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畅游世界
謝田  >  三言两语
新版本的一個美國人在巴黎

67156

新版本的一個美國人在巴黎

商管智慧(第535期 20170615)


美國總統川普訪問歐洲之後,退出巴黎協定,上演了一齣新的「美國人在巴黎」。圖為去年11月凱旋門上打出的「巴黎協定簽署了」的字樣。(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中華民國外交部「台灣獎助金」獲獎學人、國立台灣大學公共經濟研究中心訪問學者、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美國民眾都很熟悉的一首曲子叫《一個美國人在巴黎》(An American in Paris),尤其是其中一大段悠長、哀傷的藍色曲調。它是喬治.格什溫(George Gershwin)在1928年間所寫的管弦樂交響詩,其旋律表達出濃郁的、法國和美國人民之間優美而喜愛的情懷。後來又出了一部電影,也叫《一個美國人在巴黎》,人們都記得那個貧困的美國藝術家,如何生活在巴黎的閣樓裡。

電影大量使用格什溫管弦樂交響詩的旋律,於1951年獲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配樂、最佳劇本等六項大獎,轟動一時。電影情景很浪漫,既美國又法國:在巴黎窮困潦倒的美國畫家,結識了當紅的法國歌手,畫家被貴婦人賞識並資助作畫,但愛上了百貨店的售貨員,而售貨員卻是歌手的女友。矛盾在盛大的舞會中激化,畫家知道女孩要嫁給歌手,浪漫愛情也在歌舞中逝去。

如果說,半個世紀前美國和法國之間還有這樣濃厚的浪漫情懷,今天的兩國,在社會治理和國家意識型態上,就差距很大,美國人和法國人對彼此的觀感也不大相同。美國,走在資本主義和自由企業制度的路上,而法國,則有更多的社會主義的因素和社會結構。一個新的美國人——總統川普在巴黎,與法國新總統馬克隆「浪漫」溝通之後,仍然決定退出《巴黎協定》,引來法國總統在社交媒體上委婉但毫不留情的將了美國總統一軍!

川普退出《巴黎協議》不應該令人吃驚,因為這符合川普競選時的策略,符合「美國優先」的政策。美國環保局長斯科特.普魯特(Scott Pruitt)說該協議「華而不實」,因為協議讓美國和西方國家承擔了減低碳排放和資助聯合國相關綠色基金的大量責任,卻放了中國和印度一馬。奧巴馬政府在「全球化」和左派意識型態的主導下,未經過國會同意,動用總統職權參與了全球氣候變遷的框架協定,並簽署了巴黎協定。

美國如果繼續呆在協議中,美國今後十年會失去40萬個工作機會,還要付出大量的援助,造成美國GDP損失近3萬億美元。聯合國綠色基金(GCF)計劃籌集1000億美元,奧巴馬此前承諾了30億,並且在川普就職前幾天,突擊支付了5億,讓共和黨人士非常憤怒。協議對中國和印度網開一面,使得這兩個大的碳排放國家可以繼續增加排放,直到2030年。但美國已經在2000至2014年間,減少了18%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奧巴馬「去巴黎向別國道歉」的舉動,讓川普和共和黨人不以為然。

更糟糕的是,普魯特說,雖然中共答應到2030年多建100多煤炭工廠以及減低20%能源消耗,但中國實際上正在建設360家煤炭能源工廠,而且還要計劃建800家!顯然中共對國際協議不遵守、不尊重,在WTO等場合已經讓西方國家吃到了苦頭。中共可以唱高調,然後找各種藉口拒不執行,甚至造假規避,但美國做不到,一旦簽署加入,就必須執行。所以川普的決定,可以說是對中共失去信任的反應。

川普退出《巴黎協議》,國內的反對聲浪並不很高,因為經濟和就業的考量,尤其是美國在協議中承擔和付出的不對稱性,贏得了廣泛的民意支持。至於外交上,前奧巴馬政府氣候的談判官員認為退出《巴黎協議》將為美國「在外交上帶來巨大的損失,將被外界視為美國的衰敗,讓其他國家感到痛苦或憤怒。」其實不然,退出巴黎協議和TPP等由奧巴馬政府簽訂的國際協議,能維護美國的利益,促進美國的強大,增加美國的經濟實力,並在未來真正增強美國的世界領導力。

川普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因為協議傷害了美國及其企業、勞工,和納稅人的利益,所以他不看好這項協議,希望重新談判。但其他國家惱羞成怒,因為美國是這一協議的重要資金和技術來源,美國獨自每年要承擔75%的費用。這當然不公平,會給美國帶來沉重的負擔。協議對各國的減排要求區別對待,會使得美國失去國際競爭力。

川普認為「氣候協議」是一個騙局,「很多人會利用它來賺取很多錢」。也有其道理。雖然多數科學家認為人類活動使得氣候變暖,但仍然有相當多的科學家不同意這一點,而在科學上問題上,並不是多數人的意見就一定是正確的。

需要指出的是,美國退出巴黎協定是對碳排放問題的撤出,不是對環境保護問題的撤出。美國的環境保護在上世紀60年代後成為關注的焦點,現在已經建立了相對完善的環保投入機制。美國雖然消耗大量的能源,但在消耗能源的同時保持了清潔的環境。相比之下,中國的環境治理之差和環境法執行的落後,碳排放的過程和環境的污染其實是聯繫在一起的。

美國退出氣候協議引起中共外交部迅速的反應,是中共機會主義的展現,以為美國退出可能有助於中共追求世界領導性的地位,但中共的野心沒有太多實現的機會。外界已經看出,中共和歐盟好像都在推動氣候協議,但動機很不相同。歐洲人在關心地球環境,中共則更關心利用清潔能源技術推動自己的經濟發展和進入國際市場。美國對巴黎協議斷約、斷供,中共自然惱怒異常。

法國新總統馬克隆(Emmanuel Macron)在社交媒體上用帶著濃重法語口音的英語向川普挑戰,「我要告訴美國,法國相信你,世界相信你。」「我們都承擔共同的責任,讓地球重新偉大。」這是在將了川普一軍,因為川普說了要「讓美國重新偉大」。法國人的主意很棒,但具體該怎麼做呢?也許,馬克隆應該先跟不願意承擔共同責任的專制國家和大肆污染、排碳的政府,先去談上一談。 

川普對馬克隆講話的回應也很有趣,他只是發了個推:「讓美國重新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