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時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59326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我们的世界,正在丢失中国人的一个传统美德——储蓄、勤俭持家、和量入为出。
图为东西方都流行的、用于教育儿童储蓄的扑满小猪。
 
 
世界各地的人们,许多都忧心忡忡的看着今天人类世界面临的险境:战争威胁频频、经济 滑坡持续;大国以强凌弱、小国委曲求全;捍卫正义无力、邪恶四处张扬;道德下滑迅速、恐怖主义猖獗;外加天灾接二连三、人祸连绵不绝。与政治、外交和军事 上的困境相对应的,是全球经济的疲软和复苏乏力;而经济陷入困境的主因,从希腊到中国,都是政府债的高涨。在政府债的问题上人们应该看得出,政府干预的政 策被频繁滥用,选举出的政客和专制统治者都不约而同的在大肆举债。中国人传统的美德:储蓄、勤俭持家、量入为出,正在被全世界政府所迅速丢失。

谘询 公司麦肯锡(McKinsey)的报告说,自2007年以来,中国的债务增加了三倍,其规模已达GDP的282%,远高于发展中国家,甚至高于美国等发达 经济体。中共不负责任、罔顾民众利益的举措,令人震惊。从全球看来,麦肯锡对47个国家的调查发现,从2007年以来,全球债务已经从57万亿美元增加到 近200万亿美元,增长速度远远超过了经济增长的速度。新增债务的近一半,出现在发展中国家。

美国经济学研究者斯蒂芬‧巴特勒 (Steven Butler)在其最近的一项研究中指出,一股看不见的经济力量正在“侵入”美国,债务的诅咒是一个极大的威胁。虽然美国经济现在仍然一花独放,但世界其 他各国必须解决各自的问题,美国经济才会变得更强。这个看不见的经济力量,他指的是许多国家的通货紧缩。

通缩使得各国央行的政策手段、如减 低利率,变得无法实施。因为,央行如果需要使用降息的方式刺激经济,利率就要低于通胀的水平。而在通缩的情况下,通胀率已经接近于零,降息的工具在数学上 就都是不可能的了。在世界各国挣扎着要刺激经济时,从中国到日本到欧洲,债务水平在大幅度的提高。经济学家雷西‧汉特(Lacy Hunt)指出,“用更多举债的方式去解决债务问题,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希腊财政部长瓦鲁法基思(Yanis Varoufakis)如今在欧洲大名鼎鼎,因为欧洲央行给他吃了一个闭门羹,停止给希腊银行业融资。他在法国和德国也碰了钉子。瓦鲁法基思奉行的经济理念,在治国的实践面前,显得苍白无力。

德国人以刻苦工作和节俭而著称,德国人给希腊开出的条件也令人起敬,他们要求希腊必须恪守上届政府与德国商定的救助条件,包括私有化、裁减公务员、削减退休金、降低工资标准。不改革,就没有救助的金钱。

但陷入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思维和债务恶习的希腊人,似乎目前仍然散漫。新政府不仅不勒紧裤腰带,甚至停止了私有化,提高了最低工资标准,还把已经解雇了的公务员又招了回来!岂有此理,难怪德国人会发火了。

债 务,原本是正常发展的社会里,人们躲避不及的东西。《说文解字》中对“债”字的解释,是“债负也。从人、责,责亦声。”就是说,债务是人的责任。而“责” 呢,是“债”的本字。责,在甲骨文中有朿,用荆条来鞭打,和钱财、表示催债的意思。也就是说,从造字的本义看,祖先都说清楚了:债,是必须用荆条来鞭打 的,来迫使人返还所欠的钱财。

中国人在传统上,从儿童幼年起,就教育孩子们储蓄、存钱、用扑满省钱。扑满也叫钱筒、存钱罐,用来储存硬币, 其意是“满则扑之”(满了就打破)。扑满顶端,传统上只有用于投入硬币的狭长小缝,没有其他出入口。以前用竹子或陶瓷制造,是不能打开的,必须在钱装满了 之后才打碎它,把钱取出来,这可以教育孩子有储蓄的观念,用钱时须慎重考虑。现代的扑满在底部开有小洞,随便就能把钱取出来,已经失去了许多传统意义上的 别有用心。

在西方世界,英语中对应于“扑满”的是“Piggy bank”,原本也是储存东西的容器的意思,古英语中的陶瓷一词“pygg”很接近“pig”(猪),存钱的容器也常常做成小猪的模样,小猪银行就用开 了。意味深长的是,目前在债务问题上陷入困境的希腊,原来是西方世界储蓄概念的鼻祖,西方人最早使用的“扑满”,就是公元2世纪在希腊的殖民地 Priene发现的。

储蓄和节俭的观念的丧失,与政府债务的增加,在双重伤害着人类社会。福布斯2013年的研究发现,世界上储蓄率最高的国家,如果用“国民储蓄总值”“GNS”(gross national savings)来看,中国和中东石油国家们列在一起,都是50%左右。

各 国中卡塔尔的GNS最高,达到59%,这些石油出产国如此高的储蓄率,当然不难理解,因为他们也没有其他资源和工业制成品可以出口,要应付跌宕起伏的油价 和未来的不确定性,他们必须积极储蓄和投资,最大限度的善用现在能赚到的石油美元。但中国和这些中东石油国呆在一起,就不是很自然的事。

中 国的GNS高达50%,这意味着中国政府有足够的本钱和实力去大规模的借贷了吗?当然不是。“国民储蓄总值”(GNS)包括私人储蓄(private savings)和公共储蓄(public savings)两部分。中国的GNS很高,但其中的76%是中国民众给贡献的,而中国的百姓没有其他金融机构可以谋取自己利益的最大化,他们实际上是被 动的给国有银行提供着廉价的资本。

《彭博商周》几年前的调查发现,世界各国中,私人储蓄最高的是中国,中国百姓把年收入的38%存了起来。 相比之下,印度人是34.7%,土耳其是19.5%,瑞士是14.3%,德国是11.7%,英国只有7%,美国更只有3.9%。实际上,福布斯的研究揭 示,中国自1980年代不再提供大规模的社会福利之后,中国百姓就不得不自己存钱,用以支付退休、教育和医疗保健了。

中国民众给国有银行提 供廉价的资本,中国民间的企业却不能分享到从国有银行贷款的便利,因为国有银行的放贷都流向了国有企业、中共既得利益集团控制的企业。更糟糕的是,中国百 姓的高储蓄率被高涨的房价、昂贵的教育开支、和沉重的医疗保健所吞没,而中共在刺激经济中的大举借债,让利润被权贵直接拿走,却让债务负担留在了本来是勤 俭节约的中国人的头上。

困难重重的世界该咋办呢?无他,我们用于教育我们的孩子的,也应该同样用来约束我们自己。开始向扑满里投钱,不要急于打开,回归中华传统,才是人类的必由之路。◇

 

 

 

 

本文转自416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