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評論
中共可能容忍地方债违约吗?

45945

【谢田】:中共可能容忍地方债违约吗?

中共会容忍部分地方政府债务违约?这是让许多人意动、心动、甚至心内震颤的问题。
图为今年六月北京的一家银行。
 
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最近指出,中国当局可能会容忍明年部分地方政府债务出现违约,以在举债激增之际“加强市场纪律”。中共可能容忍中国部分地方政府债务违约、宣告破产?这是个会让许多人意动、心动、甚至心内震颤的问题。在红朝60年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承认自己的“人民政府”、“党和政府”会有破产这样的事;最不济的时候,只是找个替罪羊,说四人帮把国民经济搞到“崩溃的边缘”上了,也还没有崩溃破产。今天,这个“不差钱”的政权,看来也真是撑不住了。

中国经济的主题—“没钱了”

中国最近出现的所有经济上的大事,其实都围绕一个主题— “中共没钱了”。中国国有银行拆借利率飙升、银行闹钱荒,是银行体系没钱了;钱荒升级,银行全面暂停房屋贷款,也是没钱了;地方政府债务飙升、中央急派钦差大臣核查,是各级政府没钱了;中共延迟退休年龄、想出“以房养老”这样不着边际的馊主意,是政府管理的社会保障体制没钱了;中央政府疯狂印钞,导致中国 社会通货膨胀 、民怨沸腾,是因为中央财政没钱了;近来征收遗产税据说要写入“三中全会”文件,并且遗产税开征的起点,只有区区的80万人民币,说明政府缺钱已经到了荒唐的地步,开始拿中下层百姓开刀了。而最新的风声,说中央可能允许部分地方政府违约破产,更是因为没钱了,没办法支持地方政府的巨大胃口和无底黑洞。

且看这个建议中的遗产税,其开征起点只有80万人民币,是中国百姓平均年收入二万到四万人民币的20-30多倍。相比之下,美国遗产税从525万美元开征, 这是一般人年收入3-4万美元的150倍!换句话说,美国绝大部分人,根本就不需要要考虑遗产税的问题,因为他们不吃不喝、工作150年的薪资的总和,才能达到缴税的标准;交遗产税完全是富人的事,跟一般百姓都不沾边的。而中国百姓随便一套房产,就几乎够征收的标准了。中共与中国人民争利、抢钱的迫切和不择手段,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中共可能有意放风、试水

野村经济学家在报告中说,截至2012年底,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务较2010年成长39%,达到19兆元人民币,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7%。野村认为,中共当局可能会容忍明年部分地方政府债务 出现违约,来加强市场纪律。这也就意味着中共可能拉开地方政府破产的大幕。

这个报告的出炉,不能排除是中共有意放出风声,来试水、试探市场和国内外的反应,此其一;而与此同时,中共当局真有这样的考虑,真的为化解危机,允许某些地方政府破产,提高市场的约束力,以此警示其他地方和投资人;换句话说,中共要杀一儆百、杀鸡给猴看,也完全有这个可能。

如中央政府真的允许某些地方政府破产,那么,哪些地方政府会是最早的一批倒霉鬼呢?决定让他们破产与否的标准是什么?违约破产之后又怎么办?破产之后的清偿,该从哪些资产算起?如果地方政府是用土地做的抵押,破产清算之际,土地的产权该怎么办?面对破产垮台的地方政府,当局总不能再把一个什么“70年的使用权”之类的破烂货拿来搪塞债权人、蒙混过关了吧?

中国地方政府最近几年来,贷款和债务数额快速飙升,大量项目匆忙上马,目前地方政府共设立了超过一万家融资平台,为其基础建设项目融资。数千个地方政府,上万家融资平台,熄灯灭火从哪里开始呢?

300个城市应该立即破产

中国各级政府债务累累,按国内学者的估计,债务总额在70万亿人民币;按底特律的标准,至少300个中国城市应该立即破产。但允许破产“试点”的地方政府, 按中共的惯例和思维习惯看,不太可能是主要的特大型城市、省会城市和重点城市;不会是那些官员们与当今高层关系良好、人脉通畅的城市;也不会是民怨沸腾、 民心思变、有可能发生起义、反抗中共暴政的“高危”城市;甚至都不会是债务负担最重、杠杆率最高、按金融规范最应该破产的麻烦城市,而最可能是一些无足轻重、影响不大、信息闭塞的中小型城市和县城,比如那些属于二线、三线,不会引起巨大影响的城市。中共可能会让他们破产一批,不给这些地方政府施以援助。并且在破产以后,还会惩治一批官吏,以杀一儆百、安抚民心。

滑稽的是,中国在目前,还没有可以公平的让政府破产的法律框架!中国连政府破产的法律都没有,中国的“法律”也不允许地方负债破产。虽然中国地方财政实行“量入为出”的原则,中共全国人大的《预算法》也说,“除法律和国务院另有规定 外,地方政府不得发行地方政府债券。”但地方政府还是通过设立地方政府控股的投融资平台,轻而易举的绕过了法律的禁止条款。也因此,才造成了中国目前严峻的财经形势。中共习惯于无法无天,这回呢,恐怕要尝到法律双刃剑冷冰冰的滋味。

为什么中共进退两难

从公平和公正的角度看,中国的数千个地方政府都是一样的,都一样的大肆举债,都一样的债台高筑,都一样的靠举债开展基础建设,都一样的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之下趁机贪腐。如果按正常的经济规律要他们破产的话,应该所有的地方政府都一视同仁,严格按破产法进行。这样,才算公平,才能让不负责任的官员无话可说。

但是,中南海敢让300多座城镇一起破产吗?如果不敢,而只是选择性的抓一些“倒霉鬼儿”,那些“幸运儿”会怎么想呢?如果他们兔死狐悲、有没有可能加快腐败、捞钱的步伐,准备逃亡呢?如果幸存的地方政府发现,中央只是选择性的柿子捡软的捏,他们很可能会肆无忌惮、变本加厉的继续借债,而完全不计后果,使得地方债的问题更加严重。

所以说,中共可能容忍地方债违约吗?容忍也好,不容忍也好,都进退两难。杀鸡给猴看之时,鸡还不能全部都杀,虽然大部分都该杀;抓一部分杀呢,抓哪几只鸡也很难决断;即使杀了几只鸡,猴子可能根本就不害怕。到那时,对中南海来说,可真就是麻烦事了。◇

 

 

 

 

 

 

 

 

 

本文转自346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2013/10/03)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东时间: 2013-10-07 09:27:15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10/7/n3981409.htm【谢田】-中共可能容忍地方债违约吗-.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