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其它
謝田  >  時評
熔断机制加剧中国股市颓势

64550

熔断机制加剧中国股市颓势

熔断机制可能加剧中国股市的颓势。图为今年1月中国北京的一家证券公司内部。(Getty Images)

 

新年的第一周中国股市两天四次熔断,让“熔断”成为一个新的网路热词,中国百姓也都再次被训练成为金融业的行家和高手。什么是熔断呢?中国股市的熔断机制又是如何运作的?为什么中国股市的熔断机制仓促上阵,而又迅速的败下阵来?在中国大陆,他山之石不但不可以攻玉,他山之玉也攻不下什么石头了。

 

中国的熔断机制反而刺激抛售

所 谓的“熔断”,就是Circuit Breaker,或者电路断路器。120年前,汤玛斯‧爱迪生发明了电路断路器。30年前,美国前财政部长尼古拉斯‧布雷迪(Nicholas Brady)发明了股市熔断机制。针对中国的熔断,布雷迪说:“他们完全错了,他们需要一套恰当反映其市场的熔断机制。”分析家认为,中国的熔断机制不但 没有起到让投资者冷静下来、交易更加理性的目的,反而刺激了抛售,使中国股市的状况迅速恶化。恐慌之中,当投资者们觉得熔断可能发生之际,他们争先恐后的逃离市场,加速了股价的下跌和熔断的到来。上海证交所仅持续了29分钟的交易,创造了中国股市25年历史上的“奇迹”。

分 析家和投资者认为,中国的熔断机制不切实际,阈值太低。因为中国设定的系统规定,如股市涨跌幅超过5%,股市暂停交易15分钟;倘若涨跌幅超过7%,则全 天停止交易。美国股市的波动比中国小,熔断阈值却高出中国很多(达20%)。中国是不是加大熔断的阈值,比如说提到10%、15%或20%,就可以恢复这 个机制呢?中共当局现在恐怕还没有这个胆量和自信,他们对中国股市的健康状况,恐怕有外人所不知道的诊断。

朱镕基前秘书李剑阁发文指大陆股 市监会部门管理混乱,人才大量流失。外界也传证监会主席肖钢有可能因为主推熔断机制而受到拷问,处境不妙。据说,中国证监会的官员告诉《华尔街日报》,肖 钢受到了“极大的压力”。肖钢所倡导的熔断机制,用意原本是为了阻止中国股市直线下坠,但却起到了相反的作用。人们应该怎么看证监会在中国股市管理中扮演 的角色和起到的作用呢?其实,笔者颇为肖钢受到的非难感到不公,看来在红朝为官,的确很难。美国股市下滑,甚或股市崩盘,不会看到奥巴马总统去传讯美国证 监会(SEC)的主席,不会出现行政部门对专业的监管机构随意发难。在正常国家,一个外行的总统非但不会去质疑专业机构的总监,而是会向专业机构的总监谘 询、求教,询问是否有可以扭转乾坤的高招!

中国股市是政治斗争的延续

在中国,经济和政治密切相关。去年股灾的 时候,中共当局指责有“恶意做空”的势力。这个说法其实非常的滑稽。什么是“恶意做空”呢?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善意做空”的人吗?做空的人们,就是预计 股市要下跌,并且,下跌的愈多,他们获利的空间越大。如果预计股市下跌的人们都是“恶意”的,那么,可以算得上是“善良”的人们,就只能预计中国股市只能 上升、不能下跌?难道世界上还有这样只升不跌的股市?其实,红朝如果认为预计股市下跌、做空的人都是恶意的,而且中国股市只会上升,他们就不断做“多 头”、预计股市上升好了。还可以给予“恶意做空”的恶人们以金钱上的打击!

消息人士表示,大陆股市再度暴跌,是政治斗争的继续,是习近平对 手的疯狂反扑。不错,中国年初股市的大跌,的确可能有政治的因素。因为中共高层的内部恶斗是如此的尖锐,两派的政治权力之争,注定会牵扯经济利益之争,而 江派累计几十年的经济利益沉淀,在性命攸关之际,必定会投入股市、房市、债市、汇市,和任何能够发挥作用的地方。对习李一方来说,铲除江派的政治势力的关 键部分,应当是铲除其经济和金融的实力。这种内部钱财上的恶斗,倒是颇为具有“恶意”和“敌意”的。

2016年首周人民币大幅贬值,这仅仅 是好戏的开始。中共当局似乎是在试水,在做他们自己的压力测试,看看如果放宽人民币浮动的区间,市场的反应会是什么样的。或者,从人民币离岸市场的价格变 动,也可以看得出人民币真正币值的走向。为何人民币贬值不断呢?官方也可能因为要测试而在主动引导。尤其是,中国承诺的加入IMF一篮子货币的最后期限在 今年10月,在期限到来之前,人民币如果不能更加灵活和接近市场动态,中国一篮子货币的梦想恐怕都很难实现。

熔断机制的引进和在中国的实 验,现在看来是一次失败的试验。不仅如此,熔断机制的进场和退场,还很有可能加剧中国股市的颓势。因为有了熔断的机制,当局就不会更主动的去修正系统性的 错误,去解决体制上的问题,而是会依赖于一次次依靠机制的保护,而不出现大的崩盘。但是,是不是不设置熔断机制,或者,像现今那样,无限期终止熔断机制, 就会万事大吉、高枕无忧了呢?也不是的。

电路如果没有熔断机制,可能不会经常断电了,但会孕育着更大的电力灾难、火灾和电网故障。这次中国 的熔断机制仓促上马,又突然下马,正如中共社会制度下的许多事物一样。一放就乱,一抓就死。中国股市的痼疾,不是一个简单的熔断机制就能解决的。熔断机制 在,当局尚且惴惴不安;熔断机制不在,当局依然会惶惶不可终日。

中国股市数度暴跌之际,习近平的“首席经济智囊”刘鹤发声,批评金融监管不 力,称大陆正处于金融风险易发、多发期,此举意味深长。刘在文章中承认,中国每一次的金融危机,都意味着政府与市场关系的严重失调;每一次危机都意味着金 融监管的失败。中共的金融监管“不长牙齿”,只说不做,在利益面前监管机构的口头警告不过是纸上谈兵,才是最大的问题。而改变这种不公平、对国企有利、对 既得利益集团有利、对小股民伤害极大的局面,现在看来,熔断机制存在与否,都已经不重要。中国股市的颓废,已经不可避免。要走出颓废的局面,却不改变中国 的政治格局和分配结构,则是完全没有可能的。

 

 

(小标为编者所下)◇

责任编辑:刘菁

本文转自第464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