多搶銀行的人會做這麼多年,搶那麼多銀行、那麼多錢,而又從來沒有失手。」所以,好萊塢的人也在跟他聯繫,試圖把他的故事買下來,拍成電影。「我還沒賣,先把這個故事給你了。」羅傑斯笑著說。

*自首入獄
1975 年,三人在北卡羅來納州的格林博若(Greensboro)市的最後一次搶劫銀行中,羅傑斯的長兄和堂兄終於出事了。他們搶劫得手後,立即離開了銀行,然 後丟下偷來的掩護汽車,長兄和堂兄登上一輛車,羅傑斯換上另外一輛車,分頭繼續逃脫。在公路上逃離時,羅傑斯注意到大量警車輛蜂擁而來,然後,在路邊他看 到一輛跟長兄和堂兄的汽車一樣的牌子、一樣的顏色、一樣的年代的汽車被警察停在路邊,一個顯然是駕車的男子被警察揪出來、在車旁按在地上。他知道警察是抓 錯人了,但警方會很快意識到他們的錯誤。果然,後來從無線電上聽到的警察的呼叫,他知道長兄和堂兄被抓起來了。

從1968年開始到 1975年,他們三個人在德克薩斯、奧克拉荷馬、亞利桑那、北卡、田納西、路易斯安娜、和喬治亞州等地,一共搶劫了60多家銀行,平均每年搶10家,幾乎 每個月搶一家。而平均每家銀行搶到的錢數,在5萬到10萬美元之間,相當於今天的30萬到60萬美元。搶到的錢,因為來得快、去的快,他們也沒有仔細清 點,也不可能存到銀行裡去,其總數,據羅傑斯的估計,在400萬美元以上,相當於今天的2,000萬美元。

那麼多搶來的錢,他們都存放在哪 裏、都用到哪裏去了呢?羅傑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告訴記者,他們一般都存不久,當然,肯定不會存在銀行裡。大部份的錢,都被他們給揮霍掉了,用在購買豪 宅、豪車、遊艇、駿馬、高檔摩托、和找女人上了。等三人入獄時,許多錢被警方查獲、沒收了,羅傑斯笑著補充道。

入獄的長兄和堂兄,在人證物 證前,向警方承認還有第三個合謀–羅傑斯。羅傑斯在北卡和喬治亞的鄉間、老家、和大煙山的森林裡躲了一段時間後,輾轉收到了長兄和堂兄的勸降書。思考再三 之後,因為哥們義氣,也為了幫他們三人減刑,他決定出山,向警方投降自首。至此,這個讓美國警方、聯邦調查局困擾多年、跨州進行、涉及幾十家銀行、數百萬 美元的銀行搶劫大案,終告結案。
從1975年入獄,羅傑斯一共被累計判刑120年。但在服刑26年之後,於2001年,羅傑斯被釋放出獄,但有3年的假釋期。2004年,羅傑斯終於結束假釋、全部服刑完畢,重新成為自由人。但這時,他已經是60歲的老人了。

*獲得新生
亞 特蘭大東北郊諾克爾斯市的「矮個子豪威爾公園」(Shorty Howell Park),離羅傑斯的家很近。從2001年羅傑斯被假釋開始,他就經常牽著他的小狗,在公園裡散步。羅傑斯修習過禪宗,學過中國的太極拳,還得到一個拳 術的證書,所以他有時候也在這裡練練他的太極拳。練著練著,他慢慢熟悉了公園裡幾個煉法輪功的中國人,也看到他們煉的佛展千手法、法輪樁法、貫通兩極法、 法輪週天法、以及神通加持法,與他練的太極非常的不同,也很有意思,非常的緩、慢、和圓。

羅傑斯那時候還是腰疼,練太極也沒有能夠解決他肩 膀疼、腰背疼的問題,他每星期還得去退伍軍人醫院拿藥,退伍軍人部還要根據羅傑斯的家離醫院的距離給他付交通補貼。美國經濟前幾年不景氣,榮民醫院也削減 開支,他們發現羅傑斯搬家了就說,因為你家搬近了,補貼要少了。羅傑斯聳聳肩,表示沒有異議,對方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我們的「Map」(地圖)很好,羅傑 斯回答說,不是,是你們的「Math」(數學)很好。

遛著他的小狗、看著學員煉功,然後練自己的太極拳,一晃10年過去了。前年的一天,羅 傑斯停下來,問學員這法輪功到底有甚麼好,為甚麼要煉功。他聽明白了,後來開始讀奇書《轉法輪》的英文版,他全明白了。法輪功為甚麼好呢?羅傑斯覺得,按 「真、善、忍」修煉就是好。他經過了人生巨大的起伏,他甚麼都見過了,幾百萬的豪宅、十幾萬的豪車、進口的賽馬、大馬力的摩托車、豪華的遊艇、和妖艷的女 人,他都見識過、使用過,也經歷過、體驗過了。美國社會人上人的生活,和美國監獄裡人下人的生活,他也都瞭如指掌。但如今,七十年的繽紛人生過去了,他忽 然明白了,「真、善、忍」這三個字,讓他明白了生命的所有真諦。。。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