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畅游世界
謝田  >  浮生偶得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63977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第445期2015/09/10)

?"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令人感觸頗深。 圖為朱浤源教授(左)與筆者在中研院內的胡適 故居外合影。

文 _ 謝田 _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

John M. Olin Palmetto Professor in Business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三度訪問臺灣的觀感中,與金門鋼刀的火藥背景相對的,是幽靜而又具有震撼力的中央研究院。同行的夏業良博士與朱浤源教授和陳慈玉博士有約,筆者也正好順道一起去拜訪,參觀大名鼎鼎、慕名已久的「Academia Sinica」——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


去臺灣旅行的大陸人,都不願意錯過臺北的故宮博物院。其實,參觀中央研究院也是很好的主意。當然,你可能需要受到邀請才能進入這個象牙塔之內。中研院內有 好幾個博物館、紀念館、紀念公園,包括嶺南藝術博物館、歷史哲學所博物館、胡適公園、吳大猷紀念館、傅斯年紀念室等等,都非常值得一看。中研院內的餐廳都 很不錯,中式和西式的餐廳各有一個,菜式精美。去中餐廳就餐時,主人風趣的告訴我們,那些一個個穿著便裝、貌不驚人、甚至看起來很不起眼的就餐老人們,千 萬別小瞧了人家,他們動輒都是某領域的專家、世界級的研究泰斗。

中央研究院於1927年由國民政府在南京設立,1928年研究院獨立於中華民國大學院,成為獨立的研究機關,蔡元培為首任院長。抗戰之前,中央研究院就有 10個研究所,處於京、滬兩地。1949年播遷來臺,及時撤遷者只有歷史語言與數學兩個研究所。1954年中研院在臺灣南港現址興建院區。在臺灣期間,胡 適、王世杰、錢思亮、吳大猷、李遠哲等先後任院長之職,現任院長為翁啟惠院士。

臺北市的南港區,位於臺北市大都會區的東部,處於都市區的邊緣,再往東就是山區了。這裡非常的幽靜,山清水秀,實在是做學問的好地方。我和夏教授都對此深 有同感,對這個寶島上的象牙塔讚賞不已。但據接待我們的主人說,如果大學校園算作象牙塔的話,那中研院這裡簡直就是象牙塔裡的象牙塔,思想不淨、定力不夠 的人,恐怕很難在這裡度過一生。這真是很好。中國大陸的中科院和社科院,從學術環境和學術風氣上來說,不知是否可有一比。

作為中華民國的最高學術研究機關,中研院的宗旨是一、開展人文及科學研究,二、指導、聯絡及獎勵學術研究,三、培養高級學術研究人才。來自大陸的學人會驚 奇的發現,這些有一百年傳統的宗旨,才是真正做學術研究的方向,這些宗旨到今天還在沿用,並且,其中沒有任何政黨、政權和政治的色彩。能夠獨立的在象牙塔 內做基礎性的研究,恐怕是中國大陸的科學家們,包括自然科學家和社會科學家們,都夢寐以求的事。

接待我們的主人是朱浤源教授和陳慈玉博士。朱教授是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的研究員,與朱先生相識、會談,是一件非常令人愉快的事情。他有學者的儒雅和修 行人的沉穩,在就讀臺灣大學政治系研究生的時候,他就考上了外交官,後來再考上博士班之後,又從外交部非洲司辭職,去英國劍橋大學留學,再回到近代史所研 究。

陳慈玉博士是日本東京大學的博士,近代史研究所的研究員,專精近代中國經濟史和臺灣經濟史。對中國近代的茶業和機械繅絲工業,都有很深刻的研究。她的許多 研究,對經濟學者和商業學者都很有借鑒意義。比如說,在20世紀初,中國絲綢女工的生產力,與歐美和日本等先進國家相比,都毫不遜色。那時,中國女工每人 一年的繅絲量是54-82公斤,而當時在歐洲的意大利,是57公斤,在非常發達的日本,是69公斤。從這些歷史資料不難發現,中共歪曲歷史的教科書中的什 麼「舊中國」一窮二白、非常落後,是中共拯救了中國經濟等謊言,是多麼的不值一駁。

作為歷史學者,從陳慈玉博士的言談中不難看出她悲天憫人的情懷。她的專著《近代中國的機械繅絲工業》,出版在1989年的六四之際,在序言中,她就深情表 達了對慘絕人寰的天安門屠殺的關切。在經濟研究所,我們還有幸拜見彭信坤博士,他是賓州費城賓夕法尼亞大學畢業的,目前是經濟所的特聘研究員。

流連在中研院幽靜的園區中,不免讓人產生依依不捨的情懷。離開之前,朱浤源教授誠懇而自信的對我們說,如果你們想了解真正的臺灣,真正的中華民國,你們一 定要看看臺北的區公所,一定要去看看,非常好。我們好奇的問,區公所是何方神聖,怎麼會有那麼好呢?是真的嗎?去哪間區公所看呢?他說,任何一間都行,真 是非常的好。

學術界的人,一般不太會用這麼肯定和篤信的口吻說話,那既然我們非常尊敬的朱浤源教授如此這般說法,我和夏教授說,那我們一定要去看看。回旅館後,我就開 始找附近的中山區區公所,把路線圖都研究好了,準備好好拜訪一下。但因為行程安排的衝突,突然去不了了,不得不趕赴下一個約會,心裡頗為懊惱,惋惜可能會 失去了解臺灣的機會。那成想,就在下一個約會的地點,在等待的時候,朋友告訴我說,你旁邊就是一個區公所,是松山區的區公所!這簡直太好了,真是踏破鐵鞋 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都令人感觸頗深。圖為筆者與臺北市松山區公所的政府官員合影。

拜訪松山區區公所,真是不虛此行。從接待的官員的敬業、效率、奉公和專業的態度上看,正是世界級的城市居民的公務員。看到他們詳盡和貼心的服務項目 和服務態度,簡直會讓人嫉妒臺北的市民。筆者忽然意識到,北京中南海正門裡的那塊「為人民服務」的影壁,該換個地方了。臺灣的區公所,才是真正「為人民服 務」的地方!換句話說,為人民服務的臺灣版,才是正版、正道和正規的。

中共退出歷史舞臺、中華大地得以復興之時,已經指日可待。大陸的「小腳偵緝隊」、中共的「街道委員會」、「城管」們,肯定會隨著中共的滅亡而消亡。而中國 城市最基本的單位、每個城市最基礎的纖維,應該如何運作呢?天地神明已經在自由的世界,藉由深具智慧的華人,建立好了現成的範本。 ◇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