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評論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55189

谢田: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图为2010年9月德国工人正在移除柏林的一座马克思雕像。
雕像是1986年前东德共产党头目昂内克竖立的。
 
中国经济当前的全面危机,加上中共政权的严峻政治危机,使得即使是铁杆的中共文人,也在反思马克思的经济危机理论。实际上,马克思的这些理论,虽然是一百多年前针对资本主义所做的预测,但其愤怒和充满敌意的诅咒及臆测,其描述的现象种种,实际上正在当今中国一幕幕的展现。马克思如果地下(或地狱下)有知,恐怕会万分感叹,觉得是张冠李戴、正打歪着和阴差阳错了。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的一篇文章说,当代中国的现实对传统的马克思经济危机理论提出了“严重的挑战”。文章承 认,20世纪以来,既出现了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也出现了社会主义的经济危机;既有生产过剩的危机,也有生产短缺的危机。但特别令中国共产党人沮丧的是, 从19世纪下叶资本主义世界性危机以来,经济危机不但没导致资本主义的灭亡,资本主义国家反而在每次危机后的10年左右,都催生出一场场新的科技革命,从而推动资本主义走向新的繁荣!中共文人吃惊的发现,倒是后危机时代的世界社会主义,必须反省自身的理论和策略。

百年前对资本主义的臆测

马克思在19世纪指出,资本主义生产的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之间,其矛盾“无可调和”;个别企业生产的有组织性和整个社会生产的无政府状态,完全对立;而且,生产无限扩大的趋势,和社会购买力相对缩小,也是对立的。这些对立,就是引发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根源。马克思进一步乐观的“预测”:资产阶级的关系太狭窄,容纳不了它本身所造成的财富,因而资本主义“必然灭亡”。

共产党人臆想的是,资本主义世界性的经济危机,必将引发政治危机和社会危机,从而引发社会主义革命。但现实恰恰相反,原苏东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危机,引发了其政治危机,使得这些国家摆脱了共产主义的桎梏。从最近的历史看,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之后,2009年欧洲议会大选中,左翼政党全线溃败,右翼大获全胜。英国、法国、德国的右翼政党都取得选举的胜利而成为执政党。

中共御用文人囿于马克思理论的自我指导、自我设限、自我禁锢,即使在当前仍然顽固的认为,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是“无懈可击”的。为了维持中共存在的基石、马克思的理论大厦不倒,他们只能东拼西凑,试图把“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割裂来看,来为资本主义的持续成功和社会主义的日薄西山寻找脚注;或者用宏观调控和国家干预,来解释资本主义为什么没有“必然灭亡”。

中共文人没意识到,中共国的经济体制,既可按马克思的经济理论执行,也可学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又可以运用宏观调控和国家干预。中国目前的经济格局,严格说来,应该是“权贵资本主义”和“国家社会主义”的杂交,亦即中共权贵的掠夺和希特勒纳粹主义专制的高度混合。这样的经济仍然陷入当前深重的危机,恰恰呼应了马克思当年对欧洲资本主义的痛斥和诅咒。

中共国踏上“必然灭亡”之路

中国经济整体状况的糟糕,几乎无以复加。经济危机(Economic Crisis)的主要表现,如商品过剩、销售停滞、生产下降、企业开工不足甚至倒闭、失业增加、资金周转不灵、银根紧缺、利率上升、银行破产等,在中国普遍出现。标准普尔称,未来一年中国房地产企业面对艰难的经营环境,小型企业融资成本上升,有倒闭的风险。大陆上市银行中报显示,银行业面临资本压力,多家银行准备发行优先股、资本债以补充资本。33家上市钢铁企业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18家负债率超过70%。绝大部分钢企靠银行借贷扩张,资产负债率连年攀 升。31家上市煤炭企业中,22家资产负债率同比攀升,生存环境恶劣,行业风险加大。大陆官方与汇丰的8月中国制造业PMI双双回落,突显经济疲弱。

最近,中共开始要求地方政府试编资产负债表。这就是说,这些地方政府从来就没有编制过资产负债表,亦即它们从来就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财产、多少负债、还债能力如何、信用如何、是否会破产等一系列的问题。为刺激经济增长,各级政府陆续推出数额庞大的投资计划,金额高达10万亿人民币。资本主义即使在最“盲目”的生产和扩大再生产时,也没有如此浪费性的“投资”和烧钱。

中国目前面临的问题,恰恰是百年前中共鼻祖马克思所“预见”和“期待”的,诸如生产的“无政府状态”和“生产过剩”,这些会导致资本主义“灭亡”的现象。只不过,马克思预测的对象,不是社会主义国家,而是资本主义国家。中国经济中的混乱和过剩,有房地产过剩、原料过剩、产能过剩、运输过剩和能源过剩。全国性的生产,处于无政府状态,经济计划难以实现,市场调节也不能奏效,一如马克思说诅咒的那样。

资本主义国家没有那么多政府干预,没有“国家计委”精心规划,反而自然调节得很好。为什么拥有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双重手段的中共国,在计划之上加上部分的市场机制,反而会效率更低?答案很简单,因为中国有限的市场调节,不但没有因为政府的干预变得更有效率,反而因为政府的干预, 许多资源和人力、财力,都因为腐败寻租的原因,变得比资本主义社会更加没有效率;甚者,反而具有相反的效率,因为资源和财富没有公平的分配,直接流入了权贵的钱囊。

马克思预期说,经济危机造成了社会财富的巨大浪费,对生产力造成严重破坏;经济危机进一步加深了社会的基本矛盾;经济危机激化了社会的阶级矛盾;经济危机也加剧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之间、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矛盾。中国目前面临的,正是四面楚歌、全方位的危机;与周边的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以及远方的发达和不发达国家之间,无不矛盾重重。

共产主义者还认为,市场成为真正的世界市场,再没有可供扩张的空间时,伴随经济危机而来的,就是战争和各种社会危机的空前爆发。君不见,中国社会危机的空前爆发,和中共目前加强军备、穷兵黩武,随时准备用战争摆脱危机,也正与马克思百年前的描述和诅咒,是一模一样的。◇

 

 

 

 

 

本文转自396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责任编辑:刘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东时间: 2014-09-15 09:47:56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9/15/n4249354.htm谢田-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