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時評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56234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中国庞大的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已经成为中南海恐怖的梦魇。为了减缓地方债违约爆发对经济的冲击,北京政府似乎是胡萝卜加大棒,一软一硬双拳出击;一方面推出加强地方债管理的措施,另一方面则直接威胁,让地方政府意识到,他们身上的债务可能会成为祛除不掉的痼疾,地方的举债中央不会出手,他们必自寻出路,甚至面临自生自灭。

 

中共的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离心离德,体现在当中国地方政府的融资乱象丛生、逐渐失控的时刻,中共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该意见强调,地方政府对其举借的债务“负有偿还责任,中央政府实行不救助原则。”

中国官方的审计显示,截至去年6月底,中国地方政府负有直接偿还责任的债务为10万亿元,担保的债务是2.7万亿元,可能承担一定责任的债务还有4.3万亿 元。这3项加起来,就有17万亿元。笔者2013年底在台湾出版的《赤龙的钱囊》一书中,早已估计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总额,可能高达30万亿元。中国政府表示地方债“还在可控范围之内”,但独立经济学家们纷纷指出,天量的地方债对中国银行业、金融业和整体经济的威胁巨大;并且,如果地方债的违约和房地产的崩盘同时发生,会立即重创中国的经济。

中共的中央和地方之间的离心离德、互相推诿责任和在利益上的争执,更集中体现在最近出台的这部“管理意见”中。这个关于城投债新规则的意见书指出,要划清地方政府和企事业单位的城投债归属,对于确认为地方政府应当偿还的债务,纳入预算管理;要剥离融资平台公司的政府融资职能,融资平台公司不得新增政府债务;还允许地方政府适度举债,采取政府债券方式;并强调地方政府对其举借的债务负有偿还责任,中央不实行救助。这个规定的直接后果,就是上万亿人民币的、未被纳入地方预算管理的存量城投债,其违约的风险将随之大大的增加。这种以行政命令重新划分债务的优先权和债务人的责任的做法,立即伤害了广大债权人的利益,是极度不公平和违背商业的根本原则的。可以想见,中共官员的权力寻租在这一过程中会淋漓尽致的发挥 出来,中纪委就等着抓新培育出来的大小老虎吧。

冤有头、债有主

世界各国的许多地方政府都可以发债,但冤有头、债有主,不会一笔乱帐算不清。

2015 年的财政年度结尾,美国政府的全部债务,包括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市郡政府的债务的总和,大约将是21万8970亿美元。其中,联邦政府的债务是18万 7130亿美元,50个州及其下的郡、市等各级地方政府的债务加起来,是3万1840亿美元。也就是说,美国各级政府的全部债务中,联邦政府是大头,占了85%,地方政府是小头,占了大约15%。所以,反对民主党政府大手大脚花钱的人们,尤其是倾向于共和党的人们,眼睛都盯着越来越多的联邦政府的债务。

美国的地方债和中央债是什么样的关系、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是怎么样处理的呢?简单的说,两种债务之间没什么关系;谁借的债,谁就负责偿还;谁允许和授权政府去借债,谁就从融资中受益,谁就有权追究政府支出,谁也就必须承担还债的责任。

比如美国密西根州的底特律市,曾经发行过一种1000美元的债券,买了这些债券的人们,很多都赔了钱;有许多是机构投资者、退休基金、保险公司等等。对他们 来说,这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他们看错了底特律政府的信誉和偿付能力了,也没有预料到汽车城会那么快的走向衰败。他们可以汲取的教训就是,以后购买其他地方债时,会学得更聪明一些,会更加审慎,如此而已。美国联邦政府不会为底特律政府背书或还债,底特律之外的美国民众,没有从底特律的债务融资中得到益处,自 然也不会答应政客们任何“救助”底特律的做法。

美国中央(联邦)政府的债务,被认为是“risk-free”(零风险)的,而美国的地方债,则绝对没有这个优势和特权。原因也很简单,联邦政府财政部的债券是以美国政府的信誉和能力来担保的,地方债则是由地方政府的信誉和(地方税收)能力担保的。地方政府还不起债,就可能不得不破产,这在以前已经有过先例。而联邦政府肯定不会破产,违约也绝无可能,因为,不管人们喜不喜欢,联邦政府还有印钞机可用,但地方政府就没有。

也就是说,在正常国家,地方政府发的债,本来就是应该由地方政府来偿还。但在中国这个荒唐的、不正常的国家,地方政府发的债,可能还真的不应该由地方政府来偿还。为什么呢?个中的原因在于,人们可以追问一下,中国这些地方政府的权力是从哪里来的呢?如果是当地人们选举、授权的,地方债必须地方还。但人们也都知道,中国的各级地方政府,根本都不是地方民众自己选出来的,而是上级任命的。上级一级级推上去,就是中共的中央政府了。因为这是一个中央集权的政府,权力不是从下而上赋予,而是从上而下授予,所以中国地方政府所有的债务,真的追究起来,还真是应该由中共中央负责!

中共出台城投债的新规则,表明中央和地方政府在互相推诿,互相不负责任。其结果,就是各级的融资平台认栽、倒霉,因为原来的债务全部由地方的土地财政担保,但现在担保没了,违约的风险大增。巨额城投债集合到期之时,会威胁中国的金融体系,而中国经济的风险恐怕会集中爆发。但最后地方政府承受不起,中央政府可能还是不得不出手。到那时,中共又能怎么做呢?他们注定会束手无策,也只能靠印钞票临时解决问题,把债务转嫁给中国的百姓,让全体人民为从房地产、融资平台、影子银行和土地财政中大赚特赚的中共权贵们买单。

现时期,中共政府的对策,看来就是在推迟印钞,尽量的推迟,躲一天算一天。但它们究竟能躲多久呢?可能要看离心离德的中央和地方政府,会怎样去互动和猜忌;和失去地方政府信任和支持的中央政府,会怎样在离心离德中加速的分崩离析。◇

 

 

 

 

本文转自399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分享到 Facebook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东时间: 2014-10-20 10:05:08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10/20/n4276717.htm谢田-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1/04/14 01:30:12 PM
大纪元网友发表时间: 15 天以前 这让人再次想起金本位制,金本位制的确有很多缺点,但他最大的一个优点(也是最大的缺点)就是人们很难拿他来玩槓杆游戏,更没办法用印钞机来转嫁政府财政危机。 在这钱放着就越来越小的时代,还是让人想在身边积点黄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