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其它
謝田  >  時評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下)

66252

谢田: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下)

美国是已成失败的国家,还是正在纠正错误、重新走向伟大的国家?图为川普总统在白宫就哥萨奇最高法院法官认证与两党参议员沟通。(Getty Images)

美国是已成失败的国家,还是正在纠正错误、重新走向伟大的国家?图为川普总统在白宫就哥萨奇最高法院法官认证与两党参议员沟通。(Getty Images)

 

美国斯坦福大学弗里曼斯伯格里国际问题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吉弘‧弗朗西斯‧福山(Yoshihiro Francis Fukuyama)在英国《展望杂志》2017年1月号上发表的题为〈美国已成为失败国家〉(America: the failed state)的文章,没能洞察美国社会最新的民意,而是从主流社会、知识菁英的角度出发,做出了悲观和不准确的判断。 美国不仅不是失败的国家,而是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走出了自己的错误、纠正了自己、重新走向伟大的国家。并且,美国重新走向伟大和川普当选的深远意义还在于,川普新政能够左右中国的走向,会迫使中共领导人在立即唾弃中共、解体中共、复兴中华与继续对中共体制抱有幻想、与中共共同沉沦、同归于尽的两个选项中,做出正确的抉择。

福山认为,除了意识型态上的分化,美国还经历了数量庞大的利益群体的兴起。“那些利益群体坐拥巨量财富,组织完备,其中不只包括企业说客,还包括环境组织、提倡为治疗人类已知的几乎每一种疾病花钱的人士,以及个人富豪捐赠者……他们能凭借一己之力筹集到与两党中任何一党几乎一样多的资金。”

美国意识型态上的分化,恰恰是川普当选的正面意义之所在。美国民主党和左派人士把持政坛太久,社会奉行诸多社会主义的理念,加上中共刻意收买美国政客和商界、学界人士,滥用言论自由的权力,让共产邪恶主义的思想渗透到美国社会。川普矢志回归道德和传统,正是在纠正美国部分民众在意识型态上的偏差。数量庞大的利益群体的兴起,和富豪捐赠者的滥觞,恰恰在民主党候选人的竞选过程中显露无疑,而川普根植于草根、社交媒体、自己出钱不接受捐赠的选举,给美国政坛带来了难得的新鲜空气。

福山忧心的“否决制”,亦即因为美国政治体制中的行政和立法之间的制约,加上两极分化和强大利益群体的崛起,可能使得“致力于公共利益的集体行动变得极难达成”。川普的当选,正是开启了否决这种否决的可能!因为左派眼中的这些“致力于公共利益的集体行动”,恰恰是如奥巴马健保之类的社会福利计划,而这些带有马克思主义色彩的计已经蚕食了美国经济的肌体,导致了美国国家债务的高企,也给中共这样购买美国公债的流氓国家要挟美国的借口。川普对这类政策的否决,和美国优先的策略,才是恢复强大的美国、维护全球公义的必要步骤。

诚如福山所言,“否决制于美国民主而言并不是致命的,但确实形成了质量低下的治理。”这其实怪不得美国的民主体制,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自由的、民主的体制,都有同样的弱点。“效率”和“质量”最高的,是中共之类的专制体制、举国体制。但美国人民绝不愿意得到共产专制政权的那种“高效率”的治理。在笔者看来,中国古代的圣贤制度可能是未来人类最好的社会治理方式,因为它兼具高效率、高质量的治理特质,又保证了全社会较高的道德水平。什么时候人类可以达到那一境界,只有天知道,但很可能不会太远,因为当今人类社会的整体道德下滑,大乱达到大治,否极泰来,应当水到渠成。

福山“政治衰败”的定义,是“组织完备的利益群体对政治权力的捕获,这些群体以牺牲更广泛的公众利益为代价,为谋求自身利益而扭曲体制。”福山所指,应该是针对美国富人阶层的、民主党的观点。但同样的辩论,也可以应用于共和党所指的、民主党的弊端。比如男女同厕的要求和裁决,难道不也是因为利益群体的利益,以广泛的公众利益为代价,甚至以人类道德为代价,扭曲了人类几千年来的传统伦理和社会结构吗?

福山认为,美国的两党“没有哪一个充分代言了白人工人阶级”。这可能是民主党人的哀叹和共识。美国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是奥巴马的副手,如今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担任教授,他曾透露说,他去年10月在白宫西翼观看川普在宾州威尔克斯—巴里(Wilkes-Barre)的一场竞选集会后,已意识到川普将会在11月大选中击败希拉里。他感慨的说,“和我一起长大的人,或他们的孩子。他们不是种族主义者,不是性别歧视者。但我们没有和他们谈话。”恰恰是美国的左派,因为偏离了美国的立国之本和优良传统,才失去了白人工人阶级的选票。如果看看共和党的选民,看看川普本次竞选中赢得的选票,会发现它们大多来自美国中西部的铁锈地带,和南部的圣经地带。

福山还认为,今年选举中,“更令人忧心的诸多面向之一是社交媒体的败坏效应”。此言差矣!美国的社交媒体在这次选举中,恰恰是纠正了主流媒体刻意的偏袒,发出了美国民众真正的声音。

福山承认,在一些领域川普可能会更加成功,比如说废除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和监管银行的多德—弗兰克法(Dodd-Frank)。执政不到一个月,川普已实施了这一竞选承诺。再者,在促进美国对外贸易及基础设施方面,福山也认为川普会成功,基础设施方面大手笔的承诺进行投资,将为美国工人创造大量工作,并提供可喜的经济刺激。所以,福山的担忧更是没有太多根据了。

回顾历史,福山指出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在越战结束后奉行退却战略,之后的里根恢复了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不同于里根的是,川普很可能加速奥巴马治下已经开启的趋势,即大幅度弱化美国在世界上扮演的角色。”

弱化美国是奥巴马开启的,这没有错。当奥巴马把美国国债在8年间从10万亿猛增到19万亿的时候,经济上虚弱的美国,是没有力量支撑军事上的优势的。而川普“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强化美国经济,让盟友协助军事开支,是在真正的强化,而不是弱化美国在世界上扮演的角色。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人认为,川普是真正能够让美国再次强大的不二人选。

如前所述,美国不是失败的国家,而是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走出错误、重新走向伟大的国家。美国再度走向伟大和川普执政的深远意义还在于,川普新政能左右中国的走向,会迫使中共领导人在立即唾弃中共、解体中共、复兴中华与继续对中共体制抱有幻想、与中共共同沉沦、同归于尽的两个选项中,做出正确的抉择。对人类四分之一的人口能够有这样的贡献,这也是美利坚共和国的另一伟大之处。◇

 

 

本文转自第518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www.epochweek.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