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畅游世界
謝田  >  時評
瑞士的实验和地球人的实验

65526
瑞士的实验和地球人的实验

   瑞士的实验和地球人的实验

   瑞士的实验结束了,地球人的实验也即将收场。图为苏黎士一博物馆内部。(Getty Images)

   830万值得尊敬的瑞士人,今年夏天给全世界再度做出榜样,证实他们是优秀的、值得推崇的、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不受诱骗、在魔鬼的引诱之下不被蛊惑、能够以清晰的头脑明辨是非。瑞士人清醒的知道,钱,是从哪里来的;钱,也不会无中生有的从天上掉下来。

   今年六月,瑞士公投以压倒性多数(76.9%),否决了“无条件基本收入”的设想。按照该构想,每个瑞士人都应无条件获得每月2,500瑞士法郎 (2,560美元)的收入。这种“天上掉馅饼”的福利,被瑞士人拒绝。此前,提高最低工资、延长法定带薪假,也都先后被瑞士人否决。

   “无条件基本收入”的提案是咖啡店老板丹尼尔‧海尼(Daniel Haeni)等提出的,这是一项社会实验方案。他们的理由是,未来很多工作会由自动化取代,瑞士人若想活得有尊严,并投身于无薪的公众服务,政府每月应每 人发放2,500瑞士法郎,未成年人可得到625法郎。这种基本收入,理论上要取代现有的养老金、失业金及其他社会福利补助金。

 

   这个充满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想的提案,有强烈的左翼色彩。他们假定在基本收入保障下,多数人会继续工作。 工作不再是迫于生存压力,而是因为人们自身的意愿。但瑞士政府、议会、包括左翼和右翼的政党,都反对这一方案。因为该计划每年的花费高达2,000亿瑞士 法郎,政府根本没有这些钱,而必须减少投资、增加税金,来满足资金缺口。瑞士圣加仑大学的研究者发现,靠取消养老金、失业金及其他社会福利补助金,无法为 每位公民每月发放2,500法郎。财政缺口每年有 1,500亿瑞士法郎。如用增税来填补,增值税最高将达到50%!“无条件基本收入”这样的空头保障,注定不会持续太久,渐渐的,许多人将不愿再工作,社 会生产下跌将不可避免,那时悔之晚矣。日内瓦高等研究所经济学教授维普洛兹(Charles Wyplosz)说的好,“如果让人们不劳而获,他们就什么也不做。”

   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为什么在这样崇尚自由、维护人权的国度,会有这么大的一股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潮?

   瑞士人从历史上看,从1815年以来,就没有卷入过国际性的战火。瑞士人虽然大部分人都说德语,但他们国家的认同并不是因为种族或语言,而是基于共 同的历史背景、联邦主义的理念和直接民主的政治理念。还有,瑞士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人均收入和人均GDP都在6万(购买力平价)到7.8万美元之 间,按 理说应该没有让共产主义产生的土壤。瑞士政府的透明度,公民自由权,生活质量,经济竞争性和人类发展水平,都居世界前列。

   瑞士曾经被法国占领,后来俄国和奥地利与法国争雄、入侵瑞士,瑞士人拒绝与法国人合作,拿破仑只好把瑞士政客聚在一起,签订和解协议,使瑞士得到了 主权完整。1815年欧洲列强同意永远尊重瑞士的中立国地位后,瑞士还打了一场内战(1847年),内战时间不长,不到一个月,死伤不到一百人,并且这些 伤亡多 半是由友军开火击中的。智慧的瑞士人从心里和社会角度,认识到内战的危害,和团结起来、共御欧洲列强外侮的必要。从那时起,瑞士人不管是天主教徒还是新教 徒,不管是保守派还是自由派,都认识到如果把经济和宗教利益结合起来,团结一致,对所有的人都是最好的选择。

   后来,欧洲各国打得你死我活、起义此起彼伏之际,瑞士学了美国模式,起草了自己的联邦宪法,让中央政府有一定的权力,也让各州保持自己的权力。有趣的是,瑞士宪法规定,宪法本身可以完全重写,而不是像美国宪法那样只能一点点修正。

   瑞士26个州不管大小,地位平等。大州(苏黎世)有120万人,小州只有1万5千。人们都对瑞士的全民皆兵都感兴趣,它确实很有趣。三分之一的瑞士 人家里 有枪,大部分是民兵枪支,由政府发的。但是,虽然政府给发枪,但却不给子弹。这也蛮令人费解,等到打仗、需要保家卫国时才发子弹,是不是有些太晚?

   这次瑞士公投得以进行,受惠于瑞士的直接民主制度。如果瑞士公民在100天之内找到5万人签名,就可以挑战议会通过的法律,要求全民公决。公决时, 只要有简单多数(50%加1票),人们就可以接受或拒绝联邦的法律。而只要在18个月内有10万人签名,就可以对宪法修正举行全国公投。人民力量之大、之 直接, 令许多国家望尘莫及。

   瑞士手表世界驰名,但瑞士经济的主体——制造业,其实以特种化工产品、健康和药物及科研仪器出名。如果看看瑞士的联邦预算,会发现630亿瑞士法郎 的预算,占了GDP的11%,如果加上各州政府的预算,政府开支就占了GDP的34%。政府收入的主要来源是增值税和直接联邦税,政府支出的主要去向,则 是社会福利。社会福利和财税支出1990年占35%,到2010年就占了48%!这些,就是瑞士人拒绝天上掉馅饼的根据。

   其实,世界各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潮正随着经济的滑坡,逐步侵袭人们的头脑。芬兰去年提案,计划从2017年起,每月发800欧元,以取代其他 福利。 荷兰也有类似的实验,从1月起每月发放给成人900欧元。和芬兰不同的是,乌得勒支计划由荷兰政府和乌得勒支大学(Universiteit Utrecht)共同进行,看民众是否会因坐领月薪而变懒散,不愿就业,还是能寻找自己真正喜爱的工作、更关心公共事务。美国大选中,自称“社会主义者” 的桑德斯,在民主党候选人的争战中过关斩将,锋芒毕露,也是同一思潮的反应。

   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思潮及社会实践的源头,三十年前人们可以说是前苏联。但今天,矛头就必须指向世界上唯一的、恶果仅存的共产国家——中共治下的中国。瑞士、荷兰、芬兰的实验不新鲜,地球人已经实验过了,也饱尝痛苦的代价,那就是共产主义的实验。

   瑞士人的实验结束了,还好所费无几;地球人的实验也即将收场,但代价高昂。为什么人类需要付出千万条生命的代价,一次次进行实验?这,需要全体地球人用良知,来仔细思考;用良心,来小心回答。◇

   

   

   本文转自484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2016/06/21 发表)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