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三言两语
穷人借钱给富人带给世界的麻烦

6744

图:今天人类危机四伏的时代,伴随而来的有许多奇怪的现象,穷人借钱给富人就是其中的一个。
图为世界流通最广的两大货币、美元和英镑的两张纸币叠成的纸立方。
 

今年一月,美国公共电视台(PBS)播出了一个关于世界货币、财富的专题报导。报导特别探讨了为什么中国购买大量的美国公债,从而出现人类史上少有的“穷人借钱给富人”的现象。资金从穷国流往富国,在中国和美国的案例中,撰稿人认为其产生的原因是人民币贬值、中国低价出口。但为什么这个反常的现象会在当代中国出现,制片人却没有给出理由。

美国公债的买主,日本也是很大的一个,并且远在中国之前,在很长时间内就是美国公债的最大买家。日本买美国公债不难理解,因为日本也是发达国家,日本人至少跟美国人一样有钱,虽然物价比美国高,但日本人储蓄率要高得多,并且日本国内的利率长期处于低水准、零利率,买利率高出一大截的美国公债既自然而然、也合情合理。

中国居民的人均收入不但远远低于美国,只有美国人的十分之一,最近因为连年的通货膨胀,人们惊奇的发现,中国的物价甚至赶上了美国。换用美元和人民币的人们知道,十年前中国的东西便宜,现在美国的东西便宜;不光是欧洲和日本产的东西是这样,连在中国产的东西也是这样。在中国,从住房、汽车等不动产和大件财产,到家用电器、电子产品和教育、医疗、卫生服务,再到肉菜蛋奶等食品,其相对与个人收入的价格和换算后的绝对价格,都已全面“赶超”美国。

我们知道,这笔上万亿美元的债权和财富,是江南的纺织女工、东莞的农民工、内地的机械工在辛勤劳作的基础上,在全国人民不得不忍受环境恶化的同时、以及不得不面对通胀压力的条件下,被强制充当美国人“债主”的结果。

发展中国家的中国成为发达国家美国的债权人,实在难以让人理解。如果说中国是想要积累代表真正财富的贵金属,还有情可原,但政府的目的显然不在于此,贸易出超累计的财富,都押宝押在了美元和外币资产之上。

清代以前的国际贸易中,贸易的媒介是黄金和白银;如果有贸易的顺差或逆差,持有顺差的国家会增加黄金、白银等贵金属储备,有逆差的国家则会失去这些储备。

英国人曾辩解说,英国就是因为进口了大量的中国茶叶、瓷器、和丝绸,而中国人看得上眼的英国产品有限,使得英国对华贸易逆差越来越大,大量白银流向中国,国库渐空。于是,虽然有正义人士反对,英国绅士也开始干起卖鸦片的勾当,最后导致鸦片战争。为战争辩护的说法当然牵强,但意味深长,从中可看出跨国贸易对财富流动的意义。

红朝以压低汇率、限制货币兑换、鼓励出口创汇的手段聚敛财富,从其“改革开放”的初期就开始了。记得“人民币外汇券”的人们,不会忘记当年有权使用外汇券的,就是中共的高层、太子党、和外国人。当年的外汇券,就是今天外汇储备的替代物。外汇券虽然成为历史,但能随心所欲动用外汇储备的特权阶层,仍然是红朝的高层和太子党。其实,穷人借钱给富人,在中国还有其他表现形式。买房爱国,就是一种要穷人给富人掏钱的呼吁;国有股减持,还是一种要穷人给富人补贴的方式。

哈佛大学教授佛格森指出,中国大量的国内储蓄不追逐高收益的投资,反而大量购买低收益的美国政府债券,这种反常的资金流动难以用追逐利润的动机来解释,佛格森只好以一个想像中的“中美经济联体怪物” - “Chimerica”来描述。

但是,明晰中美微妙互动的人们知道,红朝对自由民主的美国又怕又恨。欧巴马一句“战胜法西斯和共产主义”,就足以让他们好几天睡不着觉了。说中国政府会白白送钱给准备消灭共产主义的美国,实在是很难说通。人们正常的推论应该是,这种“穷人借钱给富人”的举动,一则表明红朝根本不在代表民众的利益,是在拿人民的利益收买对手;再者它也同时揭示,自己团伙的利益,一定有其他方式得到了保障。

与中共关系紧密的一批香港富豪,近来大量抛售在华资产。在中国声称要对逃离中国的外资“穷追猛打”的时刻,对红顶商人网开一面,可以给人们一些启示。没人相信这些红顶的或者淡红、泛红的商人会唐突行事、撇下他们在中南海的老朋友和这些人的子女于不顾。他们一定会取得默契和共识、利益均沾。而利益不能均沾的,一定是没有特殊内线的草民百姓。

穷人借钱给富人带给世界的麻烦,一如梁京在《自由亚洲电台》指出的,是中国政府送钱到美国,压低了美国和世界的利率;而如果资本的价格不那么低,资产价格的泡沫也不会那么大,世界各国今天陷入的危机也就不会那么深。这个说法有一定的道理。

穷人的钱被剥夺、拿给富人去花,从天理看也是不对的,其中定有巧取豪夺。穷人的财富本来就少,现在被进一步剥夺,剥夺者会造下恶业;富人不行善帮穷人,反而利用被剥夺的财富挥霍、提前消费,也会积下业力。现象的产生,是因为资本操纵者从中斡旋,打乱了财富的流动。而因为道义的缺乏扰乱了财富流动的人、打乱天理的始作俑者,难保不受天理的惩罚。全球金融界目前的风暴,焉知不是这种惩罚的降临?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