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時評
川普成行--世界的战略转向

65805

谢田:川普成行--世界的战略转向

川普总统之路成行,除了意味着美国在道义上的归正,中国转型的希望,还意味着世界的战略转向。图为当选总统和副总统川普及彭斯在新泽西的川普高尔夫俱乐部。川普过渡团队在此甄选新政府官员。(Getty Images)

川普总统之路成行,除了意味着美国在道义上的归正,中国转型的希望,还意味着世界的战略转向。图为当选总统和副总统川普及彭斯在新泽西的川普高尔夫俱乐部。川普过渡团队在此甄选新政府官员。

川普总统之路成行,除了意味着美国在道义上的归正,中国转型的希望开始浮现,也意味着世界的战略转向。川普当选是中国的机遇,但不是中共的机遇,而是敲响了中共的丧钟。川普的外交政策和经济政策联合夹击,对大陆的政治、外交、经济、社会、和地缘政治,都会产生极大的冲击。中共因经济上的崩溃而垮台,黯然退出历史舞台,不管是由于顶层的设计和实施,还是因为底层自发的颜色革命,都很可期待。而川普的经济政策和贸易政策,将对世界经济产生巨大的冲击,并且,川普时代的美国和后中共时期的中国,在东西方的互动、竞争和合作之下,会在结束了共产主义的因素和伊斯兰恐怖主义因素的新世界里,推动人类社会的战略转向。

静观川普习近平两个人,虽然一个是自由社会的领袖,世界第一强国的总统;一个是共产党末代的管家,世界最大国家的首领,两人有着完全不同的人生经历和社会背景,可以说是人类社会的两极。但他们两人其实有很大的共性,一个是他们都高度的务实,另一个是他们都坚定的保守。

川普反对政治虚伪、政治正确,蔑视美国政党政治的既得利益集团和建制派,追求回归美国传统的、保守的社会形态,大力借用保守派先驱人物、前总统里根的策略和口号,在任用人才方面更是让美国民众和世界人民眼前一亮,叹为观止;习近平因为历史原因和所经历过的社会背景,看破了中共内部腐朽和没落的本质,其反腐的口号和行为种种,戳破中共官员邪淫魔乱的画皮,透露出其务实的本性和对保守主义的倾向。

中国有令人厌恶的毛左,美国有被美国人民抛弃的左派,人类世界有激进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残余。在目前风云变幻的条件下,美国右转趋向保守,中国从高层开始向右转,世界也在排除、清除共产主义的势力。川普政府时期,美国对中国的经济新政策,会加速习李清洗江派、夺回金融和国企控制权的努力,会协助中国完成解体中共、重建自由国家。当今世界的两个龙头老大,都在向右转,向正确的方向转。美国夹带其巨大的软实力,以其在文化、艺术、科技、教育、政治、社会治理方面的先进理论、经验和实践,影响了世界文化,美国在道义上的归正,加上中国社会的转变,会带来人类世界的战略新方向,世界的转向,已然形成。

保守主义(Conservatism)作为一种政治哲学和社会哲学,是当今人类亟需的治国理念。保守主义推崇和捍卫传统的社会文化、社会文明和社会机制。保守主义者反对现代派的观点,寻求回归人类善良和纯真的本性。保守主义这个术语最早出现,是源于1818年的查特奥布里安(Francois-Renede Chateaubriand),他在波旁恢复期间试图扭转法国大革命的政策。

保守主义有不同的形式,包括自由保守主义(Liberal conservatism)、保守的自由主义(Conservative liberalism)、财政保守主义(Fiscal conservatism)、国家和传统保守主义(National and traditional conservatism)、文化和社会保守主义(Cultural and social conservatism)、宗教保守主义(Religious conservatism)、进步保守主义(Progressive conservatism)、甚至专制保守主义(Authoritarian conservatism)。从目前的观察看,川普似乎是属于自由保守主义、财政保守主义、文化和社会保守主义、国家和传统保守主义,和宗教保守主义;习近平似乎是属于财政保守主义、国家和传统保守主义、文化和社会保守主义,及专制保守主义。两个人在财政、国家和传统,及文化和社会保守主义方面,有许多的共性。

美国的保守主义传统,根植于美国大革命。历史学家施耐德(Gregory Schneider)发现,美国保守主义者们有共同的特性:尊重传统,支持共和,支持法制,支持基督教,并且在现代主义文化和极权政府试图挑战西方文明时,给予有力反击。人们不难看出,川普大选的胜利,说明美国民众保守主义的理念重新的、强有力的抬头,人们试图尊重传统的价值观念,支持法制和基督教教义,捍卫西方文明。财政保守主义(Fiscal conservatism)的经济理念,是谨慎对待政府支出和政府的债务水平,美国大革命的支持者、18世纪的爱尔兰政治家博克(Edmund Burke)就指出,政府根本就没有权力去大举借债,然后把债务转嫁到纳税人身上。

美国保守主义人士认为,政府应该集中关注国家的道德问题和社会问题,他们反对政府去帮助穷人、监管经济,或保护环境。因为帮助穷人的政策会鼓励人们的依赖性,而减低他们自力更生的能力。川普的国家保守主义理念,显然是他诸多移民政策的背后原因。从1950年代开始,美国的保守主义理念就都是与共和党联系起来的。2009年开始的茶党运动,也体现了美国的保守主义思潮。茶党的主要观点是坚守宪法,减低税收,反对政府介入医疗健保。

苏联解体后的二十年,中东欧立即调转方向,试图回归欧洲。世界版图重心虽然日益向太平洋倾斜,但仍然以大西洋为核心。北大西洋沿岸的美国和西欧国家是世界秩序的制定者,虽然俄罗斯和中共一直试图在破坏这种制订世界秩序的安排,但从来没有能够如愿。

相反,一旦美国出现什么转机和趋势,最终一定会影响到中国和俄国。总之,对川普新政心里戚戚然、忐忑不安的,是美国的左派、社会主义者,和建制派的顽固分子;对中国面临川普新政会受到的影响忐忑不安的,是中国的左派、毛左、和江系既得利益集团。川普总统之路成行后的后续效应,将会促成中国的改变,调节与俄国的互动,进而以保守主义回潮的方式,影响全世界各国。◇

 

 

 

责任编辑:刘菁

本文转自第508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