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時評
川普幫中國清算赤龍的錢囊

73338

川普幫中國清算赤龍的錢囊


美國總統川普開始了一系列對中共的貿易戰舉措,從表面上看對中國的經濟和貿易非常嚴厲,但其長遠的影響將會惠及中國的普通民眾,會傷及中共既得利益集團的利益,並幫助中國人民清算赤龍的錢囊。圖為川普和習近平2017年11月在北京。(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美國總統川普今年對中共實施的經濟和貿易制裁,或者說是貿易大戰的前哨之戰,出手突然、迅疾,而準確,令中共新政府措手不及,幾無還手之力。川普的魄力和膽識之出眾,還在於他全方位出手,因為鋼鐵的進口關稅幾乎在向全世界所有的國家宣戰。當然,最後美國豁免了歐洲國家和加拿大、墨西哥等國,其縱橫捭闔令世界都為之動容。更有趣的是,川普似乎巧妙的學會了中共歷來慣用、對外發難的「統戰」策略,針對鋼鐵市場,不費吹灰之力就形成了一個世界各國聯合行動、共同對付中共低價傾銷鋼鐵的策略。

川普的招數是這樣出籠的:他先給予緊鄰美國的加拿大和墨西哥以鋼鋁關稅的豁免,然後邀請與美國有戰略夥伴關係的盟友也申請豁免。各國官員遊說、請求之後,歐盟、澳大利亞、阿根廷、韓國和巴西的鋼鋁關稅也都得到了豁免。但這些豁免是有條件的,這就是川普的「統戰」策略!這些國家加入了美國對付中共的計畫,會合力制止中共扭曲的貿易政策,在G20全球鋼鐵論壇上與美國配合,在WTO與美國共同對中共提起申訴,並加強與美國的安全合作。實際上,川普是聯合了北美、南美、歐洲、澳洲和亞洲的諸多自由國家,在全面挑戰紅色的共產黨中國!

川普一系列對中共的貿易戰舉措,也是與外交、軍事手段混合施用、連環出擊的。在貿易戰出臺之際,美國立法取消了與臺灣各級官員互相訪問的限制,並立即派國務院的外交官和經貿高層官員訪問臺灣。在南海,美國海軍的巡邏再次挑戰中共的指稱,令南海爭端又擺上了檯面。當然,最引人注意的還是經濟和貿易上的爭端,川普的這些貿易戰舉措,從表面上看對中國出口的前景非常不利,但究其長遠的影響,會發現它們將最終惠及中國的民眾、普通的百姓,會損傷中共既得利益集團的利益,並幫助國人清算赤龍的錢囊。

中美的貿易衝突,為什麼說最終對中國人民是好事呢?因為在過去三十年來,世界對中國開放了,但中共卻把中國給牢牢的鎖住了,讓中國百姓不能嘗到開放的益處。中美貿易衝突會迫使中共打開國內市場,然後,中國百姓才能真正享有進口帶來的好處。中共的貿易政策,只為自己一黨的利益拼命賺取外匯,不允許國人自由持有外匯,只讓中國商品打出去,而不讓外國的商品正常的進來,結果是中國民眾既無法享有出口帶來的利益,也無法分享進口帶來的甜頭。

2001年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時,做出了諸多承諾,包括開放市場、降低關稅,讓中國民眾買得起進口商品。十七年後中共依然高築關稅壁壘,外國商品在中國市場價格居高不下,人為的阻斷了中國民眾按公平的市場價格獲取外國商品的權利。也因此,才出現了中國居民到海外旅遊之際,會大規模的瞎拼、掃貨、購物的奇怪現象。

川普對中國產商品徵稅的目的,是減少中美貿易的順差,並不是要限制中國商品進入美國,而是希望更多美國貨能夠進入中國。川普徵收關稅的舉動,能迫使中共開放國內市場,當物美價廉的美國商品進入中國時,中國老百姓才能真正享有「入世」的福利,而不是被逼「中國人為外國打工」。

中共不肯開放商品進口的原因至少有兩個:第一,在執行強制結匯的制度下,中共可以迅速聚斂老百姓的財富,同時將出口的利益收歸己有,中共貪腐利益集團才能在避人耳目的情況下實現財富的轉移。2001年,中國進出口貿易總額只有區區的5000億美元,2017年攀升到4萬億美元,增加了8倍。與此相對應的,2001年中國的外匯儲備僅為1600億美元,2017年底為3.1萬億美元,是十七年前的幾乎20倍!中國外匯儲備的高峰,一度幾乎達到4萬億美元。對一個人均收入還處於低水平的發展中國家,這樣的外匯儲備遠遠超出了中國正常進口所需,是非常奇怪、反常的現象。

其背後真正的原因,就是因為中共把外匯儲備作為了自己用國際硬通貨計數的小金庫,一個赤龍的隱祕錢囊,一個他們可以隨意控制,可以從國庫予取予奪,一個可以在海外隨意揮霍、自由自在的轉移財富的絕妙工具。

中共從中國人身上榨取、掠奪的錢財,除去已經被他們花費、揮霍、浪費掉了的之外,剩下的可以稱之為具有流動性、可立即變現的部分,主要就體現在中國的外匯儲備自身。中共的外匯儲備,最高的時候曾經接近4萬億美元,現在是3萬億美元左右。中共每次面臨生存危機的時候,他們立即考慮到的,就是黃金和外匯儲備,但黃金儲備不方便運輸和轉移。

六四屠殺之後,中共在全中國人民一片反抗聲浪之中,其實已經做好了沉船跳船的準備。據當時的消息,中共將700億美元的外匯轉移了出去,進入了他們在瑞士銀行的帳戶。當然,中國在1989年時的外匯資產家底,遠沒有今天這麼多;中共的野心和貪婪,也沒有今天這麼熾熱。

筆者在2013年出版的《赤龍的錢囊》一書中,指出了中共賴以發財、斂財、聚財的附體吸血之道。從目前的狀況來看,美國總統川普實際上是在替天行道,替中國人民向中共清算,迫使中共吐出他們非法攫取的外匯,用這些外匯購買外國優質商品,用這些商品讓中國百姓增加購買力和消費能力,用這些外匯彌補給其他國家造成的逆差、平衡國際貿易,讓中國人童叟無欺、公平待人的商業之道大行其道。自然,這樣做的最終結果,還會讓中共在經濟上難以為繼、資金匱乏,而使中共的鎮壓、維穩和極權統治難以為繼,會極大的促成、甚或迫使中共走向經濟上的破產和政治上全面的瓦解。 ◇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