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謝田  >  三言两语
骑虎难下虎的在朝与在野

6245

图:印度萨蒂扬公司的破灭,按其董事长的话说,是一个典型的骑虎难下虎的例子。
图为萨蒂扬公司的雇员在公司位于海德堡的城市中心购物商场之外

印度萨蒂扬(Satyam)资讯公司的崩溃,令人震惊也令人惋惜。萨蒂扬是印度第四大的科技公司,是全球外包和数据市场的巨人。公司轰然崩塌的原因,是管理高层伪造财务报表,浮报了几十亿美元的资产和现金。东窗事发后,一夜之间,公司的股票就暴跌了九成。

刚开始时,萨蒂扬的创办人和董事长拉卓(Ramalinga Raju)是以低调、防御性的姿态出现的,他只是耽心公司如果显得太弱,会被别人收购去。而要维持强大的假像,他就不断的虚报利润,虚报资产,虚报现金。当公司规模越来越大时,裂缝愈来愈大,虚报规模越来越大,谎言也就越来越大。最后萨蒂扬说有十一亿美元的现金,但真正拥有的不到一亿。按拉卓的话说,诡计最后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

意味深长的是,虽然董事会有顾虑,萨蒂扬还曾试图收购公司创始人创办的两个叫“梅塔斯”(Maytas)的公司,来掩盖公司的资产真相。“梅塔斯”(Maytas)一词,正好是“萨蒂扬”(Satyam)一词反过来书写的。“萨蒂扬”这个词呢,在梵文里是“真”和“真理”的意思。真和真理显然是不能颠倒过来的,公司的行为玷污了这个神圣的名词。

农民的儿子拉卓现在身陷囹圄,但他的坦白交代发人深省,他辞职前的坦诚也令人唏嘘。在拉卓的辞职信中,他承认浮报利润、夸大债权、低估债务,他还生动描述了这些年欺骗时的心态,是时时刻刻“像骑在老虎背上,不知该如何下来,而不被吃掉。”这个“骑虎难下虎”的状态,许多经理人应该是不陌生的,许多世人也是一样。相信世上许多人看到这段描述之后,会有凉飕飕、阴森森的同感,会有“同病相怜”、“休戚与共”的感觉。

笔者当然没有为拉卓开脱的用意,但能承认自己“骑虎难下虎”,这种勇气并不是今天世界上许多人能够拥有的。拉卓自白的积极意义,这种忏悔对今天社会的一个好处,就是让人们知道撒谎、圆谎、和继续坚持谎言的可怕后果。

当年华南虎事件被烘托的沸沸扬扬,众多记者、专家、法律人士卷入其中,热热闹闹的利用“中国特色的言论自由”,毫无益处的争吵了一番。正龙画虎连蝇头小事都算不上,真正“骑虎难下”的,是红朝当政的中共自己。骑虎难下虎的案例在野,萨蒂扬是最新的注脚,但牵扯的资金只有十几亿美元之谱;骑虎难下虎的案例在朝,在中国的问题就要大得多了。从经济真相、失业人口、乃至对内统治,都有无数的例子。

最近外资撤离中国愈演愈烈,重挫依赖出口的中国经济。外企撤离中国的同时,西方银行也开始抛售中资银行的股份。外商和外资的撤离,会同大量民工失业、群体事件层出,引起了中共高层的恐慌。实际上,导致萨蒂扬“世界软件工厂”倒闭的所有因素,正同样作用于“世界工厂”的中国,只不过是在更大的规模之上、以更猛烈的态势在发展。“世界工厂”高能耗、低效率、压低工人成本、毁坏中国环境的真实面目正一步步的展现。

美国银行在脱手建行股份时,巨额抛售,不惜大幅降价,撤离意愿坚决。与其说这是对中资银行前景的担忧,不如说是对中国经济前景清醒分析之后的结果。当局一方面联合商务、外交、公安、和司法等对外资“非正常撤离”进行围追堵截,一方面也“骑虎难下虎”,不得不继续维持多年的谎言,不承认正成为中国社会抗暴导火线的失业潮,正汹涌而来。

当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城镇失业率仅为4%的时候,中国自己的专家终于打破沉默,开始揭露真相。国家统计局“调查失业率”的专家组成员、人民大学教授曾湘泉透露,三年来的“调查失业率”均超过20%,而如果中国的失业调查和国际接轨的话,失业率将超过27%。

对法轮功信仰的镇压,是另一个“骑虎难下虎”的例子。十年下来,中共高层都知道镇压是错的,但都没有纠正错误的勇气。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其“入无生之门”一诗中精准的指出,“骑虎难下虎,人要与神赌;恶者事干绝,堵死自生路。”这人要是真的要与神赌的话,哪有可以侥幸的道理呢?难下虎而且不愿下虎,明眼的人们不难看出,不思悔改、认准了死理的红朝,正头也不回的走在通往阴间的黄泉路上。

中国社会的现状和出现的问题,很多人都觉得难解。不管是社会道德,还是有毒食品,还是激化中的社会矛盾和贫富分化,即使有那么多呼吁“和解”的“智库”、团体在忙活、折腾,谈到具体方案时,人们都一筹莫展,没人知道怎么解决中国的问题。问题棘手的程度也让人们逐渐认识到,没人能够解决这些问题。人解不开,那又怎么办呢?最后可能只好依靠神来给我们找到解脱了。

中国问题难解,在人的层面看,归根结底,是红朝大员和既得利益者“骑虎难下”,放不下面子,死守眼前的利益不放。下不了虎,一则出于自利的考虑,一则出于真相大白后对偿还的恐惧。而要解开这些怨结,需要大善和大忍之心。大善需要以苍生为重,大忍需要放下一己,而这两者看来都是越来越不太可能的了。

“骑虎难下虎”的状态持续下去,就只有象萨蒂扬那样被老虎吃掉了。“难下虎”的时间拖的越长,老虎越饿、越凶,被吞噬的图景就会越惨,过失者的下场就会越发万劫不复。但是,看似简单的道理,还就是有人不明白。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