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時評
中科院院士怎么能那样呼吁

65525
中科院院士怎么能那样呼吁

   中科院院士怎么能那样呼吁

   中科院院士卑躬屈膝、自我设限,是知识界的悲哀。图为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的LAMOST(大天区面积多目标光纤光谱天文望远镜)望远镜。(中科院国家天文台)

   三十年前,在北京大学攻读硕士时,同寝室的一位同学考上了中科院下属的一个机构,好像是中科院铀矿所或地化所吧。夏天没事儿的时候,我们从燕园骑自 行车去看他,去了中科院的研究生院。大家聊聊在大学和在国家专门的科研机构读研究生的区别,还蛮有意思。当时,在大学读研究生的,读完了还有个找工作的挑 战,在中科院读研究生,毕业后好像直接就在那工作,没有寻找就业机会的问题。所以,我们都觉得这家伙挺厉害,一举两得,这仁兄看来也踌躇滿志、心满意足。 那时, 我们都把中科院当作中国科学的最高殿堂,那里的研究生导师、研究员,当然也是最优秀的国家科技栋梁。后来,读研第三年就来到了美国,也没涉及到毕业和在中 国就业的问题。日前一则涉及中科院院士的新闻,不禁让人想起30年前的光景,也想起一年前访问台湾中研院的情景。

   北京5月底召开了一个“三合一”科技大会,会上,中科院院士呼吁当局对科研工作者不搞网络封锁。会后78名院士联名上书,要求解禁网络封锁。从《中 国科学报》的披露看,这次中国知识分子对中共集体“发难”,也是小心翼翼、非常谨慎的。首先,是一名“头发花白的院士”发言,请求给搞科研的人“一点特殊 方便”。然后,会场沉默了一秒钟,突然掌声四起。另一院士接过来,说在没有比较和认识的情况下,“想世界领先非常困难”。然后,在场院士交头接耳,此起彼 伏,会场也沸腾了。看来,中国知识界实在是受不了了,也不再怕中共了,也许他们良心发现、正气上升,敢于豁出去了。

   但略微令人遗憾的,是这些院士的这句话:“屏蔽国外互联网可以,但我们搞科学研究的,是否可以网开一面,让我们可以通过互联网看国外的最新学术信息?我们保证不看海外的反动消息。”

 

   堂堂中国科学的最高殿堂,连区区的上个互联网、这个全世界其他国家3岁孩子都可以自由自在做的事,却做不 到!这算是什么一个国家?逼着院士说“屏蔽国外互联网可以”,是一种什么样的奴役手法?让院士们“保证不看海外的反动消息”,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灵控制和 精神摧残?

   中国科学院(中科院)在中国大陆,相当于在台湾的中华民国的中央研究院(中研院)。去年夏天,有幸去参访中研院。如果说,中研院的院士们跟蔡英文政府乞求,要求能够访问外国的互联网网站,人们一定认为这些人是疯了。

   说起来,国民政府1927年在南京创立的中研院,应该是大陆中科院的前身。当然,说前身也不太准确,因为现在是两者并存,中研院一直存在,目前还在 台湾运作。但从法统上看,中科院是后来的,也继承了中研院的部分遗产。但对学术研究来说最重要的遗产——学术自由,却在中共治下没能继承下来。逼中科院院 士卑躬屈膝、乞求恶党开恩,就说明了这一点。

   在中科院这个机构里,最高职务者不是中科院院长,而是党组书记。院长和副院长的任命,也是由党组实施的。虽然虚伪的中共会让一名科学家担任党组书记 兼院长,但不是科学家出身、没有科研资历的中共党干、党棍,作为中科院党组副书记,却占着副院长的位置,还是所谓“正部长级”的。

   正常社会的公司和机构网站,如果是双语或多语种的,各语种表达的应该是同一个意思、同一宗旨、同一目的。中共政权不同,中科院的中文网站上,“党 建”(中共的党的建设)赫然在目,中共把自己的私利和控制小心隐藏在科学的殿堂。中科院的英文网站上,中共的私货就不敢见人了。

   当年在前苏联,科学也被苏联共产党给政治化了,出现了李森科事件这一悲剧。20世纪初,因为孟德尔学说的复兴,摩尔根(T.H.Morgan)等人 在遗传学领域有了前瞻性的发现。有政治靠山的李森科垄断了苏联生物学界,使苏联分子生物学和遗传学的研究大大落伍,失去了两代人的生物学家。另一位俄国生 物学家巴甫洛夫的故事也很有趣,因为他相当成功,得过诺贝尔奖,没受到苏共的过度干预。虽然巴甫洛夫公然指责共产主义,公开表明马克思主义是错的,也没受 到迫害。当然,声名在外的巴甫洛夫算是幸运的了。

   反观中国的科学家们,让这些白发苍苍、成就卓著的老科学家、院士们斯文扫地,变成毫无尊严的乞丐一般,向一个残暴成性、谎言连篇的邪恶政权乞求最普 通、最基本、最简单的“知”的权利!还要画地自限,做什么荒唐的“保证”。苍茫宇宙之间、开天辟地以来,从来没有过如此的荒唐和邪恶。

   什么是“反动消息”呢?对科学研究来说,没有“反动”的讯息。回顾历史,中共当年把心理学研究也当成“反动”的了,因为是形而上学的东西,威胁了无 神论的洗脑;镇压法轮功之际,中共把气功和人体科学的研究,这个当今世界最超常、最前沿的研究领域,也加以政治化、被当作“反动”的禁区了。

   中共封网的目的,哈佛的研究已经发现,封锁法轮功、三退是第一位的,封锁民主、六四、西藏、台独等讯息,反而是第二位的。这可是意味深长,值得每一 个中国人仔细考虑。按中共的逻辑,因为涉及法轮大法的佛法修炼,人体科学、气功、特异功能等超常现象,是“反动”的,中国人不能接触、不能研究。但是,世 界各国学者却正在深入研究,法轮大法的修炼,已经走入美国大学的课堂。这样下去,虽然法轮功源自中国,但国人却接触不到,中国岂不又要落后了吗?研究政治 学的 人,不知道三退的讯息,如果刻意忽略这个社会趋向,那还搞什么研究呢?不研究也罢。

   最让人痛心疾首的,是堂堂的中科院院士,居然要卑躬屈膝、自我羞辱式的向中共呼吁松绑开恩,真是太可悲、太恐怖了,这是中国知识界的耻辱和悲哀。中 科院院士怎么能那样呼吁呢?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屏蔽国外互联网可以”、“保证不看什么什么”呀。如果知识界都不能摆脱中共的心灵控制和精神摧残,百姓的 希望在哪呢?所幸,对这个令学者们斯文扫地、自我作践的专制集团,人们已经没那么惧怕了;“三合一”大会上院士的呐喊,标志着中国新纪元和新希望的诞生。 ◇

   

   本文转自483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