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其它
謝田  >  時評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中)

66115

谢田: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中)

美国不是已成失败的国家,而是正在拨乱反正、重新走向伟大的国家。图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参加美国 共和党费城会议之后,走下海军陆战队一号直升飞机,返回白宫。(Getty Images)

美国不是已成失败的国家,而是正在拨乱反正、重新走向伟大的国家。图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参加美国 共和党费城会议之后,走下海军陆战队一号直升飞机,返回白宫。(Getty Images)

美国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弗里曼‧斯伯格里国际问题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吉弘‧弗朗西斯‧福山(Yoshihiro Francis Fukuyama)博士最近在英国《展望杂志》(2017年1月号)上发表的题为〈美国已成为失败国家〉(America: the failed state)的文章,没有能够洞察美国社会最新的民意走向,而是从主流社会、知识菁英的角度出发,做出了悲观和不甚准确的判断。

福山博士所担忧的,“较西方的经济失败更为严重的是,随之而来的不公正感变得愈发强烈。”也是没有充足的根据的。中国古代文献、孔子的《论语》中有一段名言:“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民众的“患不均”,通常是不公正感的来源。但美国民众的“不公正感”,也许是由于收入差距的加大,和财富的相对集中;但美国民众对“不公正”产生的根源的理解,是普遍认同特朗普(Donald Trump,又译川普)的经济和贸易的理念。美国人民的确在“患寡”,但他们没有那么“患不均”,他们没有中国人普遍具有的仇富、嫉妒和羡慕之类的社会情感,美国社会也没有中国社会存在的制度上的不公、机会上的不均等,和特权阶层对政治、经济、军事地位的全面垄断和把持。美国的富人不是红二代,也不是官二代,美国也没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土壤。

在美国的经济和美国的利益受到不公正贸易伙伴国家侵蚀的时候,美国民众只是借用特朗普阵营的嘴,说出了他们压抑已久的、对经济现实的不满。美国人民不接受非法移民随意入侵,美国劳工不接受自己的工作机会流失到海外,美国纳税人不接受因为工作的流失、自己必须过度承担失业人口的救济,这就是特朗普的“让美国再度强大”的口号为什么深入人心,为什么特朗普得以当选的重要原因。

美国作为自由企业制度(free enterprise system)立国、保护私有产权、鼓励创新创业的国家,经济上达到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的繁荣,但这从来不是因为“均贫富”的政策在起作用,而恰恰是由于这个体制给人们创造了向上提升自己的机会,创造了制造新财富、共同富裕的机会。这样的社会的成功,机会均等,机会放开,才是社会发展的驱动力,而不是由于收入均等,或者财富均等这些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理念。美国民众和世界其他国家的民众一样,对实施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中国、俄国(前苏联)等出现的共产党专制暴政、共产党人攫取财富、社会贫富不均、财富高度分化,都有目共睹。美国这次大选中,公然宣扬社会主义理念的民主党候选人桑德斯被选民们无情抛弃,就足以清楚的说明了美国社会民心的所向。

福山所指的“奥巴马时代见证了中国依某种计量方式终结了美国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地位”,是一个有趣的命题。但问题的关键所在,恰恰就是这个中共用以欺骗世界的“某种计量方式”。这个计量方式,已经被国际社会公认,是不实的、掺水的、虚假的、官方刻意伪造的。连中共政府高级官员都公开承认的中国GDP及其增长数据的造假和虚报,怎么可以能够打动福山博士、并成为他论述的依据呢?

所以,福山所担忧的中国“会在若干年之后全面超越美国”,是不会很快实现的,这个若干年根本不可能是五年、十年,而更可能是五十年、一百年;并且,只有在中国摒弃了共产党的统治、中国人民在真正的自由经济下生产、制造,才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出现这个“全面超越美国”的可能。中国需要首先确认,自己的经济数据是准确的、精确的、没有水分的,然后再确认其经济数据是高质量的,经济发展不是浪费性、重复性、制造高度污染和不可持续的,然后中国人才可以高谈阔论,设想经济上真正立国、乃至最终超过美国的话题。

福山的“美国何以采取了一种自我中心主义的转向”的说法,如果是美国知识分子的自我反省、是美国知识界和菁英阶层的危机意识和未雨绸缪,也许未尝不可。但是,不管美国的敌人如中共、伊斯兰恐怖主义分子之流如何不喜欢、如何反对、如何试图大力诋毁,美国的“自我中心主义”,实际上正是天地神明赋予美国的荣誉和职责,也是美国的历史责任。试想一下,在一个如丛林一般,没有有效的国际法庭、国际警察、国际约束的世界,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秉持正义理念的强国来斡旋、调停和惩戒,却有泛滥成灾的核武和动乱,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福山提出了“菁英捕获与否决制”,认为美国政治体制的“功能失调”极大的影响到了2016年总统选举的结果。“巨量金钱和强大的特殊利益正以牺牲普通民众为代价,腐蚀国会并充实菁英们的钱包,将从右翼到左翼的两位外围候选人特朗普和伯纳德‧桑德斯团结到了一起。”这一指控并不公正,特朗普和桑德斯其实是从左右两翼,同时看到了美国社会存在的问题,他们的诊断可能有类似的地方,但他们给出的药方,却截然相反,代表了左派和右派的两级。正是因为特殊利益集团无视民众的利益,腐蚀了国会和菁英,才有2016年末选举中的逆天和振聋发聩。

美国的政治体制确实在左翼当政的时候“变得功能失调了”,但好在这个体制在失调之际,上天保佑,还能够起到纠偏和补救的功能,回归了正统和传统。福山认为的“特朗普和桑德斯这样的批评者并未找对问题的根源,并且未能提供任何真正的解决方案”,更是没有太多根据的。特朗普执政刚刚三个星期,甚至他的内阁还没有完全得到国会参议院的认可,但特朗普政府不但提供了解决问题的方案,这些方案甚至已经开始大批的实施,美国的回归和走向再度强大,已经初见端倪。◇

 

 

责任编辑:刘菁

本文转自第517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www.epochweek.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