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評論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63790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谢田: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IMF的特别提款权,其实不值很多钱,但中共现在还得不到。图为IMF位于美国华盛顿的总部。

   中国经济陷入深重危机、金融一片乱象之际,中共官方在密切关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这个月关于特别提款权(SDR)的讨论。今年(2015 年)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SDR货币的定值每五年一次评估的时刻,今年的评估又加入了对中国的人民币加入SDR的讨论。五月,IMF理事会将对此进行初步 讨论,讨论的最终结果,将于今年11月揭晓。

   中共对“人民币”期望,可用两个成语比喻,“扶不起的阿斗”和“恨铁不成钢”。中国的经济规模,好歹成了世界老二,但这个数字对内糊弄糊弄百姓、粉 饰太平、为政权涂脂抹粉还可以,对外则底气不足,没有那么多信心。上星期参加卡特中心一个中国问题研讨会,几个西方专家屡次提及的话题,就是中共为什么非 常“不自信”,对自己非常“没信心”。单纯的老美认为,中国经济大幅增长,军事上也舞刀弄枪的,为什么还那么忧心忡忡、心神不安?

   人民币是“扶不起的阿斗”,是因为中共既不敢放开对人民币的控制,也不敢让人民币在国际上自由流通。人民币的国际化,是中共想做但又不敢做的事。中 国经济的规模也许超过了日本,更可能早就超过了英国,但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则远远不如日元,更远不及英镑。对人民币“恨铁不成钢”,也是同样的原因。想让 “阿斗”硬朗一些,为自己长长脸,在中共看来,IMF的特别提款权可能是个快捷方式。

 

   IMF特别提款权(SDR)究竟是个什么宝贝呢?所谓的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SDR),是IMF于1969年创设的一种储备资产和记帐单位。实际上,它更接近与西方的银行对企业和个人提供的信用额度(Line of Credit)。SDR的用处是,它是IMF分配给会员国的一种使用资金的权力。会员国的国际收支出现逆差时,可用SDR向基金组织指定的其他会员国换取 外汇,以偿付逆差。它还可与黄金一样充当国际储备,所以有“纸黄金”之称。但说到底,它只是一种记帐单位,不是真正的货币,使用时也必须先换成其他货币才 能用。它仅仅是一种权力,不能直接用于贸易支付。它被称为“特别提款权”(SDR),是因为IMF成员还有一般性的“普通提款权”(General Drawing Rights,GDR)。SDR呢,是GDR的一种补充。

   本来,中国作为IMF的成员国,已在IMF里有自己的份额,并且份额也在持续增加。所以,正如IMF总裁拉加德所说,IMF和中国一样有兴趣将人民 币纳入IMF储备货币的篮子。这不是个是否纳入的问题,而是何时纳入的问题。但阻碍人民币加入SDR的最大障碍,是人民币尚未完全实现可“自由兑换”。

   IMF协议的条款中,要求SDR货币“在国际交易中广泛使用”,“在外汇市场上广泛交易”。对这个要求怎么解释,一直有些争议。亲中共的人辩解说 “自由使用”不等同于“自由兑换”,所以IMF应适当放宽要求。的确,“自由使用”不等于“自由兑换”,但如不能真正的“自由兑换”,又怎么可能真正的 “自由使用”呢?

   美国在IMF的议题上拥有一票否决权,而美国政府的态度也非常明确。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表示,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的时间不需要谈,强调 IMF的标准必须达到。“虽然人民币自由化已经取得进展,但仍需进一步自由化和改革”。美方要求中共完成人民币自由化的进程,包括资本帐户自由化、汇率机 制市场化、利率自由化,及强化金融监管。

   日本的立场,与美国一致。但英国对人民币纳入SDR持支持态度,这是英国人的狡猾之处,因为伦敦在争取做为人民币离岸交易的中心,而不愿放过任何增 强伦敦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举措。在筹建亚投行(AIIB)的问题上,英国也抛弃了盟友美国,率先宣布加入中共主导的亚投行。

   人民币如果纳入IMF的SDR,对中共至少有三个好处。第一,因为SDR在政治上的象征性意义,它有助于增加中共政权的合法性;第二,符合SDR而 对资本项目放宽,会有利于深化中国的金融改革;第三,SDR的正面形象,有利于吸引更多的外国投资。所以,中共国务院总理和央行行长近来多次表示中国加入 SDR的“愿景”。中共央行行长更表示,中国争取年内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

   IMF要求加入SDR货币篮子的货币符合两个标准:一是这个国家在全球贸易中有足够影响力;二是货币在国际交易中可以自由使用。中国符合第一个标 准,但不符合第二个标准。中共历来的做法,是人为的操控人民币的币值,操纵汇率,以此获取贸易优势。基于贸易优势获得的顺差,使中共得以大量囤积外汇储 备,现在已达到3万多亿美元。

   中共怎么可能放弃对人民币的控制呢?放松对人民币的控制,就是放松对金融的控制,也就放弃了对中国经济的控制,实际上也就宣布了放弃对政权的控制。这是中共万万不会做到的。

   滑稽的是,中共一直在明里、暗里攻击以美国为首的世界经济、贸易和金融体系,并试图改变这个体系,甚至不惜另起炉灶、自立山头。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 亚投行,就是最新的一例。但SDR本身,本来就是要用以支持布雷顿森林体系(Bretton Woods)的固定汇率制度的。中共要积极加入SDR,其实是支持布雷顿森林体系,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但SDR说白了,其实没有那么大的意义,中国在囤积了那么多外汇储备之后,也不特别需要SDR的额外资金,来填补贸易的逆差。中国的国际贸易,大部分时间是顺差。所以呢,IMF的SDR对中国来说,只是个国际面子工程,不是很值钱。

   美国坚持在SDR问题上中共必须达标,这对中共来说是一个难题,但其实对中国的老百姓和中小型企业、私人企业,是大有好处的。因为,一旦人民币在美 国和外界的压力下,中共不得不逐渐予以开放,人民币的汇率和利率由市场决定,人民币又可以自由兑换,真正受益的,会是中国的普通百姓;利益受损的,只是中 国的特权阶层。所以说,在SDR的问题上,美国其实又帮了中国百姓一把。◇

   

   

   

   本文转自429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See more at: http://www.epochtimes.com/gb/15/5/25/n4442515.htm#sthash.w5BoMvjd.dpuf

(2015/05/25 发表)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