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校园生活
謝田  >  浮生偶得
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63787

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美国象牙塔内的故事,反应了社会的侧面。图为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校园内的历史建筑兼校长官邸——皮肯斯‧莎丽旧址(Pickens-Salley House)。(SCIWAY)

   罗伯特‧巴茨(Robert E. Botsch)博士是我们学校的政治学教授,也是美国大学教授协会(AAUP)艾肯分会的主席。他的本科是应用数学和物理,读博士时改学政治,从北卡大学 教堂山毕业后就到我们学校任教,至今已经35年了。他是研究美国政治制度、越战和伊拉克战争的专家,今年即将退休。巴茨是学生社团“政治俱乐部”的顾问, 还是校内“民主党俱乐部”和“共和党俱乐部”的顾问;政治立场相对的两党俱乐部都请他当顾问,也蛮有意思。他在退休前,讲了校史中的三个小故事,都让人有 所触动。

   喇叭里的西敏寺钟声

   每天中午12点,校园里都会响起英国西敏寺钟声(Westminster Chime)的音乐。加入校园不久的师生,都不知道音乐来自何方,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声音,因为校园里没有高高的、能发出钟声的塔楼。巴茨的第一个故事,揭开了这个小小的谜团。

   我们的“钟楼”,其实就是一根电线杆顶上的喇叭,也是每天中午为师生播放悠扬的西敏寺钟声音乐来源。其实多年前,曾是能源部萨瓦纳河核武基地承包商 的杜邦公司(DuPont),在合同完成后,准备捐款为校园建个钟楼,作为送给学校的礼物。当鲍勃‧亚历山大(Bob Alexander)校长宣布捐赠决定时,这件事看起来已经木已成舟。但在教授大会上,斯坦利‧瑞奇(Stanley Rich)教授站了起来,用颤巍巍的声音问了个问题:“难道不能用这笔钱做更有教育意义的事吗?”房间瞬时陷入沉默,大家有些不知如何应对。

 

   鲍勃‧亚历山大博士至今仍担任荣誉校长,为学校筹款、规划,他的办公室就在商学院的楼里、我的隔壁。众所周 知,亚历山大是谈判高手,没人在谈新建设项目时,会比他做得更出色。所以,当时没人会质疑校长的项目决策,尤其是来自害羞、轻声细语的数学教授瑞奇嘴里, 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如果别人送你一匹马作礼物,你不会当场掰开马嘴看里面的牙口怎样,或者提其它要求。何况,马夫还是一位意志坚强、情绪激昂的校长。所 以,大家都不知如何是好,出人意料的是,倔强的校长说,那就再想想其它可能性吧。

   就这么一想,校园里缺了钟楼。取而代之的,是杜邦天文馆(DuPont Planetarium)。这些年来,成千上万的学生和市民在美妙的天文馆里参观学习,了解我们小小的世界所在的无限宇宙。巴茨说,每天中午听到电线杆顶 上的喇叭播放的西敏寺钟声音乐录音,他都会想到瑞奇教授,感激他简单、出人意料的问题。

   该做的事和正确的事

   这是巴茨的第二个故事。多年前,一位在学校教书多年的讲师,接受了另外一所学校的终身教职(tenure track position)。讲师是不在终身制上的,亦即只能作为讲师,不会成为终身教授。春季学期时,他告诉系主任他准备离开。后来,校方也知道他要走了。然后 校方告诉他,他的州医疗保险7月1日以后就没了,因为他秋天不会在这里任教。那时,COBRA(编注:针对失业雇员的健康保险)非常昂贵,而他的新雇主的 保险,要到8月中才开始。

   消息传开,教授们慢慢也都知道了这件事,大家都觉得这事有些不妥。这位讲师如果不告诉别人他要走了,而是等到最后一刻才告诉学校,他的保险就不会中 断,他也不用花钱购买COBRA。学校的政策,似乎在惩罚那些做正确的事的人们。有人去问为什么这样,回答是政策就这样,没有办法。

   四月的教授大会上,一位教授提议设个基金,募集捐款,为这位同事支付两个月的COBRA。如果每人捐5美元,保费就解决了。一个星期内,捐款匿名涌进来,许多人捐了超过5美元。钱给了那位要离开的讲师,他也表示感激。在所有的人看来,大家都做了该做的、正确的事。

   但不久后,南卡州政府的政策变了,这位即将离去的同事的健康保险,可以延续到夏天的结尾,他不必购买昂贵的COBRA了。许多人与该讲师取得了联系,建议他把这笔钱捐给学校的一个慈善基金。这似乎是一件该做的、正确的事。

   几天后,讲师给大家电子邮件回覆,说他决定自己留下这笔钱。消息传到全体教授后,大家感到有些愤怒,也有些遗憾。但所有的人都认为,不管这笔钱最后去了哪里,大家当初的捐款,仍然是一件该做的、正确的事。

   又过了几年,一个大家都熟悉的名字,出现在申请学校一个终身制的教授职位的候选人名单里。对这份申请,负责搜寻的遴选委员会(Search Committee),也知道该做的、正确的事是什么。

   感恩和感激

   巴茨的第三个故事,是关于他自己。

   多年前,巴茨还没拿到终身教职时,有天接到电话,是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的代表,要求安排一场演讲会,讨论里根总统的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 人罗伯特‧博克(Robert Bork)。博克是有争议的人物,因为他认为,美国宪法里没有对隐私的保护,并且他曾在尼克松(Richard Nixon)总统的要求下,解雇了水门事件的独立检察官。巴茨认为,大学的作用,就是提供各种观点的开放平台,所以他就安排了讲座,并发出新闻稿,让公众 得以参加。

   几天后,邻城的报纸政治新闻编辑来电,问是否也请了观点对立的演讲者以提供平衡。巴茨回答说,如果编辑想要发声,可以另外安排一个类似的论坛;这次 的论坛是开放性的,学校无需评估每一位在大学里演讲的人,也不需要去提供什么平衡,或必须去找一位观点对立的讲者。当然,对话不欢而散,编辑非常恼怒。

   第二天,该报纸的头条社论即呼吁解雇巴茨教授。巴茨的学生听说,该编辑曾对别人自夸,他能终结巴茨的教授生涯。虽然巴茨当时表面上还是坚持言论自由的重要性,但他也承认,私下里确实担心自己和家人的福祉受到影响,对学校会不会解雇他,感到有些不安。

   随后的教授大会上,校长亚历山大谈及美国大学作为开放性论坛的作用,全体教授通过决议,无异议支持主办讲座。直到今天,巴茨还是很感激同仁的支持。

   当然,我们也很感激巴茨教授的故事。◇

   

   

   

   

   本文转自426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See more at: http://www.epochtimes.com/gb/15/5/4/n4426983.htm#sthash.Wm6VyiRr.dpuf

(2015/05/05 发表)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