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三言两语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57315

谢田: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陆地鲨鱼”模拟游戏:草民通过打破信息垄断,找到了取得权力的快捷方式,使自己被喂鲨鱼的机会减少,与当代中国真实情境相去不远。图为纽约市康尼岛纽约水族馆的鲨鱼。
 

E‧普莱斯顿‧雷荷(E. Preston Rahe, Jr.)是我们学院(作者为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的驻校讲座(Executive in Residence)嘉宾之一。驻校讲座嘉宾平常不用上课,只是抽出一段时间,从几天、几个星期、到几个月,每天到校与学院的教师们随意的交流,这对教授和学生,学校的学术环境,和学术界与工业界的接触,都有很多的益处。

 

雷荷的职业生涯,都在挑战现存的体系,为美国政府和企业研究战略性的新方向。他60年代加入西屋电器,退休前是 URS的总裁。URS公司总部位于旧金山,年营业额100亿美元,是国际性的工程、设计和建筑公司,持有联邦政府的许多核工程合同。今年10月,URS被总部位于洛杉矶的AECOM兼并,新公司收入达到每年200亿美元。在雷荷任内,URS的环境和能源部门的纯利润翻了三番。

雷荷对美国的核能和核武工业都了解极深,他对业界的深刻见解,也让我们耳目一新。那天在与商学院教授的午餐会上,他讲的一个小故事,更把大家都给乐的够呛,那是他曾经参与的一个商业管理的计算器模拟。午餐后我跟他说,你这个故事简直就是当代中国的真实描述,你甚至预测了中国的未来!

商业模拟游戏 (Business simulation games)也叫经济或管理模拟,被美国的商学院广泛用于管理教育,许多大公司也会用来培训员工。游戏从根本上说,是复杂的数学模型,是人工智能的系统, 加上图像和用户界面。它们通过规则系统和算法,来模拟真实世界。参与者的任何决定和执行,都会产生相应的后果和影响。

计算器模拟的商业游戏 (博弈),最早从战争模拟中发展出来,而军事模拟早在50年代末就出现了。各国军事部门常常做沙盘推演,战争模拟,分析并预测战争的胜负,后来也出现如商业大亨、铁路巨头的模拟游戏。当代使用的仿真计算器系统,可以非常逼真、复杂,有的游戏有高达上万种的各项参数(variables),每个参数(变量) 都需要决策者仔细确定,从而做出决策。

雷荷参与的模拟游戏叫“陆地鲨鱼”(Land Shark)。游戏中,学生们分成团队,各团队按规则运用自己的资源,做出商业决定,寻求资源的最佳分配,达成最终目标。经由综合评估,决定哪个团队取得最后胜利。每个团队都要管理一个小社会,社会里有三类人,是三个等级的社会族群,分别称为阿尔法(Alpha)、贝塔(Beta)和伽玛(Gamma); 分别对应着菁英和贵族阶层,中产阶级和社会底层。

三个阶层的人社会地位不同,政治权力和财富不同,投票权也不同。阿尔法阶层的人,每个人有 3票的投票权;贝塔阶层的人,每人有2票的投票权;伽玛阶层的人,每人只有1票的投票权。社会中有很多的(陆地)鲨鱼,需要吃大量的人肉。人们通过各自的权力、地位,和社会交往、谈判、投票,来决定被吃掉的顺序。因为鲨鱼太多,食欲无限,最终,所有的人都会被鲨鱼吃掉。但在游戏结束前,还不是所有的人都被吃光。游戏的规则,就是看哪个团队在规定时间内,被鲨鱼吃掉的人数最少,侥幸活下来的人数最多。不管是哪类,不管是阿尔法、贝塔和伽玛阶层的人,留下了最 多的人,就是胜利。条件是,鲨鱼是必须喂饱的,而食物和水是有限的。

雷荷他们参与的这个案例结果,震惊了他们的管理学教授,因为那种情况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模拟游戏的结局,所有的团队到最后,几乎无一例外,都是“伽玛”先被鲨鱼吃完,最后留下来的,不是“阿尔法”就是“贝塔”。也就是说,平民百姓先被鲨鱼吃掉,最后残余的,都是当官的和贵族。

雷荷团队的结果和一般的结局完全不同:他们是所有的“阿尔法”和“贝塔”都被吃掉了,留下来的只有“伽玛”!就是说,草民们居然成功的超越了上层和菁英,利用较少的资源活了下来。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他们发现了一个系统的漏洞,草民们(伽玛)可以通过系统管理员的日常疏忽,来改变信息的不对称性,这使得投票决定谁先被喂鲨鱼时,每个人的投票都一样!或者说,草民通过打破信息垄断, 找到了取得权力的快捷方式,使自己被喂鲨鱼的机会减少,而菁英的三倍、两倍权力失效,与草民的权力均等。伽玛(草民)的数量众多,最后留下的人数当然最多。

跟雷荷讲,“知道吗?你简直就是在描述当代中国呢!”“陆地鲨鱼”游戏跟中国的相似之处在哪里呢?

中国在中共治下,确实是人分三级、利分九等。这在中共的延安时代就是这样了,“衣分三色、食分五等。”就说中共的特供制度,居然中国百姓还非常麻木、不感到愤怒,这可真是奇怪。在美国,说政府的公仆、服务人民的人,自己吃干净的特供,让纳税人吃污染的食品,这连想都不敢想像,根本就没有可能!

中国的阿尔法,当然是中共的特权阶层和既得利益集团;中国的贝塔,应该是被收买的知识分子和商业菁英;中国的伽玛,当然是普通的百姓。当然,有人也许会用中共特权阶层、城市人、农村人这三类人,当作中国的阿尔法、贝塔、伽玛,这也算行。陆地的鲨鱼,可以说是人类的贪婪和欲望,对物质的追求,也可以说是严酷的、日益恶化的生存环境。

东土的阿尔法——中共大员们,当然希望伽玛们先去喂鲨鱼,不够时贝塔也必须上阵。但雷荷的结局告诉人们,不要高兴太早。权力结构中稍逊一筹的伽玛,如果有办法消除信息的不对称,也像雷荷他们那样找出系统的漏洞,那最早喂鲨鱼的,就很可能不是中国的伽玛,而是中国的阿尔法!那么,什么是中国社会这个游戏系统的可能漏洞呢?不言而喻,互联网翻墙、突破新闻封锁和微信,都是可能的候选。

神韵歌唱表演中有一句,“贫富都一样, 大难无处藏。”其实真是这样,阿尔法、贝塔和伽玛,不管是在虚拟世界还是在真实世界,可能都是一样的,也很可能在一夜之间位置互换、权力对调。对于所有的 人,记着“贫富都一样,大难无处藏”后面的一句,“网开有一面,快快找真相”,可能就没问题了。◇

 

 

 

 

本文转自405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分享到 Facebook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东时间: 2014-12-01 12:19:40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12/2/n4308923.htm谢田-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