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時評
川普的利益冲突也史无前例

65820

谢田:川普的利益冲突也史无前例

川普当选史无前例,川普面临的利益冲突也史无前例。图为川普一家在华盛顿川普国际酒店的开幕式 上剪彩。该酒店据称是川普最大的利益冲突点。(Getty Images)

川普当选史无前例,川普面临的利益冲突也史无前例。图为川普一家在华盛顿川普国际酒店的开幕式 上剪彩。该酒店据称是川普最大的利益冲突点。

川普当选总统,是美国历史上史无前例的事。川普任职后将面临的挑战,相信也会是这样。这个毫无政治背景的准总统上台之前,言行已经吸引了全美国、乃至全世界的目光,使奥巴马最后50天的总统生涯黯淡无光。美国人民惊喜的看到,川普还没有坐在白宫里,他的经济政策已经在奥巴马眼皮底下实施了。离就职还有一个多月,川普和彭斯已经与全球暖气及空调制造巨头开利公司(Carrier)达成协议,让后者取消把工厂迁至墨西哥的计划,留在印第安纳,为这个州保留了1100个工作机会。

 

当然,开利这么快的接受川普的建议,与开利的母公司、联合技术公司(United Technologies)有关。目前美国政府及军方采购占联合技术公司560亿美元年收入的10%,产品包括为F-35联合战机提供的发动机。对川普过渡团队与开利公司达成协议持保留态度的人认为,这一行动可能为美国企业开启先例,为了留在美国,这些企业可能向政府要求丰厚的减税待遇,这有一个利益分配的问题。

但川普上台前,他遇到的更大、甚至最大的问题,是他自己的利益冲突的问题。在谷歌查询“川普、利益冲突”,可以得到超过1,200万个搜索结果。虽然川普还未上任,潜在的利益冲突,已经摆在了川普及其团队的面前。并且,这个问题,舆论界普遍认为,也是史无前例的。

所谓的利益冲突(Conflict of interest, COI),是指一个人或组织卷入了多种利益的状态之中,可能是金钱上的利益,也可能是其他利益,其中的个人或组织,可能会因此导致其在动机或决策方面有腐败变质、谋求私利的行为发生。

在涉及政府权力和个人利益时,利益冲突问题的本质,是当事人有“利益”或“权益”在身,而这些“利益”或“权益”与政府或者大众的利益,可能是对立和冲突的。因为当事人是政府官员,有特定的权力,在行使这些权力时,就面对自己的利益与政府(公众)的利益相对立的问题。

川普已经正式表示,他会退出商界。但他会怎么退呢?把他在川普集团(Trump Organization)的资产拥有权、管理权全部转给子女、净身出户?即便这样,因为他的子女从竞选时期开始,就已经卷入了川普的政治决策,甚至可能在未来进入川普内阁。因此,即使川普的财产全部转给子女,仍然存在利益冲突的可能,因为他的子女们,会轻易的进入国际外交,其子女的房地产公司,完全可能因为川普与外国政客的联系,从而在房地产投资上获益。

川普集团宣布说,川普就任总统期间,其公司的管理将由川普的两个儿子和女儿接手。但即使这样,仍然不能完全回避利益冲突。川普集团的酒店和高尔夫球场遍布世界,外国领导人和商界领袖如果在这些旅馆逗留、在这些高尔夫球场打球,然后他们再去与川普商谈国事,就会有利益的冲突。不仅如此,在涉及房地产开发、土地买卖转让、建设许可等许多需要外国政府批准的项目上,川普作为总统能施加的压力,可能成为子女公司的商业优势。

川普公司的投资中,至少有一亿美元是外国银行贷给的,包括超过5千万美元的5笔贷款,这些银行正面临美国政府监管机构的审查。而监管机构的首脑,又是川普任命的。川普披露的资料显示,他有从11个不同金融机构的16笔贷款,总额超过3亿美元。川普的祖先来自德国,他也很愿意与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打交道,德意志银行为川普的国家高尔夫球场提供了1.25亿美元,为在华盛顿DC的川普国际酒店提供了1.7亿美元的信用额度(L/C)。还有,许多贷款是由川普个人、私人担保的,川普退出了,贷款怎么办呢?颇有些麻烦。

川普最大的利益冲突点,是川普集团在华盛顿的川普国际酒店。这家豪华酒店原来是美国政府的旧邮局。川普集团投标得到邮局的使用权,可以再经营“川普国际酒店”60年。但问题是,川普集团的租约是与联邦政府总务局(General Services Administration)签署的,而总务局的主管,又是由川普管辖、任命的。也就是说,川普既是总务局的房客,又是总务局的上司,利益冲突会由此而生。

能不能连川普的子女们也退出川普集团?把整个川普家族和集团的全部资产都转入一个全权信托(Blind Trust),亦即川普家族对信托的所有运作全部都一无所知?这也许可能做到,但有些不太现实,对川普的子女们也不公正,似乎剥夺了他们的财产权,而他们还不一定是政府职员。反正呢,不过怎么说,美国人民选择了川普,也继承了川普家族这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美国以前也有富豪当总统的先例,实际上,最有钱的美国前总统,其财富按今天的美元计算,首任总统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的净资产是5亿美元,汤玛斯‧杰佛逊(Thomas Jefferson)有2亿,26任的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有1亿多。最穷的美国总统杜鲁门(Harry S. Truman),只有不到今天的100万美元。奥巴马总统出身不富裕,但现在有500万的身价,主要是写书赚的钱。

川普数十亿美元的身价,为什么会造成这么多的利益冲突呢?主要是因为资本和投资的国际性,川普在很多外国银行都借了钱,而这些外国银行都在美国有据点和运作。川普在20几个国家有房地产投资,许多投资都是与当地的政府部门密切合作的产物。

我们世界的理,是相生相克。川普给美国带来了希望,也带来了考验美国人民智慧的时刻,这也是对民主制度的考验。如果真的要彻底解决利益冲突的问题,就要从利益者的根本地位上着手,但这其实会撼动整个私有制、私有产权制度和民主制度的基础。

也许,人类最好的办法,最后的出路,是中国古时的圣贤制度,由圣人治世。圣人者,道德至上,没有余财,不会在国外有财产,也不会有利益冲突。他们会按天理行事,按宇宙法则治国,带领人民回归道德至上的社会。川普治下,美国会走上一条新的道路,一条保守、传统、强大自我的路线;但会不会更深入和彻底的改变,引领人类社会走向更传统、达到圣人之治的境界?看来还是未知之数。◇

 

 

责任编辑:刘菁

本文转自第509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