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時評
中国的经济可不可能被唱衰

65754

谢田:中国的经济可不可能被唱衰

中国的经济可不可能被唱衰呢?当然可能。图为美国经济的枢纽--联邦政府财政部。(Getty Images)

中国的经济可不可能被唱衰呢?当然可能。图为美国经济的枢纽--联邦政府财政部。(Getty Images)

中国网络媒体上近来有些奇谈怪论,谈论中国经济为何“唱不衰”。这些作者们辩说,中国经济增长10多年后,有人开始唱衰中国经济,但许多年来无论唱衰如何高调,中国经济也没有“按时衰退”。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当然不是,这其实是一个承不承认中国经济已经陷入衰退,如何看待历史上的衰退,以及怎么看待经济的周期律的问题。 中国经济让中共赚足了、捞足了争取合法性的红利,但支撑中国经济发展的动力,实际上是中国民众的高储蓄率,西方对中国的投资和技术转让,中国农民的含辛茹苦,中国农民工的任劳任怨,中共没有节制的政府信用和债务扩张,和中共在经济上的高度集权。它们通过透支中国人民的未来,在为既得利益集团捞取巨额的利益,并把债务危机的负担,用通胀转嫁给了全中国的百姓。这样的畸形发展模式,不是能不能被唱衰的问题,而是何时才能终结这样的经济掠夺的问题。

即便是唱衰中共经济,能不能做到呢?当然是能做得到的了,不然,就没人会担心这个问题了。四面楚歌时,霸王项羽的强大军队,就是被“唱衰”的,因为信心没了,战斗意志没了。朝鲜为什么那么害怕韩国民众放传单气球?就是因为害怕听到唱衰朝鲜共产政权的歌声。唱衰,为什么能做得到呢?这是因为,现代经济是建立在信心和信用的基础上的,从期货、信用、信心、到市场预期,都是这样。如果唱衰之声四起,全民丧失信心,认为没希望了,不去投资,不去开业,不去累积存货,经济自然就垮了。

金融衍生物市场,更是在“唱衰”一个国家的金融和经济。不然的话,他们就没生意了。他们是否能够成功的“唱衰”呢?如果看做空的规模就知道,太可以了,并且很有利可图。全球金融市场做空的合约,随时都在500万亿美元之谱。500万亿是什么概念呢?这是美国每年GDP的30倍!李嘉诚离开中国房市,也是在“唱衰”,并且,他是在“唱荣”炒上去了之后,才开始唱衰的。

如果经济是可以被“唱衰”的,那么,中国经济会是例外吗?会永远唱不衰?显然不是。所以,中国经济究竟是唱的衰还是唱不衰,关键是其体质有多么弱,听见唱衰的哀歌之际,有没有摆脱心理障碍的能力。再者,这其实是一个怎么看待历史上的衰退,以及看待经济的周期律的问题。

对于经济的荣衰,历史经济学家们提出了无数的理论,试图描述、预测经济的荣衰周期。但直到如今,还没有一个完全准确的理论,可以预计下一次美国、中国,或世界的经济衰退。有一点是肯定的,所有的经济,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一定会在某个时期、某个场合、某个条件下,或多或少的进入衰退,这是肯定的。说中国经济不会衰退,“唱不衰”,那就是梦呓了。

经济学家在用线性回归,或者其他方程、模式描述和预测经济周期时,几乎把所有的可能性、所有的变量,都加入了模式中,试图寻找能解释和预测的独立变量。这样,人们就可以准确预测下一次衰退的来临。为此,他们考察了许多东西,包括太阳黑子!其实,笔者还是很欣赏这个将经济周期与太阳黑子联系起来的模式的,因为这至少从一个角度,在验证中国古人告诉我们的、“天人合一”的理念!

经济或商业的周期,就是一连串的增长(expansions)和萎缩(contractions),而解释和预测这些周期性的理论,有的很古老,有的很新,并且,不断有新理论被提出来。

康得拉季耶夫周期(Kondratiev Cycle)是俄国经济学家尼古拉•康得拉季耶夫(Nikolai Dmitriyevich Kondratiev)提出的,他的新经济政策理论(NEP)在前苏联倡导发展私人小企业和自由企业制度。他最著名的理论,就是预测西方资本主义经济有长达50-60年的成长和衰退的周期。这个长波的周期,是由技术创新的速度决定的。他的模式可以预测价格、利率、贸易、煤炭、钢铁产量等参数。

奥地利出生的美国政治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的周期理论,也是围绕着50-60年为一个周期的。而这些经济荣衰的周期,都围绕着一连串的技术创新而发生。熊彼特担任过奥地利的财政部长,后来成为哈佛大学的教授。

相比之下,约瑟夫‧金奇(Joseph Kitchin)预测的经济周期,就短的多,只有40个月,也就是三年多一点儿!当然,这对生产和流通效率非常高的美国市场最适用,对发展中国家市场,因为基础设施的瓶颈,可能市场反应没那么快,那样周期就可能会长一些。

克莱门特‧朱格拉(Clément Juglar,1819-1905)是法国医生和统计学家,他可能是最早提出经济周期律的人之一。他从固定资产投资来看经济发展和衰退,认为经济有7-11年的周期。此外,还有17.6年的周期律,由阿特‧卡希(Art Cashin)所倡导;罗伯特‧皮尔斯(Robert Peels)的12-18个月的周期;和威廉‧杰文斯(William Jevons)的11年周期律。也就是说,这些学者提出的经济周期,长的60年,短的3年,大多在7到17年之间。

中共国的经济,从中共大约60多年的历史看,才刚刚够得上康得拉季耶夫和熊彼特的一个周期,实在是不足为训,也没什么惊奇的。说中共国的经济唱不衰,是糊弄人的呓语。但如果仔细看,即便在中共60多年的历史上,其经济的荣衰,已经有好几个周期了,有的中共不承认,有的羞羞答答的承认,如此而已。中国经济的周期,没有跑出威廉‧杰文斯和克莱门特‧朱格拉的定律,基本上是10年左右一次的折腾、起伏、荣衰。因为如果从中共1949年建政开始,50年代大跃进导致经济破灭,文革后国民经济崩溃,“改革开放”后价格闯关,90年代金融危机,到今天产能过剩、泡沫膨胀、借贷过度和经济停滞,基本上也是每10年到17年,中国经济就会陷入困境、进入衰退。

所以呢,下次中共的无良文人、智囊智库、中宣部的五毛们再说什么中国经济“唱不衰”时,还是把历史上的衰退都厘清了,再忽悠国人不迟。◇

 

 

 

责任编辑:刘菁

本文转自505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www.epochweekly.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