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時評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63792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中 国网站上的一条微博称,中共的全国政协委员王平建向中共的党中央建议,要取消录取农村小孩上大学的资格,也不鼓励农村小孩上大学。她认为,“农村孩子身上 有很多的坏毛病,农村孩子上大学,城市孩子会被影响,这样城市孩子也会变坏。所以,中央必须采取行政手段禁止农村小孩上大学……农村人身上的很多坏毛病, 任何一个有文化的城里人都忍受不了。

   微博博主“教您做好女人”认为,王平建才是“中国最贱的女人,该拉出去枪毙,太无耻了。”“有这样一个无耻的女人,你能容忍吗?这应该不可以被称为 人吧?”另外一些网友则质问到,“农村的孩子怎么了?哪里招惹你了?农村是穷,但有志气的还有很多。现在很多大老板基本都是农村孩子,都吃过城里打工的 苦。当一个全国政协委员提出这个提议时,我作为一个农村孩子,真心的心酸。”

   这些网友之所以心酸,还是因为他们对红朝没有真正的认识,对红朝还抱有许多幻想,对中共破坏中国传统文化和人类文明的力度,还没有清醒的认识。其 实,如果从中共一贯的做法和行之已久的政策来看,人们不得不说,取消录取农村小孩上大学的资格,在中共的系统里看,其实并不是那么的出格。仔细想想,农村 小孩上小学的资格,其实都不是真正具有的,何况大学呢?君不见,在城市打工的农民工们,他们的孩子,有就地上城市里的小学的权利吗?没有。如果从上小学时 开始,中国部分民众的教育权利就受到了侵犯,这些孩子上大学的权利再次被侵犯,就不是那么难以想像的事了。

   最初听到这个中共政协委员的建议,还不太敢相信,不相信居然有中共的上层人物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说出如此反传统、反文明、反人类的话来。但在网上搜索,发现了更多的关于这个人的讯息,把它们都联系起来,才确认网上微博所称,真的是所言不虚。

   这个名叫“王平建”的中共政协委员,名字其实是误传了,她的真实姓名是“王平”,籍贯是中国贵州,担任全国政协委员和北京中华民族博物馆的馆长。早 在2011年3月,她就语出惊人,说不要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当时就引发中国民众的热议。但媒体在报导她的时候,曾经将其名字误传为“王平建”。这样, “王平建”这个名字就将错就错、一直沿用下来了。

 

   据说,四年前,王平建参加政协小组讨论,与北大教授李庆云就中国城镇化的问题展开了交锋,当时她说,“我们也不要鼓励农村的孩子去上大学,因为一旦农村孩子读了大学,就回不到自己的家乡,回不去家乡就是一个悲剧。”

   王平建的逻辑是,农村大学生回不到自己的家乡,回不去自己的家乡就是悲剧。“原因”在于,现在大学生找工作并不容易,农村孩子上了大学也可能连工作 都找不着。而且,上大学是要很大费用的,往往一个家有一个大学生就“返贫”了。并且,大学生进城以后,就不回农村了。所以,一边是就业难,一边是自己不愿 回农村,就干脆不去上大学更好。

   想想看,两千年前,先贤孔夫子就有“有教无类”的格言,两千年后的中国大地,居然连这个标准都达不到,还会有这样的“政协委员”,居高堂之高,出此下而下之的言谈。真是令孔夫子地下有知,会痛哭流涕。

   其实,中共政协委员居然敢这样说话,敢于公然的歧视和污衊部分中国民众,在于中共其实在过去一个甲子之间,一直在公然的歧视和压迫中国的民众。从对 农民的歧视、把他们拴在土地之上,到万恶的户口制度,到数度歧视、迫害中国知识分子、民主人士,到连续迫害中国的佛法修炼者、基督教徒、天主教徒和藏传佛 教徒,红朝的政策和行为,其实是一贯如此、由来已久的。在这样的政策、社会背景之下,出现这个政协委员的奇谈怪论,就根本不算什么。在这个政协委员愚蠢而 又荒谬的言论之后,人们应该看到一部更加不公平、更加无公义、更加邪恶的专制机器在运转之中。

   这些天来,在宝岛台湾演讲、游历,与一位从中国大陆来到美国的中国学者同行。跟这位学者聊天,他说起他曾经在1980年代从中国去加拿大留学。该学 者当时是中国政府的公务员,因为中国政府当时希望提高政府“管理”的水平,就在公务员中选拔了一批优秀的年轻人,把他们送到加拿大的多伦多大学学习工商企 业管理,进了所谓的“高级经营管理专训班”,相当于EMBA的行政工商管理硕士班。在他的班上,除了他们这些经过考试选拔的学生之外,还有很多中共高干的 子女,如某某部长的女儿,某某副总理的公子,某某政协主席的儿子等等。这些红二代,也不怎么仔细听课,经常的逃课,还动不动在学期中回国休假,或到美国、 加拿大各地去游玩。所到之处,都有地方的官员和外交官们全程陪同。中共国在教育的权力、教育的福利和教育制度上,从来就没有跟国人公平过……。

   转眼间六四又要到了。在台湾期间,跟台湾的朋友和一般民众聊天,人们不由得谈及一年前的台湾太阳花学运。这场学生运动对中华民国在台湾的政府、台湾 民众和台湾社会的影响和冲击,比我们从海外了解的,要大得多、深刻得多。并且,太阳花运动的后续效应,至今还在台湾社会持续产生影响。对比两岸,六四都快 过去三十年了,苦难的中国人啊,还有几个三十年可以承受的呢?◇

   

   

   本文转自431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See more at: http://www.epochtimes.com/gb/15/6/8/n4453215.htm#sthash.3qI5B6kV.dpuf

(2015/06/08 发表)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