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時評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56697

谢田: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香港的占中是财阀和民主的对决吗?保罗‧克鲁曼博士差矣。图为九月底香港占中的场面。
 
香港“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运动的最新一幕——占中的街头实施,转眼间已经进入了第二个月。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更多真相的展现,港人的正义感、决心和毅力,也为越来越多的世界各地的人们所称赞和敬佩。
 

中共看来有理由、也的确对占中感到非常的恼怒。当年六四时,他们可以说学生“太幼稚”,背后有“黑手”在操纵。但这次,香港占中的“幕后黑手”就大大方方、明明白白的呈现在世人面前,占中的理论奠基者是一位教授、一位博士和一位牧师,真名实姓,如假包换。中共可以说天安门学生阴谋推翻中共政权、颠覆社会主义制度;但港人明明白白的就是向中共要回自己的政治权力,也明白的告诉中南海他们对中共的制度和虚伪的一国两制根本不满。而且,港人的理性、和平、智慧、韧性和高度成熟的民主素养,让独裁和专制的中共之丑陋,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而运动的透明度和各界的广泛支持,又 让中共进退不是、很难下得了台。

显而易见,占中是港人反对中共、摒弃中共、寻求真正的自由和民主的民权运动;运动的对象和目标,在表面上是当前的香港特首,但真正的运动矛头却是指向后台的中共。所以,占中是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对抗,也是自由中国的(香港)民众和共产主义集权的对抗。也因此,当美国一位经济界的学术泰斗说,占中是财阀统治和民主的对抗,并拿香港的占中和美国社会的内部矛盾相比拟,就未免有失偏颇。这个话题,也值得人们非常严肃和认真的商榷。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保罗‧克鲁曼(Paul Krugman)(亦称保罗‧克鲁格曼)最近在《纽约时报》撰文,评价香港的占中,认为占中是“财阀统治和民主的对抗”。克鲁曼批评梁振英“月入4万以下不配有提名权”的言论,非常准确和到位。克鲁曼认为这些想法由来已久,在美国也有不少,但人们大多不会明目张胆的说出来。令人吃惊的是,中共支持的特首梁振英居然胆敢说了出来。

克鲁曼出生于一个犹太人家庭,祖父母从白俄罗斯移民到波兰,再到美国。克鲁曼本人说,他对经济的兴趣来自于阿西莫夫 的幻想小说,讲述未来的社会学者可以用“心理历史学”来拯救人类文明。但因为阿西莫夫的“心理历史学”只是一个虚构的概念,克鲁曼就退而求其次、转而开始学习经济学了。

其实,克鲁曼在他的文章中,只是借用香港的占中作为一个楔子,用来进一步阐发他的自由主义的经济观点。他自称是自由派的知识分子,但他似乎更倾向于民主党的经济和政治纲领,而对共和党的经济和政治纲领颇有微词。但这并不是问题的焦点和本文的主旨,笔者在这个讨论中需要指出的是,克鲁曼对占中的本质的判定,忽视了香港问题最根本的实质。

诉求最基本的政治权力

香港的“占中”和美国的“占领华尔街”无疑有许多相似的地方,它们都是年轻人的街头抗争,他们都发生在世界的金融中心之一,它们都用了“占领”这个耸人听闻的名词。但它们之间的相似性,其实也就止于此、止于表面上的“形似”了。因为,两个占领在本质上的诉求,根本不同。香港年轻人针对的对象,是香港特区政府和中共政府;而美国青年人的对象,是华尔街的金融企业;香港人要求的,不是美国人关注的财富分配和金融大佬的贪婪,他们要求的只是最基本的政治权力。

笔者上星期曾经撰文,称美国 前总统卡特老先生太糊涂,错看了中共治下的中国。但卡特老先生至少在占中的中心议题上并不糊涂,他甚至提出了一个政治上的解决方案!卡特的方案是,让港人 直接普选、选出1200人的选举人团,然后由选举人团去选特首。虽然这个折中的方案可能不会被双方接受,但毕竟是一个瞄准了香港政治现实的政治方案。克鲁曼的观察,则连问题的实质都没有触及,差之远矣。

作为一个自称是自由主义派的知识分子,克鲁曼在美国的共和党和民主党、保守的右派和激进的左派之间的纷争中,他所表达的立场是非常明确的。他认为保守派(右翼)总是对民主感到不自在,因为怕那些低收入的、从政府拿钱、享受福利的半数美国选民, 会不负责任的投票;他们会把选票投给激进的左派,让左派们向富人征税、赏赐穷人、并毁了美国的经济。

实际上,美国政治中的左右之争,从更高 的层次和新的角度来看,并不是那么的有害和致命,它不过是一个健康的社会体系自我修正、自我调节的一环。在许多人看来,整个美国社会和人类社会道德的滑落,不管是左还是右,才是更危险的趋势。饶有趣味的是,克鲁曼认为,美国政治的根源,或者美国政治在骨子里,就是民主和财阀之间的对决(fight between democracy and plutocracy);并且,克鲁曼也承认,他也不知道争斗的双方哪一方会获胜。

但是,对 美国政治的观察,却完全不能套用到香港社会。这是因为,美国政治有成熟的运作机制和经验,虽然香港也曾从英国人那里得到了这些,但问题也就在这;这个成熟 的、带来了香港昔日繁荣的机制,正在被中共蚕食和破坏。这也是港人今天会不满中共的食言、会奋起反抗的原因,因为他们清楚的知道他们在失去什么。

香港政治的“骨子里”,也可能是“民主与财阀的对决”,但是今日港人的诉求和占中的要求,都还没有进入到“骨子里”的阶段,而只是停留在表面和皮毛的基本权 力,因为港人的自由正在从骨子里被侵蚀!《左传》有言,“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而骨之不存,皮毛皆无!因而,从本质上看,香港人在抗争,是因为他们正在 丧失他们自由的权力,而占中也绝不是财阀与民主的对抗,而是邪恶与自由的对决。◇

 

 

 

 

 

 

分享到 Facebook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东时间: 2014-11-03 13:48:23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11/4/n4287540.htm谢田-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