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時評
朝鮮半島三國志的終極癥結

68098

朝鮮半島三國志的終極癥結

商管智慧(第548期 20170914)


朝鮮半島三國志的終極癥結,圍繞著結束共產主義的最終戰鬥。圖為中朝邊境上遼寧丹東的鴨綠江斷橋(右)和中朝友誼大橋。斷橋是第一次朝鮮戰爭的遺跡,河對面是朝鮮的新義州市。(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中華民國外交部「台灣獎助金」獲獎學人、國立台灣大學公共經濟研究中心訪問學者、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朝鮮核武和導彈問題,進入金秋九月,已經迫在眉睫;各種力量的匯聚,各種矛盾的激化,和各種劫數的集聚,都到了最後的階段。坊間各種各樣的議論,都是在談論表面現象;圍繞著美國是否允許朝鮮擁有可以打擊到本土的核彈,朝鮮為什麼不計代價、不計成本的非要研發核武,中國和北韓為何會翻臉,中國在朝核問題上的真正立場,中美之間是否有合作和默契,以及文在寅的綏靖政策能走多遠,等等。但從本質上看,朝核問題不是關鍵的關鍵,解除朝鮮核武的危機也不是世界真正的目的。朝鮮半島問題的終極癥結,圍繞著人類結束共產主義的幾場最終戰役,是國際社會在川普的旗幟下,實施在全人類解體共產主義統治的最後、最關鍵的步驟。

為什麼在美國和自由世界看來,朝鮮不能擁有核武器?以色列、南非、巴基斯坦、印度都有核武器,美國政府也沒有那麼拚命反對,唯獨對朝鮮核武不能容忍。因為這是另外一個共產政權的核武。朝鮮核武器的初始,就是得到了中共的啟發和示範,是共產政權和獨裁者威脅世界的工具。

中國在中共治下,向來是對北韓政權給予支持的,對國際社會針對北韓的制裁,中共向來都在安理會投反對票。但中共的立場在今年四月川習海湖莊園會之後,出現了微妙、但顯著的變化。會面之後,歷史上第一次,中國在聯合國對北韓最新的制裁案投了贊成票。值得指出的是,中共此舉違背了《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因為條約保證締約一方在戰爭狀態時,對締約另一方進行「全力軍事及其他援助」,並且,雙方「不參加任何與對方敵對的同盟、集團、行動或措施」。 

不難推測,習近平和川普之間,必然有深刻的默契與合作,才能讓川普暫停對中國的貿易戰;習必須在朝核問題上大幅讓步,才能讓川普抑制他最大的內政策略。而習近平一旦做出這樣的讓步,就意味著他已經決定了要拋棄北韓的共產主義政權。而拋棄北韓共產政權的下一步,一定是放棄或解體中國的共產主義政權,這樣中共才不會陷入形單影隻的境地、失去北韓的這個「戰略屏障」或「戰略緩衝」。如果習近平不做這樣的承諾,堅定反共、矢志回歸傳統的川普,應該不會把習作為朋友和夥伴對待。

隨後的世界局勢表明,習已經拋棄了北韓。兩個共產政權之間的交惡、翻臉、決裂,令人驚詫的在世人面前展示了出來。但顯然,習的親美、放棄北韓的政策、和解體中共的打算,受到了中共內部巨大的反彈,所以才出現對朝政策上的兩極分化。一方面,中國似乎拋棄了北韓,在參與貿易制裁;但另一方面,中朝貿易繼續,北韓仍然過的挺「滋潤」,中國似乎沒在嚴格的執行制裁,仍在悄悄的給北韓輸血。中央黨校的專家說,「不能破壞政治體制,制裁就不會有效」。這句說到了點子,也正好突顯中共內部的激烈權鬥:一派要拋棄、一派要保朝鮮共產黨;一派要跟美國站在一起,一派要堅持反美。

留給中共的時間顯然不多了,習近平必須立即決斷。川普已放出風聲,不惜斷絕所有的經貿往來,也要迫使所有國家終止與北韓的貿易。這番話,顯然是說給中共聽的。朝鮮進出口貿易在全球排在100名以外,但朝鮮83%的出口和85%的進口對象是中國。朝鮮的第二大貿易伙伴國印度,只占平壤進出口的3%。中國占美國出口總值的9.3%、進口總值的21%。中共沒有能力,沒有意願,更沒有可能為了北韓而失去與美國的貿易利益。而接受美國要求的下一步,就是斷絕與北韓的經貿,斷絕石油和能源供應。一旦石油供應斷絕(中國提供了北韓九成的石油),就等於卡住了金正恩的脖子,最後的攤牌、斬首,就不會太遠。

一種觀點認為,中國不能放棄北韓,因為它是中國的「戰略緩衝」。這是一種過時的思維和短視的見解。在精確製導和遠程打擊武器射程和幅度極大突破的今天,「戰略緩衝」的概念已經過時。況且,在中國的戰略家看來,朝鮮半島不是中國最大的威脅,不管南韓、北韓、還是統一的朝鮮,都構不成中國的威脅,他們認為日本才是中國最大的威脅。而朝鮮半島即使統一在韓國之下,也足以充當對日本的「緩衝」。

第二次朝鮮戰爭箭在弦上、引而不發,是因為三國四方都有所顧忌。中共內部雖然一部分要棄共、棄朝,但內鬥激烈不決,也擔心朝鮮惱羞成怒,把核武先扔到「背信棄義」的中共頭上;文在寅奉行綏靖主義,缺乏對共產主義政權的深刻認識;美國擔心一旦實施斬首或定點清除核武,如不能百分百的成功,北韓第一波報復開始、火砲大規模襲擊首爾人口密集區,會造成幾十萬人的立即傷亡。各方都小心翼翼、生怕引火燒身。

中美韓朝的對峙,宛如三國魏蜀吳的割據。美國是實力強大、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曹魏,隨時可以一掃天下、吞併蜀吳;中國是實力稍弱、占據地利、試圖聯蜀抗拒曹魏的孫吳;朝鮮(與韓國)更像是實力單薄、左右為難、試圖在中美(吳魏)夾縫中生存的蜀國。「漢賊不兩立」,是諸葛亮輔佐的蜀漢,面對曹魏的鮮明立場;而朝鮮鮮明的反美國策和美國堅決不與朝鮮談判的立場,也如出一轍。孫吳內部,降曹和抗曹的力量同時存在;中共內部,聯美和抗美的力量,援朝和棄朝的意圖,也同時並舉。

中美韓朝的對峙說到底,是共產主義和自由民主的對抗。其結局會如何?三國演義的結局,是蜀國先滅,吳國後滅,最後曹魏全面勝利。當今國際的戰略對峙,恐怕也會有類似的結局:朝鮮共產政權(蜀)先滅,中共政權(吳)後滅,自由世界(魏)最後大獲全勝。
人們說,川普是美國的雷根第二,川普也效法了雷根的許多治國理念。雷根任內最大的成就,是促成了前蘇聯共產政權的瓦解;川普的最大成就,人們可能很快就會看到,在於促成、解體了中國的共產政權。美國的經濟和政治手段,已經迫使越南共產黨政權做出改變;古巴共產政權在奧巴馬時期得到喘息機會,但在川普強硬的反共立場下,已窮途末路,現已放出風聲,卡斯特羅兄弟的時代很快就會結束。多少年後,川普將會作為終結全球共產主義的美國總統,而流芳百世。◇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