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時評
中美之間真正的戰爭是什麼

67146

中美之間真正的戰爭是什麼

商管智慧(第525期 20170406)
?"
中美之間真正的戰爭是什麼?是正義和邪惡的對峙。圖為第一次川習會的場所——佛州馬歐拉歌高爾夫 俱樂部。(馬歐拉歌高爾夫俱樂部)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下星期(四月初)將與美國新總統川普舉行第一次正式會晤。耐人尋味的是,這次會晤說它是正式的,還不是在白宮和美國首都舉行,沒有國事訪問的禮炮和儀仗,更沒有國會聯席會議演講;說它是非正式的吧,倒是有點,因為在川普的私人領地、一家高爾夫球俱樂部舉行,但又不像川普招待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一樣,雙方親密無間、充滿信任。中共看來故意給習近平選擇不住在馬歐拉歌高爾夫俱樂部(National Golf Club Mar a Lago)。這可能是因為需要刻意與川普保持距離,也可能是因為雙方還不可能真正建立個人的、緊密的聯繫。不管怎麼說,這些安排種種,正好說明了中美之間錯綜複雜、犬牙交錯的關係,把中美之間、這個21世紀世界上最複雜和重要的雙邊關係,淋漓盡致的展現了出來。

中美之間的對立、互相提防、各自小心翼翼,都不言而喻,心知肚明。說中美之間存在嚴重對立,每個人都會同意。但中美對立的原因為何?中美之間明的、暗的真正戰爭是什麼?可能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有人會說,中美之爭,主要是貿易戰;有人說事關人權;有的說是軍事霸權之爭,或製造業、高科技競爭,或國際市場的爭奪,是國際間和區域性影響力的爭奪,是介入和反介入的鬥爭,是崛起的中國和沒落的帝國之間的爭奪,是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對抗,是自由民主和專制獨裁的鬥爭,是信仰自由和壓制信仰的對立等等。這些都沒錯,也都是中美之間對峙的方面。但中美之間真正的對立,或真正的、實質上的鬥爭,應該是人類正義和邪惡的的對峙、是善良和邪惡的對決。

觀察中美關係史,雖然美國有1882年的《排華法案》(該法案於1943年被廢除,美國國會2011年向華人致歉),兩個政府之間,卻沒有真正的衝突。美國1783年獨立建國,那是清乾隆四十八年,到了1784年,剛剛從英國獨立的美國,就派遣由戰艦改裝的商船「中國皇后號」,帶著人參和皮毛到澳門來與中國做生意。美國把中國需要的貨物運到中國,開啟中美貿易的歷史。這是清朝的事情。

中華民國時代,美國承認以袁世凱為大總統的中華民國,召開華盛頓會議,簽署九國公約,確定通過門戶開放政策,維持中國的領土完整。二戰時期,美國對華進行援助。

中日對抗之時,蔣中正要求美國不得犧牲中國以謀求對日本的妥協,要日本從中國撤兵,歸還侵占的中國土地。美國隨即停止對日本供應戰略物資,要求日本無條件退出全部中國領土。

中共篡國後,1960年代末面對蘇聯的威脅。中美關系的正常化,從國家利益的角度挽救了中國,為中國消除了蘇聯核武的強大威脅。1969年尼克松上臺後,更是下令放寬對中國大陸的貿易限制。中國從經濟利益上得益於美國的幫助,就始於此。此後,從1980年代中期開始,中國從與美國的學術、教育、文化交流中,受益匪淺。1990年代之後的投資和貿易,更是人們所熟知的了。

應該說,即便是面對中國共產黨的專制集權,美國政府和人民仍然出於對中國人民、中華民族和中華文化的理解和善意,甚至在犧牲了臺灣的利益的情況下,仍然在扶持中國,讓中國加入國際社會大家庭,從俄國的共產主義圈子中跳出來。中國經濟和社會有從1979年改革開放以來的巨大進步,應該說,美國開放市場、轉讓技術和管理,功勞最大、居功厥偉。中國沒有理由與美國為敵,也沒有道義上的原因與美國敵對。

中美交惡之因,是1989年的六四。六四鎮壓使善良的美國人猛醒,知道了共產黨政權是真正邪惡的,是不會有良知和善念的。從六四到鎮壓法輪功精神運動,共產黨政權再次展示了其邪惡和反人類的本質,美國民眾從上到下,從政府到民間,從學術界到工業界,都清醒的認識到了與他們打交道的中共既得利益集團,是完全不可相信、完全不能信賴、絕對不可合作的邪惡團體。美國政府仍然不得不與中共周旋起舞,是因為兩國間巨大的經貿紐帶,和在朝鮮核問題上期待中國能夠有所作為。換句話說,美國人已經知道了對手是不道德、不正義的,是邪惡和沒有良知的,但幾任的美國總統下來,沒有能夠破局,沒有能夠打破這個窠臼。皇帝的身軀雖然醜陋,皇帝的新衣還沒被剝下,直到川普驚天問世。

代表美國的最新民意、美國的道德底線、美國的根本利益,和美國傳統的回歸的川普政權,面對中共,從原則立場到人員配備,已做好了準備。中美貿易戰,在WTO的爭議,涉及TPP的暗鬥,都涉及基本人權、工作機會和勞工權益,說到底是正義和邪惡的對抗。中美軍事霸權之爭,南海東海的糾紛,介入和反介入的鬥爭,是共產主義勢力和自由民主之爭,也是正義和邪惡之爭。中美在製造業、高科技上的競爭,在國際市場有關規則和條例之爭,也是正義和邪惡之爭。

川普在與習近平會談之際,應該清楚的表明國際社會的立場。川普就職之前,奧巴馬曾悄悄簽署了一個新的法案——《反外國宣傳造謠法》。即便是對中共多抱有幻想的民主黨人士,也意識到他們必須強硬起來。美國企業界人士原來對中共唯唯諾諾,現在有了川普的定心丸,已經大規模在華反水,歡迎川普對中共採取強硬策略。國際正義社會,已經開始了對中共的圍剿。

談論中國「崛起」的人,可能忘記了是什麼使中國富了起來。恰恰是美國的資金、技術和市場,才帶給了中國三十年的繁榮。一旦美國資金回流、技術防範、市場設限,中共建立在虛假數字、龐大債務、巨大泡沫基礎上的經濟,就會一夜回歸真相。中共國還沒有崛起,美國也沒有沒落。國際共產主義危害人類兩百年來,有人擔心共產主義是否會捲土重來,在能洞察全局的人看來,這其實是共產主義滅亡前的迴光返照。試圖維持共產主義的中共左派和立志剷除全球共產主義的川普軍團間的爭鬥,還是正義和邪惡的鬥爭。

中美之間真正的對立,或實質上的鬥爭,或者川習會背後的攤牌,究竟是為什麼呢?它其實就是人類正義、良知,和善良與邪惡的最終對決。◇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