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評論
羞答答而又赤裸裸的土地流转

4948

拟议中的中国土地流转,可谓既羞答答、又赤裸裸。图为北京近郊一位农民在耕作自己承包的土地。
 

转眼间,在新大陆居住已有二十来年,连房子都买卖好几次了。最近这次买房,价钱最贵,但购买的过程却最简单、轻松。在与律师、卖主、经纪一边闲聊、一边玩笑之间,产权就转移了。

拿到钥匙,就和太太去看属于自己的新房。一、两个月前还是别人神圣不可侵犯的私人财产,在律师楼内浏览一批文书、动动笔十几次签名之后,现在是我们不容别人侵犯的私人财产了。想想当年的殖民者需要与印第安人拚命,西部的拓荒者需要驾着大蓬车跑马圈地,中国民众至今还尝不到拥有自己土地的滋味,这法律保障下的私有产权制度,倒也是蛮有趣的。

原来的房主是一个美国公司的经理,现在退休了,每天打高尔夫球,但还嫌阳光不够,就索性搬到佛罗里达州他们另外一栋房子去了,把这栋卖给了我们。有趣的是,几次买房,都是美国房地产市场处于不景气的时候,都是买方市场,所以价钱都比较好。在地产市场节节上升、周围朋友个个换大房子的时候,我们好像总比别人慢一拍,升级换代总要晚一些。这倒也好,应该是修行之人自有神佑吧,房地产市场的麻烦也降临不到头上。

要说美国梦过程中印象最深的,还是第一次买房,那次在田纳西买了栋面积挺小、院子挺大、带地下室的平房。过户时看到一大摞法律文件人都傻了,听律师解释这些名词,说如果还款不及时,银行会把房子收回,然后在法院的台阶上当众拍卖云云,听得毛骨悚然。后来再钻研,发现这还不是最可怕的,美国法律中还有一条,叫土地的“逆权侵占”,并且它可以是完全合法的。

土地的“逆权侵占”(Adverse Possession),又称“敌意占有”,是说如果有人居心叵测,敌意的占有别人的土地,而土地的拥有者也没有异议、不诉诸法庭把他赶走,过了若干时间之后,该敌意占有就变成有效的、被法律承认的合法占有了。这个时限各地不等,以前英国是十二年,现在许多地方已经减到十年。敌意占有是有条件的,那就是“占有”必须是“敌意”的,如果不是这样,还得不到法律的承认。

当年还跟别人讨论过这个问题,我说这简直太不合理了,难道是要鼓励“打土豪、分田地”吗,在自由民主、鲜明反共的国土,这怎么可以呢?

那位专家的解释是,敌意占有的法律依据,是弥补房地产产权中的漏洞(法律上的“敌意”指的应是敌对立场,而非关善意、恶意,某些地区有另行规定恶意者不得提出诉讼。),给因此而来的法律纠纷下上一个有效时间的限制。如果没有这一条,人们就永远没有办法知道,他们对土地的占有是否牢固可靠,因为许多年前的拥有者的后代可能突然来索求,声称他们拥有土地的所有权。再者,这位先生说,如果有人拥有这片土地,但从来不来过问、也不加以利用,别人去利用了,会最大限度的物尽其用。至于说“打土豪、分田地”,他说不是问题,真正的拥有者在法律的保护下,不会失去应有的权利。

政府的土地,也受这项法律的制约。当年在沙瓦纳(Savannah)河里有个小岛,按一七八七年的一项条约,它属于乔治亚州。后来,南卡罗来纳州用疏浚河流的土填充了岸边通向小岛的水域,小岛与南卡连成了一片。因为乔治亚州知道这件事,但什么也没做,美国最高法院后来裁定,小岛属于南卡。

最近的中国大陆,也有一个似乎涉及土地“敌意占有”的问题。

中共出台一个新的规定,其要点是农民可以采取转让、出租、互换等方式进行土地的“流转”,以减少荒芜和低效,实现规模经营,体现土地的价值。规定的表面目的,是要让农民受惠。但仔细想想,这个利用农民夺取政权、后来又以户口制拴住农民、并且至今拒绝取消城乡差别的政权,实在不可能突然的良心发现。因而,学者们探究其真正动机后发现,他们可能是通过流转将失效的城市资本吸引到农村,通过流转和规模化经营,安排由于城市经济收缩而失业的“农民工”回到农村,在新的雇佣关系下实现就业、成为新式佃农。

这个被称为“第三次土地革命”的东西,仍然没有解决“地权”这个根本性的问题。新土改没有真正还地于农,因此它不能调和农村的物权冲突,也不能真正解放被压抑的生产力。可以想见的是,在目前的政体下,基层官僚和既得利益集团、裙带关系集团,会空前的大肆掠夺农民的土地;目前城市化用地、住房建设用地中的警匪结合、红黑结合、强制拆迁等恶性案件,只会以百倍、千倍的力度层出不穷。

所谓的土地流转,转的是经营权,但这更像是兼并的体面说辞。问题的关键,是谁有可能成为兼并者、谁会在拥有权已经失去的基础上,又失去原有的那点使用权。这个“土地流转”的出台,就是羞答答的,欲言又止、欲羞还说,不那么光明正大。其本质,则是赤裸裸的,充满了罪恶的目的和邪恶的企图,更像是地地道道的“敌意占有”。

“敌意占有”时间久了,超过十年,即使按公平社会的办法,土地原来的拥有者都有可能永远失去土地的拥有权。那人们还有法律依据把土地从红朝拿回来吗?好像有的。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承认是“敌意占有”,而一直是假模假样的说是“为人民服务”、打着“公有制”的幌子。所以,从公平的产权制度看来,它是无效的,中国的百姓还有机会,除非中共现在开始公开声明要“敌意占有”。

问题是,它敢公开“敌意占有”吗?即使真敢,人们会给它下一个十年吗?

 

 

 

 

【市场营销系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3/08/10 12:52:30 AM
相信共匪恐怕年都要过错
游客
   11/30/08 05:54:07 AM
玩弄文字,卑鄙下作,明明买卖,要说流转,没有产权,咋能“流产”,租来房屋,卖掉能行,放牛娃几,卖了牛,行?还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