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時評
美國中國戰略的誤判和夢醒(下)

73334

美國中國戰略的誤判和夢醒(下)


美國對中共劫持的中國,確有戰略的誤判,也大夢初醒。圖為今年二月美國情報界六巨頭,由左至右依序為聯邦調查局局長Christopher Wray、中央情報局局長Mike Pompeo、國家情報局局長Dan Coats、國防情報局局長Robert Ashley、國家安全局局長Michael Rogers,及國家地球及太空情報局局長Robert Cardillo在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作證,直指中共和俄羅斯的威脅。(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對於中共和俄國的新聯盟,西方沒有掉以輕心,但也沒有特別看好,更沒有過於擔心。西方給中俄的挑戰能力用的這個新外號、新名詞,是「銳實力」。「銳實力」的意思,就是實力不夠強大,不夠強硬,不能直接正面挑戰,但可以從旁偷偷的刺痛一下、戳一戳,找些麻煩還是可能的。說白了,這種實力其實就是國際上的「刺頭兒」、「小混混」而已。這樣的稱號對俄羅斯來說,是具有恥辱性的,畢竟它之前曾經有過與美國分庭抗禮的經歷;但對竭力試圖顛覆美國地位的中共國來說,則出師不利、妾身不明,還沒出道就被貼上了小混混的標籤。

目前,美國、歐洲、澳洲都已經覺醒,三者也已經在戰略上、經濟上、情報上和海洋軍事的配合上,都做好了對抗中共的準備。英國和澳洲互相鼓勵、互相警告,隨著中共尋求成為全球超級大國,需要對中共任何形式的邪惡意圖保持警惕。實際上,中共、俄國、伊朗的新的「邪惡軸心」,或者說新的「邪惡三角」,已經隱然成形。

英國首相今年一月訪問北京時,中共顯然希望能夠得到英國在一帶一路項目上的支持,但北京碰了一鼻子的灰。英國首相抵抗著中共壓力,拒絕宣布正式支持一帶一路計畫。而且,首相梅伊還呼應美國總統川普的聲音,她毫不留情地警告北京,中國跟英國和西方的未來貿易,取決於中共是否遵守包括知識產權保護在內的全球規則。

美國政府目前顯然已經對中共政權的本質有了新的、更深刻的認識,美國國務院大幅改組、人員變更,顯示了美國外交立場上的轉變。川普的國務院東亞事務助理國務卿董雲裳(Susan Thornton)曾表示,亞太地區保持穩定和繁榮,對美國的利益至關重要,「美國是太平洋的強權,並將繼續致力於這一點,不會接受中國企圖在亞洲取代美國,威脅該地區的其他國家!」

美國國會眾議院軍事委員會就美國與中國的戰略競爭舉行的聽證會上,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表示,「美國過去25年的對華策略失敗了,美國正在輸掉與中國的戰略競爭。」不過,他們認為,「美國仍然能夠阻遏中共的勢頭,防止中共主導的非自由秩序在亞洲以及世界其他地方發展壯大。」

中美之間最近二十多年間,出現了許多摩擦和碰撞。1993年的「銀河號」貨輪事件,1996年的臺海危機事件,1999年的南聯盟大使館轟炸事件,2001年的南海中美撞機事件,2013年的美國B-52轟炸機長驅直入中共自行認定的「東海防空識別區」事件等等,都體現了雙方的認知差別和潛在的敵對。中國目前在南海填礁建島,更是孕育著更多的衝突和對抗。這會不會是又一種「戰略誤判」呢?至少在中共看來,它是的。

美國在近代史上,對中共的中國確實出現了四、五次「戰略誤判」。第一次誤判,是國共內戰之後,美國沒有堅持扶持蔣介石先生的中華民國,而是向中共伸出了橄欖枝,應該是美國的第一次戰略誤判。只是中共當時沒有倒向美國,而是倒向了蘇聯,給中國人民帶來了近七十年的苦難。

第二、第三次美國事關中國的戰略誤判,是在朝鮮半島和越戰之中,算是兩次「誤判」。但這兩次誤判從根本上說,是對共產黨中國的認識有所不足,不知道共產政權草菅人命、無視人權、可以把中國人民的子弟輕易派去當炮灰的「決心」。對注重生命價值、珍惜生命的美國人來說,這是他們永遠也想不到、想不透的。朝鮮戰爭中,中共使用人海戰術,用中國青年的生命和美軍的天量彈藥相抗衡,雖然中國死了40萬人,美國死了4萬人,但對美國社會來說,這是巨大的代價。

越南戰爭表面上看是北越與美國抗衡,但從近年披露的消息看,還有中共的參與,只是沒有公開化。中共派出的,是穿著越南軍服的中國士兵,加上大量的軍事顧問,中國還提供了最好的武器裝備與後勤供應。中共實際上是在幕後,與美國在越南戰場進行較量。越戰中人們知道美國損失了5萬多人,越南損失了85萬人,但越南損失的85萬軍人中,有多少是穿著越南軍服的中國士兵呢?世界今天還不知道。

1989年的天安門大屠殺,以及之後美國政府對中共的認識,應該說是美國對中共的第四次誤判。中共在所謂的「改革開放」之後,美國人錯誤的認為,如果中國在經濟上走向自由,隨之而來、富裕起來的中國人,會出現對政治自由的渴望,會改變中國的政治格局。中國人民確實出現了對政治自由的渴望,雖然那時經濟上的自由還沒有充分實現。但中國青年追求政治自由、反對腐敗(當時的腐敗和今天中共的全面腐敗相比,實在是小巫見大巫)的努力,被無情的鎮壓了。西方沒有想到中共會這麼凶殘,對僅僅是和平呼籲的、天安門廣場上的一群學生大開殺戒。美國對中共的這次誤判還在於,西方是那麼快的就忘記了天安門廣場上的血跡,在中共屠夫還活著的時候就迫不及待的、為追求經濟利益而忘記了自己的使命。

1999年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美國政府的反應是其對中共的第五次誤判。對法輪功信仰的迫害,直接觸及了美國的立國之本。美國是由一群逃離宗教迫害的人建立的、被神護佑著的國家,當一個對正信的迫害、甚至活摘器官發生之後,美國的政治家、戰略家、決策者,還是因為經濟利益、市場和貿易,喪失了自己的判斷力,也背叛了美國的立國精神,沒有做出應有的對策。最後這一次誤判的後果,一種對人權侵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的鴕鳥態度,還沒有完結。美國政府目前對中共新的認識、新的發現和新的國策,會糾正這次誤判嗎?人在做,天在看,明白的人們還在觀察。◇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