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畅游世界
謝田  >  評論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63788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谢田: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美国商业企业目前面临一个在卡迪拉克和罗尔斯-罗伊斯之间选择的难题。图为卡迪拉克和罗罗轿车的标志。

   美国商业和企业界现在遇到了一个难题:他们必须在卡迪拉克(Cadillac)和罗尔斯-罗伊斯(Rolls-Royce)之间做一个抉择。这是怎么回事呢?

   卡迪拉克是美国一个本土的顶级豪华车品牌,通用汽车(GM)旗下,每年能卖15万辆。卡迪拉克也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汽车品牌之一,在美国仅次于通 用的另一个品牌别克(Buick)。卡迪拉克的名字源于它的创始人,这人也是底特律市的奠基者。在美国买辆新的卡迪拉克,视配备而定,要花上4万到9万美 元。

   罗尔斯-罗伊斯(罗罗)则是从英国起家、世界顶级的超豪华品牌。1998年以后,罗罗的品牌和商标被宝马(BMW)收购。罗罗早在1906年就开始 生产,在美国市场,每辆罗尔斯-罗伊斯要花上28万至48万美元才能买下来。目前,中国是美国之后第二大罗罗的市场。美国中产阶级咬咬牙,也能买得起卡迪 拉克;但买罗尔斯-罗伊斯,中、上产阶级都力不从心,要顶级富豪、所谓的1%的人,才能买得起、养得起。这两款车,居然跟企业、法律和宗教搭上了边。

 

   在中西部的印第安纳,保守派输掉了一场重要的战斗——印第安纳州长封杀了一项属于“宗教自由法案” (Religious Freedom bills)的议案。现在他们在重新整装,准备再出发。印第安纳之外,最近乔治亚州参议院也通过了宗教自由法案;同一个月,阿肯色州也有一个。这些法案为 那些按自己信仰行事的人,尤其是企业主、店主,提供了保障。

   乔治亚参院通过的法案,在众院搁了浅。印第安纳、乔治亚的法案,和其他二十几个州的类似法案一样,都源于1993年美国联邦政府的《宗教自由恢复法 案》(Religious Freedom Restoration Act,RFRA)。RFRA于1993年11月由第103届国会通过,被克林顿签署成为法律。法案的起源,是保护人们涉及宗教自由的权益。

   RFRA的主要论据,是“政府不能对个人行使自己的宗教信仰中增加很大负担,即便这种负担的增加是因为大众的一般性考虑。”这些别扭和难解的法律术语的背后,是什么呢?它和美州印第安人的教会和仙人掌有关。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确保自由信仰的权力,最高法院在1960年代就将这解释为政府不能通过任何法律,使人们在行使信仰自由的权力的过程中,会增加负 担。但在1980年代,高法开始允许一些限制宗教活动的条款,只要这些条款是适用于所有人的,而不是仅局限于某些特定的族群。因此,RFRA就被提上了议 程。

   RAFA当然适用于所有的宗教,但最受关注的,是美州印第安人的土著教会。因为政府项目的扩展,波及了印第安人的土地。在印第安人看来,他们崇拜的 土地非常神圣也非常重要。其宗教崇拜仪式通常在特定的地点举行,而这些地点,通常有特殊的含义。印第安人信仰的内涵,加上崇拜仪式中使用的仙人掌,都没有 法律的保护。

   仙人掌(Peyote)怎么被扯进来了呢?食用仙人掌在美洲印第安人中已经有几个世纪的历史,印第安人也在其宗教仪式中食用仙人掌。但在新墨西哥 州,州政府因为两个印第安人雇员在体检中,从其血液中查出来自仙人掌、类似兴奋剂的成分,而拒绝给两人延续健康保险。相关法律通过后,在《宗教自由法案》 修正案中,特别规定了印第安人有权使用、拥有和转运仙人掌!

   1997年,RFRA在一些涉及地方政府的诉讼中,被认定是违宪的,该法律被认定是只在联邦政府一级适用,而不适用于地方政府。也因此,20几个州 分别通过了州内的《宗教自由恢复法案》(SRFRA),以使这个法律适用于各州、市、郡(县)级政府。这也就揭开了保守派和自由派的拉锯,和卡迪拉克和罗 尔斯-罗伊斯的问题。

   保守派人士在推动RFRA时有两个版本:卡迪拉克版和罗尔斯-罗伊斯版(罗罗版)。乔州共和党参议员麦可坤(McKoon)等主张的卡迪拉克版,只 保护公民个人,和个人在信仰自由下的权利;罗罗版则雄心勃勃,扩展为要保护商业和企业的老板,让业主们在运行自己的公司时,也可以行使信仰自由的权力。

   印第安纳州的RFRA,是罗罗版。有趣的是,本来许多保守派团体推动的,是卡迪拉克版的RFRA。但近来共和党在选举中的胜利,使他们更趋向于推动 罗罗版。印第安纳、阿肯色、和亚利桑那议会都通过了罗罗版的RFRA。但亚利桑那的州长否决了他们州的RFRA,阿肯色州长拒绝签署,除非立法者同意把版 本从罗罗版降格到卡迪拉克版!

   同性婚姻在美国越来越多的州变成合法,使保守派人士试图利用RFRA来保护秉持保守理念的个人和业主,使他们可以用RFRA作为依据,可以不用为同 性恋者提供服务。新墨西哥州一家照相馆,业主是基督徒,他们不愿意为一对同性结婚的人提供服务,因而被起诉。他们试图用RFRA为自己辩护,但没有成功, 导致保守派人士推动罗罗版的RFRA。

   去年最高法院判决,业主可以依据RFRA拒绝为其员工提供包含避孕的医保计划。这个判决是保守派的胜利,也使他们更有信心推动罗罗版。当然,自由派认为,即使是卡迪拉克版,也是“歧视性的”。

   商业企业的目的,本来是为了赚钱、经营、发展。但是身不由己,业主们都不得不面对社会法律的抉择。看来,这也是末世末劫时期,社会乱象的一部分。

   美国社会的自由派和保守派、左派和右派,其实双方都清楚的知道,按目前的趋势继续下去,同性婚姻之后,下一步是什么?也许会是人和机器人“结婚”, 甚至人和动物“结婚”……到最后,“人”,作为传统意义上的人和家庭的概念,将不复存在!推动这个趋势的人们,也许会达到其目标;反对这个趋势的人们,知 道人类会离传统渐行渐远。不错,社会是在变迁,人的观念也在改变。但是,我们在向什么方向转变呢?人需要仔细思考这个问题,及其社会后果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