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時評
留美派升官與中國經濟破局

73337

留美派升官與中國經濟破局


中共新一屆的政府中,出現幾位出身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並留學美國的學者型官員,他
們能否幫助解救中國的經濟困局呢?前景並不樂觀。圖為美國前第一夫人米雪兒‧奧巴馬
2014年在北京大學的斯坦福中心演講。(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中共乏味而戲作的兩會,今年快結束的時候居然出現驚人的高潮,一隊士兵面無表情,陰森森的踢著正步入場,把在座的人大代表嚇破了膽。人們一面咀嚼著翻白眼女記者揭示的中共假外媒和大外宣,一面乾瞪眼思忖著新出爐的新「內閣」,看看這些上任的新官,能否在川普已經舉起外交、經濟、貿易三把板斧之時,應對中國社會的困局。

習近平的新「經濟內閣」包括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副總理劉鶴,和新任命的央行行長易綱。王岐山據信會主導對美外交,化解日趨緊張的中美貿易關係;劉鶴已經兩次奉命出師,先去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再火速赴美安撫川普的鷹派內閣,但兩次都無功而返;經濟學者出身的易綱執掌中國央行,中共想必是要利用他的技術專長,能從貨幣政策和公開市場運作方面,對穩定中國金融有所助益。如黑馬般上位的劉鶴和易綱,被認為是「學者型官員」,其提拔被認為是中共用人的進步,其留美經歷和學識,也許會為中國經濟注入自由市場的因素。真的會這樣嗎?

據與劉和易都有所接觸的旅美學者、社會學家程曉農博士說,劉鶴和易綱,都是體制內的學者型官員,他們共同的特點是低調和謹慎,在體制內無聲息的往上爬升,人們很少看到他們公開發表的、獨立的關於中國經濟和金融的聲音。身為學者又沒有鮮明的經濟政策立場,所以,可預計他們走的是技術官僚的路線。他們雖然有留美的經歷,甚至在美國大學任教,期望他們會為中國經濟注入西方的市場因素和理念,恐怕是一廂情願。

從公開資料看,劉鶴只能算半學半官,因為他的教育經歷顯示的是在中國人民大學接受的、基於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產業經濟理論,他從政之後在西東大學和哈佛大學的進修,不能算系統的學習了西方的經濟理論,而只是接受了公共政策、行政管理的短期培訓。易綱博士從北京大學出國留學後,在美國接受了完整和系統的教育,並在印第安納州的IUPUI得到終身教職,應該是熟喑中美經濟思維的學者,可以對中國的經濟體制提出獨到、深刻的改革見解。究竟他做沒做到這一點,還是只就貨幣政策方面給中共核心層提供了技術支持,就不得而知了。

據《紐約時報》說,「儘管易綱在貨幣政策方面有著廣泛的學術背景,近年來也監管著很多交易,但他在管理央行方面還是會面臨巨大挑戰。」作為央行的新行長,他此前有在前任行長周小川手下的宏觀監控商業銀行的經驗,和外匯管理的經歷,但可能沒有真正管理過具體的銀行業務和商業運作,如今中共委派這樣一位經濟專家來任央行行長,可見中共的首要考量,不是如何更有效的運作銀行,而是試圖穩定脆弱的中國金融。

外界普遍認為中國經濟面臨極高的債務危險和金融風險,劉鶴和易綱被選擇入閣,應該主要是為了應對迫在眉睫的金融危機。易綱上任後表示四月份要推出一系列金融改革措施,這些措施會深入到什麼地步,是否會對中國的金融體系做結構上的改革,還需進一步的觀察。

學者為官,或者延攬專家入閣,當然是很好的事情。中國古代就有「學而優則仕」的傳統。這段話出自於《論語‧子張》:仕而優則學,學而優則仕。但有一點,中共對此曾經是大肆抨擊、無情嘲弄的。中共的「批林批孔」運動中,把孔子的「學而優則仕」貶得一塌糊塗。至於「仕而優則學」,中共做的就更糟了,什麼假文憑、買文憑、祕書代讀,會把孔夫子給氣暈了。

「學而優則仕」在臺灣似乎實施得很好,展示了一種優良的社會風氣。去年夏天在臺,接觸到許多臺灣政府官員,從總統到內閣部長,學者型、教授類的官員比比皆是;臺大的許多教授也都有入仕的經歷。「學而優則仕」在美國雖然也有,但好像不太多。川普的經濟顧問納瓦羅教授,算是其中的例外。

總統制或內閣制(議會制)下,總統或總理延攬專家學者入內閣、成為幕僚,選擇那些與自己政治觀點相同或類似的,都無可厚非,因為他要實施、實現自己的政治抱負、政治理念。關鍵的問題是,那些不入閣的教授、學者、知識分子,他們的地位是怎樣的?他們可以公開反對、批評總統、總理、入閣的學者官員嗎?這才是問題的關鍵。因為並不是因為這個學者變成部長、行長、或總理了,就表明他是正確的、明智的、有道理的。學者型官員當然是可能犯錯、謬誤、失足的。

中國的政治體制不能解決的,就是這樣的問題。美國的學者和教授有人願意入閣,大部分可能不願從政、受到約束,因為他們在自己的學術位置上同樣可以激揚文字、評論時政、批評政府,同樣可以對政府、社會施加影響。美國學者有些可能從政,美國政客很多在任期結束後會選擇進入學術界,因為政客是有任期限制的,學術界反而有終身制的保障。

中國的學者型官員,即便是留美、留歐的,他們可以保持自己的良心、良知和善念嗎?他們會為全社會的人們、為社會公平和正義著想麼?還是他們搖身一變,成為統治者的附庸,而失去獨立思考和堅持真理的特質?他們會不會把從西方學到的先進思想、理念、治國方略當成為中共統治者粉飾太平、擦屁股,和助紂為虐的手段?他們會不會自己坐穩了位置,撈到了甜頭,得到了利益,就出賣自己的良心呢?他們會不會因為身居高位,就反過來對其他知識分子、其他學者,他之前的同事、同儕、或者政見不同的知識分子開始歧視、限制、甚至打壓呢?這才是中國民眾、中國社會需要關注的。因為不管怎麼說,中國的問題,因為中共的昏庸和積久生弊,已經爛透了,已經不是人的力量可以挽回的了,留美學人也做不到,而是只能求得上天助我、天佑中華了。 ◇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