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浮生偶得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55868

谢田:《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华尔街日报》中文版最近发表了白邦瑞 (Michael Pillsbury)的文章〈西方对中国的误读〉,他是美国资深国防政策专家,也是美国政府国防部的顾问,写了很多关于中国的书和文章。但这篇试图澄清西 方社会对共产党中国的“误读”的文章,坦率的说,颇有些令人遗憾,因为其本身还有自己的误识和误读。

 

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博士1945年生,现在是美国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资深研究员,也是美国国防部的顾问。他从美国斯坦福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毕业,他在哥大的博士学术导师之一,是后来成为美国国家安全 事务助理的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白邦瑞曾经在台湾做博士后研究,也曾经在兰德公司工作,他是里根总统任内国防部长的政策规划助理。他提出美中开展情报和军事往来 的策略建议,曾为卡特总统和里根总统所采纳。

白邦瑞说,毛泽东站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宣告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的时候,之后的数十 年间,西方的许多中国观察家“曾自信地断言毛泽东领导的政府将会垮台”,“而另一些观察人士人则希望,中国政府的温和派能带领中国成长为一个更加友善、温 和及民主的国家。”基于白邦瑞对中国目前局势的判断,他认为中国共产党“似乎毫无退出历史舞台的打算”,而且,目前的中共“正处于实力最强、民族主义倾向 最严重、也是维持一党制决心最坚定的时期。”

泡沫破裂前的炫丽

这位美国的中国专家,显然清楚看到了中共强力煽 动民族主义的倾向,并坚定维持一党专制的努力。但中共外强中干、貌似强大的假象,似乎也愚弄了这位研究中国问题的外国人。正如任何经济泡沫在最后破灭前, 总是最大、最漂亮、最迷人的那样;中共在即将崩溃之前,也是显得实力最强、最有希望,和生命力顽强的。但人们只要回顾一下苏联共产党、东欧共产党在上世纪 90年代初灭亡之前的假象,就可以透过迷雾看清真相。

白邦瑞在评估共产党领袖个人的时候,似乎更加有观察力和判断力。他认为,习近平“并非 一些人此前期盼的温和改革派领导人”,藉着反腐的大旗,习近平“强化了他在党内的权力,压制了民主的呼声”,但白邦瑞没有能够更进一步的告诉外界和人们, 中共最新的“反腐”之后,在他们取得了反腐的阶段性胜利而能够笼络一些人心的时候,这个政权的下一步,会是怎么样去运作。当共产集权的权力更加巩固的时 候,他们随后的血腥和残暴,和全面的箝制社会、清除异己,是许多对中共带有幻想的人们,和许多善良的人们,都不会想像得到的。这时,作为研究中国问题的资 深专家如白邦瑞等人,有责任让人们认识到新的、更大的危险。

商业诱惑下的自我设限

对于白邦瑞所指出的问题,当 他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西方的政策制定者和学术界人士总是在误读中国,对于中国的经济增长和GDP、军队规模、情报预算和中国对西方的意图,专 家之间“都不曾达成共识”。这其实是许多西方政策制定者和学术界人士甘愿接受中共的宣传和洗脑、甘愿拥抱熊猫、甘愿在中共给予的小恩小惠面前放弃美国和西 方社会得以立国的根本,选择性的接受了中共的谎言之缘故。在西方世界之内和海外独立媒体上,明确的指出了中国问题的根本、中共的本质、和中国社会的走向的 文字和研究,即使不是汗牛充栋,也是洋洋大观;对中国的经济增长和GDP、中共军队的规模、中共的情报预算、和中国对西方的险恶意图的分析,也都有足够的 展示。只是,这些轻信中共的西方决策者在中共的商业诱惑面前、在庞大的贸易利益之下、在担心是否能够卖掉足够的债券之时,宁可自我设限,却不愿为原则放下 经济利益的考虑。

中共不等于中国

白邦瑞用中共的一系列外交和战争策略出乎西方的意料之外,来佐证西方对中国的 误读。如中国会不会卷入朝鲜战争;中国会不会对越南战争作壁上观;中苏是不是铁板一块;会不会爆发中苏边境战争;以及中俄之间的关系问题等等。白邦瑞和西 方一些分析家可能确实是误读了,这是因为他们混淆了“中国”和“中共”。如果按“中国”的利益来看,中国确实不需要卷入朝鲜战争,就像今天的中国肯定不会 卷入美国和韩国与金正恩的朝鲜战争一样;但从“中共”的角度看,当年感到“唇亡齿寒”的,是中共政权,所以中共出兵也就是必然的了。从“中国”的利益看, 中国也不需要打越南,因为根本就没想要边界的几个山头,那些打下来的山头后来也还给越南了。但从“中共”的角度看,出于维护共产党政权,包括中共在亚洲的 地位和扶持赤柬政权的需要,中越战争也就不难理解。至于中俄之间目前的合作,更是不难理解,这是中共和俄罗斯共产党残余的合作,是中俄在结合伊朗、形成新 的世界邪恶轴心的举措。

西方对六四天安门事件的误判,用白邦瑞的话说,可能让美国政策制定者震惊,这是因为这些政策制定者不了解中共的邪恶 本质,和中共独裁者对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不惜杀二十万人维护二十年稳定的“决心”。对六四屠杀的忘却,已经在世人的诟病中逐渐淡化。但是,对当今中共政 权对上亿正信者的迫害的漠视,尤其是在活摘器官的指控已经被越来越多的证据所证实的时刻,白邦瑞作为美国政府的顾问,实在是应该让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们震惊 震惊。

白邦瑞一个有趣的结论,是他在解释西方的误读之时得出的答案:“问题不在于中国,而在于我们自己。”他认为,西方人一直通过自己的利 益来看待中国,向中国人身上“投射了一个让人满意的形象──一个正在等待着转变成民主政体的国家,或一个寻求和谐的儒家文明。”白邦瑞认定,西方必须重新 研究中国,并明确意识到共产主义统治者“已经下定决心,不会隐退到历史当中。”自我诘难、挖掘自己的认知的局限,此举真是令人惊喜。但白邦瑞如果能够仔细 研读、重温当代一个让中共上下最讳莫如深的巨著《九评》,及其令中共的一亿八千万人众与之离心离德的退党运动,他可能会平白增加许多信心,知道中共为什么 不甘于退出历史,也知道西方误读中国的、真正的原因。

(小标为编者所下)◇

 

 

 

 

 

 

本文转自397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分享到 Facebook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东时间: 2014-10-06 10:24:52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10/6/n4265860.htm谢田-《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