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時評
美國中國戰略的誤判和夢醒(中)

73333

美國中國戰略的誤判和夢醒(中)


美國對中共劫持的中國,確有戰略的誤判,也在大夢初醒。圖為2017年7月中國052D型導彈驅逐艦合肥號和054A型護衛艦運城號停靠在聖彼得堡,參加俄國的海軍節。(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中共外交官崔天凱在提出他的「戰略誤判」理論之後還說,「如果中國要堅持走自己的道路,中美兩國就必然會發生對抗。」如此看來,中南海是一定要一條道路走到黑,不給自己留後路了。崔還說,「中國決不會以犧牲別國利益為代價來發展自己。」「中國主張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新型國際關係。各國應該共同面對新的挑戰,爭取共同的利益。」不是這樣的,中共從來就在犧牲別國的利益來壯大自己,它為了自己的霸權出兵攻打越南,如今又因為與金正恩鬧翻要拋棄北韓。中共要建立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是個什麼東西呢?難道是「共產主義大家庭」的翻版?中共的「構建新型國際關係」和「共同面對新的挑戰」,就是共產主義在人類最後的反撲。

美歐對中共的認知出現突破,對共產邪惡的本質感到警醒,是1989年六四屠殺之後在政治上開始的,到1999年鎮壓法輪功後從道德層面看的清楚,在2009年金融危機之後,更從經濟角度看到共產政權在金錢上的貪婪。中共跟很多國家的政府達成私下交易,讓他們只桌子底下談人權,不對中共公開施壓,換取中共在市場上的讓步。所幸,天地神明沒忘記中國人民,沒無視人類的所為,西方政府後來發現,他們全都被中共給耍了,上了中共的圈套,西方是從道義上、經濟上,都徹底的失敗,可謂「仁財兩失」!他們不過是現在開始覺醒,想著直面中共了。

中共在奪取政權之前,就已經開始欺騙西方社會。中共《新華日報》在1943年7月4日的民主頌——獻給美國的獨立紀念日中說,「每年這一天,世界上每個善良而誠實的人都會感到喜悅和光榮;自從世界上誕生了這個新的國家之後,民主和科學才在自由的新世界裡種下了根基。」「一百六十七年,每天每夜,從地球最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望到自由神手裡的火炬的光芒,它使一切受難的人感到溫暖,覺得這世界還有希望。從年幼的時候起,我們就覺得美國是個特別可親的國家。我們相信,這該不單因為她沒有強占過中國的土地,她也沒對中國發動過侵略性的戰爭;更基本地說,中國人對美國的好感,是發源於從美國國民性中發散出來的民主的風度,博大的心懷。」是中共這樣的蠱惑宣傳,讓許多美國人成了中共的同情者,成了擁抱熊貓的人。也因此,美國數次出現對中國的戰略誤判。

中國在西方人心目中,1949年以前,不曾有過負面的印象;反而,中國人是歷史悠久、文化底蘊深、遵守傳統、帶有幾分神祕色彩的民族,甚至一度有羸弱、守舊和不發達的形象,但從來不是反面、負面、具有破壞性和毀滅性意義的民族。中國和中國人的形象開始帶有負面、破壞性的涵義,是從中共建政開始的。

中共公然抗拒國際社會正義的力量,派出「志願軍」去朝鮮和聯合國軍隊對抗,在損失了中華民族60萬無辜子弟之後(中共只承認20萬),還落下了國際社會的叛逆的形象。當然,再後來,經歷了文革、六四、鎮壓法輪功之後,中國的國家形象更是一落千里、江河日下。近年的經濟成長給國人帶來暴富、有錢、不再貧窮的外部印象,但中國人的道德水準、人格形象和國際地位,並沒有隨之改變。中國遊客揣著錢來到海外,發現大筆購物、撒錢也沒能提升自己的形象,現在也不再大筆撒錢、瞎拼了,錢包也開始收斂了。

近來再次觀看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紀錄片,它們都是彩色的,經過計算機處理,歷史畫面栩栩如生、動人心弦。中共一直在封鎖類似的歷史紀錄,但相信許多內容會逐漸滲透、進入國人的眼中。這些史實告訴人們,真正背叛了歷史、歪曲了歷史的,正是中共紅朝。中國人知道在二戰中,是美國在幫助英國、幫助歐洲,在亞洲戰場幫助中國。其實,美國也幫助了俄國,美國對俄國也是不薄。二戰時,史達林先是跟希特勒簽署了互不侵犯條約,當希特勒撕毀條約、入侵俄國之後,俄國才開始反擊。即便是技術先進的德國,當時也靠馬車拖拉著火砲、彈藥和補給,入侵俄羅斯時也是這樣。相比之下,俄羅斯的技術更加落後,而幸虧有了美國的援助。美國提供的大批卡車,一下子讓俄羅斯從補給上迅速超越德國,在俄羅斯廣袤的原野上,有了跟納粹抗衡的實力,解除了列寧格勒長達3年的圍困,最後把德軍趕了出去。

中俄兩個國家,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受到美國的大力幫助,戰後卻不思感恩,反而結成反美的共產聯盟;共產聯盟因自己人民的唾棄崩裂後,如今又聯手反抗美國;雖然實力不夠,仍試圖用「銳實力」跟美國抗衡。從天理良心上、從中國人傳統的觀念上看,這兩個政權實在是不那麼地道,良心大大的壞了!說到底,還是共產主義邪靈使的壞。一個是殘餘的、最後一個主要的共產政權,一個是被前克格勃頭子控制、帶有共產陰影的極權。

哈佛教授約瑟夫‧奈(Joseph Nye)上世紀80年代末期提出了「軟實力」的概念,指一個國家不使用武力或強迫手段,就能說服別的國家做它想要做的事。顯然,國家的「軟實力」主要體現在文化層面,是一種實力,一種不依賴軍事實力的文化吸引力、感召力。如果你的國家的文學作品、電影藝術、生活方式對別的國家的人們有足夠的吸引力,會引起嚮往和模仿,你的國家成為人們爭相移民、留學的對象,你在軟實力上就是贏家。

「軟實力」當然是中共內心亟需的一種實力,也是中共很難取得的一種實力。中共和俄國都發現自己的軟實力不夠軟,不能打動人心;硬實力不夠硬,不能武力服人。那怎麼辦呢?他們就開發出來一種「銳實力」,就是一根尖刺,刺不死人但能製造痛苦,其本質就是走夜路吹口哨、自己給自己壯膽。中共的鼻祖毛澤東都不喜歡鋒芒畢露、「銳實力」太強的人,說「嶢嶢者易折,皎皎者易汙」,這是毛澤東警告江青之語。從孔子學院走投無路、一帶一路處處碰壁、大外宣無人相信、社會治理方式為世界詬病,就能體現出來,中共既沒有硬實力,也沒有軟實力,而其所有的,就只有「偶爾露崢嶸」的銳實力了。(待續) ◇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