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三言两语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上)

53227

谢田: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上)

哈佛大学社会学教授马丁‧怀特评估中国的社会火山。图为马丁‧怀特教授在亚特兰大演讲。(新纪元资料室)
 
 
马丁‧怀特(Martin K. Whyte)博士是美国哈佛大学国际关系研究和社会学教授,去哈佛之前曾经在密西根大学和乔治华盛顿大学任教。今年4月中旬,马丁来到亚特兰大,在乔治亚 州立大学高级管理人员培训中心举办的一个专题讲座中,介绍了他十年来对中国社会的一项实证主义的研究,亦即中国的“社会火山(Social Volcano)”是不是还是处于“休眠状态(Dormant)”的有趣课题。他的分析是从中国民众对社会不均等的态度的变迁,来进行这一考察和研究。两个跨越五年的社会调查,揭示了许多意味深长的结果。

怀特教授的研究,从2004年就开始了,他与中国北京大学的一位研究者合作,利用面对面的访问,收集直接的数据。5年之后的2009年,他们又进行了第二轮的对比调查和研究,然后分析在跨越五年的这段期间,中国民众在许多问题上的看法,是否有什么变化,而中国的社会火山,是不是有爆发的可能,亦即中共的政权,是否在中国民众的愤怒中,会轰然垮台。当然,从2009年至今,几乎又是五年过去了,演讲过后问怀特教授,他们是否会再进行一次研究,看看跨越第二个五年之后,中国民众的民心所向,今天又是什么样的状态?他说有这个打算,但还没有实施。

对财富分配 的公正性(distributive justice)问题,怀特表示,中国经济过去几十年的发展中,随着社会财富的增加,社会的不平等(inequality)以更大的幅度增加。从2000 年代开始,一系列的社会研究显示,中国社会的收入差距快速拉开。怀特说,中国的贫富差距问题,根本就没办法去研究,因为课题太敏感、太政治化了,中共很不 喜欢,所以也不让外国学者参与研究。怀特说,他已经拿到终身职了,已经不那么怕中共,经过许多交涉,他对中国的研究工作打了个擦边球,不直接谈贫富差距, 只谈民众对社会不公正的看法,这居然得以通过。他和北大学者的合作调查也得以进行,如今结果也已经出来了。对这个跨国的研究合作加以观察,人们或许可以推测,中共恐怕连自己的社会学研究者也信不过,不相信他们,也不认为这中共体制下中国的社会学研究者可以独立、公正的做出不受政治影响的真实成果。那如果这样,让外国学者从学术的角度做一做,也许可以让中共领导层清楚的认识一下他们治下的中国百姓,究竟是怎么样想的。所以,从这个角度看,这也不是一件坏事。 中国自己的真实情况,还需要外国人去调查、厘清,客观的展示出来,也是当代中国一件令人心酸和感叹的事情。

怀特第一次访问中国,是1973 年,亦即尼克松访华之后的第二年。怀特认为,他的研究课题的时间尺度上,中国的社会背景是这样的:中国处于向市场经济的过渡的过程中,伴随着经济的成长, 是大幅度的“不平等(inequality)”和“不安全感(insecurity”)的增加。怀特从2000年开始的研究,就侧重与在这种“不平等、不 公正、无正义”的情况下,中国民众对此能够接受到、忍受到什么程度?在全中国展开的问卷调查,分别于2004年和2009年展开。

长期财富分配不公引发民怨

基本上说,中国是从毛泽东时代的强制性的“平等”(Mandatory Equality),演变成令人瞠目结舌的不平等(Glaring Inequality)。1981年时,怀特说,中国的基尼指数是0.28;2007年时,就是0.49了。1981年时,中国的贫富差距(基尼指数)虽然高于俄国、捷克、英国、波兰、和匈牙利,但远低于美国、日本;到2007年时,中国的贫富差距就已经大大高于上述所有国家了。

中国城乡收 入的比率(Urban/Rural Income Ratio),1978年时是在2.5倍左右,亦即城市居民的平均收入是农民收入的2.5倍。这个比率除了1983年降到低谷的1.8倍左右和1993年 的跌落之外,基本上是一路攀升,2004年超过3.2,到2007年,已经超过了4.0。

那么,中国的社会火山,如果爆发,会是什么样的景象呢?就像《纽约时报》的约瑟夫‧康(Joseph Kahn)在2006年的一篇报导中指出的那样,“许多中国人相信,中国的财富分配更多是由于权力地位而来,而不是从人们的能力智慧和创业冒险中来,财富 的差距就导致了中国民众的愤懑,这是中国这些年来每年成千上万的大规模抗议的主要原因之一。”

一般来说,中国的社会火山有如下的几个要素:1.一般中国民众把1978年以后的贫富不均认为是极端、过度的,并且是不公正的。2.经济改革的成果被权贵垄断攫取,而权贵阶层根本就不配拥有这些财富。3.民众对毛时代的均等有着怀旧的情绪。4.政府对减低贫富差距应该有所作为,但他们却无所作为。5.农民、迁徙的农民,和其他弱势团体对分配的不平等最为愤怒,城市居民和富人则不那么愤怒。6.对分配不公的大规模愤怒为大规模的抗议添了柴火,并且可能威胁到共产党的统治。

怀特的中国社会不均等和分配公正性社会调查2004年开始进行,与北京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的沈明明(音)合作,在全中国调查了3267个样本数。他们使用概率采样的方式,调查了18岁到70岁之间的中国成年人,调查的响应率是75%,调查结果后来2010年由斯坦福大学出版社出版。

怀特2004 年研究的结果平平淡淡,可能会让中南海有些宽心,他们的结论包括:与社会火山的描述相迳庭,普通中国百姓其实对中国当时的不平等并不是特别的愤怒;跟其他摆脱了社会主义的国家,甚至某些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相比,中国民众的观念似乎更加正面;中国民众对社会不公最激烈的批评,是对那些带有社会主义特色的国家政策,如户口歧视、中共官员的特权等等,而不是针对那些富人;而且,虽然农村居民社会地位低、有很多劣势,但他们与城市人相比,反倒更加乐观和正面。

怀特评价了他们2004年的研究结果,在试图解释中国的社会火山为什么在2004年蛰伏、休眠,但是否最终会爆发的问题时,认为有必要持续追踪研究。于是,他们的研究团队于2009年开始了新一轮的、五年为期的追踪研究。

(待续)◇

 

 

 

 

 

本文转自384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东时间: 2014-07-07 09:09:02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7/7/n4195243.htm谢田-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上).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