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三言两语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57492

謝田: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中共國務院參事對中國經濟局勢提供的妙計,顯示中國經濟局勢危急,而中共的應對手法也會非常卑鄙。
圖為北京的一家銀行外的守衛在值班時玩手機。
 
中共國務院的一位夏姓參事,最近在上海發展 研究基金會和上海市社會科學界聯合舉辦的沙龍上公開演講,稱中國經濟「可能陷入嚴重蕭條」。他指出了中國經濟危機深重的原因,也提出了一些解決和應對的方 案,堪稱數條「錦囊妙計」。但仔細解剖這些妙計,顯示中國經濟局勢非常危急,而中共可能的應對手法,也會相當的卑鄙。
 

中共國務院參事室是「正部級」的國務院直屬機構。數據顯示,參事室早在1949年就設立了,具有「統戰性及諮詢 性」的雙重角色,其職責是「調查研究、建言獻策、諮詢國事」。參事們大多是所謂的民主黨派成員和無黨派人士,也有專家、學者和幹部。現任參事中,許多是文 學作家。這個冠以「參事」的機構不倫不類,居然與中共的中央文史研究館合署辦公;兩面性的職責中,統戰在先諮詢在後,估計高層對其建言也不會太當成事兒。 該演講據說已被官媒刪除,說明其揭示的訊息,可能觸動了官方的軟肋。

財富掠奪規模史上罕見

在夏參事看來, 中國當前的經濟困局、新一輪的經濟周期,從2003年開始;朱鎔基原來的嚴控貸款策略,在胡溫當政後開始放鬆,中共從此大肆放水,貸款規模迅速增長。到 2009年,中國經濟下滑時,中共出臺4萬億的刺激。這4萬億是中央財政的錢,更大量的配套資金由央行提供。

夏參事承認,中共所謂的「擴大消費、增加內需」,根本上子虛烏有。中國居民消費率占GDP的比例,2000年接近一半(46.4%),到2013年就只有GDP的三分之一(34%~35%)。如此快速的、大規模的財富掠奪,是人類歷史上都非常罕見的。

中 共的所謂「戰略目標和任務」,夏參事說,是想辦法擴大消費,改變增長方式。並且,中共在擴大消費上下的「大力氣」之一,是在農村實施新農合和廢除農業稅。 夏氏認為廢除農業稅非常「震撼」,中共御用文人也在大肆鼓噪。這其實是一個謊言,筆者會以後撰文批駁。但即使如此,中國農民的消費沒有增長,居民消費也沒 有增長,因此中國GDP增長「在消費和出口上找出路很難」。所以,投資就成了當局的唯一選項。

房市崩盤必然定勢

但 投資的3個方面:房地產、製造業和基礎設施投資中,製造業投資在中國已經走不下去了,世界工廠在各行各業上都產能過剩;基礎設施建設,在中國主要靠地方政 府投資,但地方債務高風險的問題,已變成全社會的焦點。夏參事說,「有些債權人已經到政府門口靜坐,要求還債,問題很嚴重。」最終,夏參事的錦囊妙計,還 是「房地產投資」。他透露,中國現在每年大量的基礎設施建設,80%用的都是銀行的錢。地方政府是用20%的土地收入,來撬動80%的基礎設施資金,以土 地抵押向銀行融資。

中國房市的崩盤,在這位參事看來,會以幾波進行。第一波,房市價量齊跌,房地產企業資不抵債、破產,導致GDP下 跌。第二波,房企上下游40個行業的投資大幅萎縮,水泥、鋼鐵、玻璃等行業倒閉破產,GDP進一步下跌。第三波,地方GDP下滑,地方政府破產,社會債務 陷入惡性循環,銀行拒絕放貸。第四波,群體事件集中爆發。夏參事沒敢往下說的是,第四波或第五波中,倒下的很可能是中共的政權。

夏參事自己 在今年六月的一篇內部報告中,就指出「房市下跌已成必然定勢」。他承認如果住房銷量下降,房價下降,中國的系統性風險很可能會爆發,「很難保證不爆發」。 既然如此,為什麼他仍然認為投資房地產是讓中國經濟擺脫困境的妙計呢?這位中共的參事、高參、外加統戰工具給出的妙計,在正常社會人們看來,非常陰險和卑 鄙。但這些計謀的最終,很可能被中共高層所用,將百姓的福祉推向無底深淵。

反市場機制的政策

夏參事認為,未來兩年內,中國經濟將陷入嚴重蕭條,而如果中共政府不事先政策干預,這是完全有可能發生的「大概率事件」。所以,「非常時期,需要採取非常的政策。」

中 共在當前的「非常時期」,會採取什麼「非常政策」呢?一個是「堅決穩住整個金融系統的放貸意願和能力」,「央行的政策信號要很明確」。換句話說,指望中共 央行按市場規律辦事,根本是不會實現的願望。再者,改革30年對百姓財富控制上的放寬,可能因中共權力受到威脅,會倒退30年!

第二個「非 常政策」,是一旦市場上出現抵押物大幅貶值的情況,就「宣布採取緊急會計原則」。這是啥意思呢?它是說,中國房地產市場崩盤時,央行會馬上動手,直接入 市,購買將貶值的資產,把價格穩住。所謂「緊急會計原則」,就是不准隨便按照抵押物的原值來要求追加抵押物。這簡直就是反市場機制、反經濟原理、甚至反人 類道德和逆反天理的!中共央行用什麼去買那些即將貶值的房地產呢?把價格穩住又是在維護誰的利益呢?中共一定會用印鈔和通脹來虛假的托起房市,用全民的代 價來維護既得利益者的利益。

夏參事天真的認為,當房價出現「斷崖式爆跌」時,國務院應允許地方政府「用棚戶區改造資金去買房」。這筆「棚戶 區改造資金」的數額是多少,人們還不知曉。但數目如果大到可以用以挽救房市,說明棚戶區的居民、中國的貧困人口還是太多;如果數目不夠大,用這筆錢拯救房 市,無疑杯水車薪。

夏參事一方面建議,提高國有大銀行自主核銷不良貸款的最高限額,並且,資本金不足的,就趕緊增資,由政策性銀行金融機構 來重組。另一方面,亟需資金的民營企業、中小企業得不到貸款,導致高利貸盛行,夏參事建議讓這些民營企業、中小企業「破產一些」,「不能讓這些企業占用資 金」。這其實很卑鄙,他夏大人一面歧視社會就業推手的中小企業,一面用國家的財力來填補高層貪官造成的國企和銀行的虧空!

至於實施地方政府存量債務中不良資產的剝離,這計策既老掉牙,也讓人厭惡。而指望用戶籍改革、把農民變成城市居民,中央財政先補貼,來刺激經濟,更是「何不食肉糜」之類的天方夜譚。

夏參事一直認為,房地產市場不整頓,中國早晚出大事;近兩年他又補充說,整狠了,馬上就出事。這話說得還不太離譜。問題的關鍵是,不管怎麼整、是狠整還是弱整,恐怕都無濟於事、為時已晚。◇

 

 

 

 

 

 

責任編輯:劉菁

本文轉自406期【新紀元週刊】「商管智慧」欄目
想提前看到新紀元更多精彩文章嗎?請訪問新紀元周刊網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