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時評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下)

65702

谢田: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下)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这跟中共的末日疯狂有关。图为重庆歌乐山。66年前,中国政府在此处 决了300名中共叛乱人士。(Getty Images)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这跟中共的末日疯狂有关。图为重庆歌乐山。66年前,中国政府在此处 决了300名中共叛乱人士。(Getty Images)

中国共产党对外联络部(中联部)今年十月在重庆主办了一个“2016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会上有人提出,“全球治理,中国是老师还是学生?”中共代表表示,当前中共要“积极参与全球治理”。好一个“积极参与全球治理”!这可真是太滑稽了,什么是痴人说梦呢?在灭顶之灾即将来临的时刻,居然还有人做梦要去治理世界!如果看看金正恩的狂妄,再看看中共人士的狂想,就不难看出共产党人共有的奇怪特征。 中共清楚的知道世界各国对“中共积极参与全球治理”的态度。从百年前苏联共产主义势力全球渗透开始,世界各国就对共产主义严加防范、围追堵截,誓言铲除共产主义的一切苗头。中共在印度支那半岛的渗透企图,受到巨大挫折,连带丧失了无数印尼华人、东南亚华人的性命。如今,作为“硕果仅存”的三、四个共产国家之一,中共对自身所处在的危机境地应该有清醒的认识。其实,人们不需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中共剩下来的几个共产小伙伴,现在马上就会凋零殆尽了:古巴与美国解冻,民间往来和投资逐步展开;越南与美国合作,欢迎美国力量进入南海;朝鲜金正恩已是国际弃儿,其首都很可能明天就被美韩特种兵接管。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自身难保,马上会被全世界范围的去共产主义化运动所吞没,他们还真有什么心思去做什么子虚乌有的“对话”、“参与”、“全球治理”吗?其走夜路吹口哨、给自家壮胆的心态暴露无遗。

拥共文人呓语说,中共国好像有双重身份,一方面作为学生,要向西方国家学习社会治理的经验;另一方面是“老师”,很多发展中国家要向中国学习发展经验。中国的确是在向西方学习,但不是一个很好的学生,有些偏科。中共国只希望学技术、学科学,这跟百年前的洋务运动没什么两样。中共跟腐朽的满清王朝一样,不愿学习西方真正的、好的东西,包括社会治理的优秀经验。美国学者认为,美国根本不害怕中共偷取美国的先进技术,因为即使偷走了,美国还会开发出更新、更好的技术。美国在最先进的军事技术、制造业技术、计算机技术方面长期领先世界至少一代、甚至几代,就是美国能够长期维持技术先进性的最好例证。美国真正“害怕”中国的,学者们认为,是中共“偷去”美国的宪法和国家制度,治理社会的软实力和软技术,因为只有那样,才会真正释放出中国人民巨大的智慧、能力和潜力,那才是中国会令世界震惊的巨大优势。但恰恰是中共,在拒绝西方的政治和社会治理的菁华之处。中共治下的中国,不能算得上是合格的学生。

中共作为“老师”,更是无从谈起。有多少“发展中国家要向中国学习发展经验”呢?朝鲜显然不要学,也不屑去学。越南学了半天,发现中共没什么秘诀,只有跟美国开放市场、引进资金和技术等不算秘诀的秘诀。所以,越南共产党人开始直接跟美国接触、向美国靠拢。唯一跟中国比较近、学了很多中国“经验”的国家,大概是南美的委内瑞拉。但现在委内瑞拉的经济已经崩溃,中国的巨额投资已经泡汤,看着这样的“学生”,赖著自己帐的差等生,中共不知做何感想,哪里还有为人师表的勇气。

中共非常知道借外国人的口,给自己涂脂抹粉的便利。许多外国人的无耻,比最无耻的中共文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即便如此,中共对外国人的话,还是选择性的听,选择性的内销给中国百姓。比如英国前能源与气候变化大臣、前工党领袖埃德‧米利班德(Edward Samuel “Ed”Miliband)的话,“中国需要学习的就是必须将增长的成果公平分配,否则的话,社会矛盾就会日积月累,最终爆发。”中共文人所做的,是对这样的警告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以为这样中国的贫富差距、社会矛盾,就会有一天自己就不见了。

米利班德其实已经戳穿了中共的“巧妙之处”,亦即中共国小心的在自由化和保护主义之间游走,平衡两种政策。中国在旧的、核心的产业上选择过渡性的保护主义政策,而新兴产业则实行一定程度的自由化。这种平衡的过程,是以邻为壑、自私自利的。这也是为什么中共对川普可能上台,以及如果川普上台之后美国的新经济政策高度紧张的原因。

中共文人还说,中国应对危机的措施“优于西方”。因为从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体所采取的措施主要有两种:中国的“供给侧改革”与西方的“需求侧改革”。那么,哪一种是比较优越的呢?这要看研究者是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说话。站在中共既得利益集团的角度说话,中共学人的结论必然是中国现正推行的“供给侧改革”比较好,因为这样可以继续让国企、垄断集团、官营企业、中共的钱囊的管理者们,继续有利可图,而中国广大的民众、那些在需求侧薄弱、购买力被削弱的人们,是得不到好处的。西方的“需求侧改革”,采用量化宽松的贷币政策,辅以财政刺激,直接受惠的,正是西方的普通民众。

至于中共文人所说的,“中国金融监管不必追求英美模式”,就更显示出其走火入魔的特性了。中国金融体系最大的弊端,是学习英美模式的力度不够,只学习了英美模式中资本运行的表面机制,但没有学到英美金融市场中监管、监督、透明等基于基本人权和民众权力的措施。从目前的状况看,中共既得利益集团也没有意愿去真正学习这些监管机制,因为他们不愿意放弃已经轻易得到的利益。这时,红朝文人日渐走火入魔式的忽悠,正好符合了中共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也就能在中国文坛和学术界,恣意横行、大行其事了。这真是中国百姓的悲哀。

总而言之,中共的御用文人、学者为何日渐走火入魔呢?他们的出现和歪理的横行,其实跟中共的末日疯狂有关。幕后的主子进入末日的内斗、崩溃前的互掐、日渐疯狂之际,活跃于表面的傀儡和玩偶,自然越发疯狂,越发得意;但前台的卖力表演,也正显示出了背后力量的变动、消长和存亡。◇

 

 

责任编辑:刘菁

本文转自第504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www.epochweekly.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