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三言两语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

53521

【谢田】: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

 
 
新的追踪研究的课题是:2009年与2004年相比,中国民众对中国社会的不公正、 不平等的愤怒程度,是更多还是更少了呢?他们对现状的不满和愤怒,或者满意和接受程度,五年之后有所不同吗?以及,中国农民当年似乎是更加安于现状,他们五年后还是这样吗?

从2004年到2009年,中国社会让火山爆发可以推迟的因素包括:经济继续在增长,1998年至2003年的国 企大规模裁员渐渐过去,实施了一批试图维护社会和谐的策略,包括取消谷物税、取消义务制教育的学费、增加医保范围等,和通过汶川地震营造救灾运动、通过奥运会提振民意等等。

但从2004年到2009年,中国社会让火山爆发可以提前发生的因素也有很多:收入差距继续增加;金融危机和出口业的裁员;类似毒牛奶、城市用水化学污染、汶川地震校舍倒塌、富士康跳楼等等的丑闻层出不穷;大规模的强制拆迁遭到民众的广泛抵制;大规模抗议从1993年的 8700起,上升到2005年的8万7000起,到近年来的每年18万起。

怀特团队2009年的调查结果,与2004年相比,在物质生活方面,无论是对生活条件的满意度、对自身健康的评价、健康和退休福利、家里的彩电、冰箱、摩托车、汽车、计算机的拥有率数字,都有显著的提高。

第二回,怀特从三个层面(domains)去考察了中国民众从2004年到2009年对社会不公的态度的改变,这三个层面分别是,对现行的不公的认知程度, 对社会公正和自由迁徙的乐观或者悲观看法,以及对社会公正和财富再分配的认可。而对每一个层面,他们都用了四个不同的度量(measures or scales)来检测。

怀特教授最后得出的结论非常的有趣,也令人跌破眼镜。其结论之一是,受调查民众2009年的回应与2004年相比, 虽然收入差别在增加,中国民众反而认为,他们感觉到的不平等在2009年并没有2004年那么显著!而且,中国民众也觉得,他们在社会中向上发展、得到公正的对待的机会,2009年都比2004年强。这两点,当然与社会火山学说的指称相矛盾,因为按照这个理论,因为分配不公的愤怒,和对权贵们的垄断的愤 怒,本来都是应该增加的。

显然,哈佛教授的这个结论,与人们一般的认识和感受,的确是有差距的。那么,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是数字撒谎了吗?我们还不能下这个结论。但是,人们该怎么解释这个差异呢?

怀特的解释是,虽然中国的收入差距在急遽增大,但中国的社会火山仍然在休眠,是因为赫斯曼的“隧道效应”理论在中国仍然有效,亦即普通民众虽然看到了巨大的贫富差距、共产党的腐败、和权贵的不公正优势,但他们仍然觉得这不是一个“零和游戏 ”,他们自己赶上来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赫斯曼的 “隧道效应( Hirschman''s‘Tunnel Effect’”)理论,是描述这样一种情形。比如人们在一个隧道内开车,隧道内只有两条同一方向的车道。从你的车里往前看,视线所及,所有的汽车都堵在那里了,寸步难移。突然,你旁边线道的汽车开始往前移动了,最初呢,虽然你的车还是不能动,但你仍然感觉高兴,因为这是一个信号,你觉得堵车已经结束了,自己的线道也会很快就要开始动了。但是,如果你等了一阵子,旁边车道的汽车继续移动而你自己这面仍然不动,你的感觉就会变化,你会产生妒嫉,会感到愤怒,你和同一车道上的其他司机们会开始感到不公、有鬼、或者胡思乱想。这时,人们会使劲儿想办法,甚至会用激进的行为来处理这个不公正的境况,比如跨越中间的双实线、跑到另一条线道上去(这是危险并违法的)。当然,在怀特的引用中,如果发生跨线,那就是社会火山爆发了。

怀特告诫人们,他的研究只关注分配正义(Distributive justice),而没有研究程式的非正义(Procedural injustice)和权力的滥用,因为中国社会程式的非正义性和中共官员权力的滥用,是“太敏感”的话题,他们根本就不能列入研究计划!

怀特注意到,中国社会日渐增加的大规模民众抗议,不是由于人们对富人的愤怒,而是权力的滥用和程序正义的缺乏。是程序的非正义性,才是中国社会火山最终会爆发的根本原因。而面对和解决程序非正义性的问题,钱是不够的,多少钱都不够,而是必须进行政治改革、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才行。而这恰恰是中共死也不会答应、也让中共坐立不安、惶惶不可终日的原因。

显然,怀特的类似研究,如果没有中共的限制,是会揭示许多许多非常有趣的社会问题的。但即使这样有限的研究,人们也可以以管窥豹、一叶知秋。

除了财富不均,中国民众对权力不均等、权力不公,和权力的差距更感到愤怒和抗议。所以,怀特认为,中共其实看错了目标,认错了形势,以为“钱”最重要,而老百姓看来,“权”是更重要的。

这也就是说,当今的中国人民已经不那么仇恨富人了,他们仇恨的是权力──中共官员。老生常谈的回答是,中国需要政治体制改革,但怀特认为,他很怀疑中共会进行政改。所以,怀特强调“公平和正义(justice)”,尤其是“程序正义(procedural justice)”,而不是简单的“均等(equality)”!

这个21世纪美国教授的结论让人们吃惊吗?中国人的老祖宗早就说过了,民不患寡,患不均也!如果中国的民心开始没有怒火、完全平息了,那其实更危险,因为这是人们已经失去了申辩、请愿的信心和意愿,也对体制完全没有了信心。他们会静观其变,会热切等待改朝换代的发生。

显然,按怀特教授的研究结果看,虽然是五年前的民心,但它已经显示出,中共的救党努力,显然是徒劳的,也是偏离了目标和问题的关键的。而现在搞什么反腐,也可能根本没用!因为,这根本不是老百姓关切的。换句话说,中共用钱的手段,不管是金钱收买还是反腐打黑,已经封不住百姓之口,满足不了百姓的要求,也救不 了它们自己了。马丁在《外交事务》杂志去年5月的文章中说,“China Needs Justice, Not Equality”(中国需要正义和公平,而不是均等)诚哉斯言!◇

 

 

 

 

 

 

 

本文转自385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东时间: 2014-07-15 12:31:10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7/16/n4201329.htm【谢田】-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