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心灵细语
謝田  >  浮生偶得
经济学博士和他卖拉面的父亲

7428

 
图:台湾一国际食品比赛中,来自中国、日本、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和韩国的厨师纷纷参赛。图为拉面师傅演示做面条的技巧。(SAM YEH/AFP/Getty Images)

高精度图片

图:上海一拉面餐馆内,客人在菜单之后用餐。(LIU JIN/AFP/Getty Images)

管理学教育中有这样的案例,它们提供许多庞杂的数据,然后问一些非常简单的问题,看看学生们是否能够透过迷雾抓住问题的本质,而不是被表面的现象、以及错综复杂的资料所迷惑。

一个经典案例说的是墨西哥,故事是这样的:墨西哥是世界第五大咖啡生产国,但墨西哥人每年只消耗两磅咖啡,而美国人每年要喝掉10磅,瑞典人更不得了,平均每年每人消耗26磅。这墨西哥人为什么不喝咖啡呢?案例最后问,如果一家位于墨西哥最大城市、市中心新开的星巴克咖啡店要你去当经理,你该怎么办?

学生们一般来说,都自然而然的被“误导”了,他们想当然的“分析”认为,墨西哥人喝咖啡这么少,那里一定没什么市场,还不如打道回府。其实呢,就从这家店本身来看,经理人根本不必担心那么多,单单从美国来的游客的生意,就足够他们做了。当然,如果是星巴克的总部讨论他们在墨西哥全境的策略,那又另当别论。

台湾一位拉面餐馆的老板和他的美国经济博士的儿子的故事,也说明了同样的道理。

这位台湾拉面师傅据说中年丧妻,他含辛茹苦,好不容易把儿子拉扯大,供儿子在台湾念大学,又让他到美国攻读博士。三十来年间,拉面师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做拉面、卖拉面、供儿子上学。其间台湾经济风风雨雨、跌宕起伏,竞争者进进出出,许多人破产。他视而不见,也若无其事,生意一直很好,终于熬到儿子从美国拿到经济学博士,荣归故里。

儿子回来后,美国博士嘛,自然会跟老爸讲讲台湾、世界的经济。拉面师放眼一瞧,这世界已经跟三十年前大不相同,满眼都是裁员、倒闭、衰退、和萧条。当他也开始担心GDP、CPI之类的会不会影响他的拉面生意时,过了不久,他的生意还真的就垮掉了。垮了之后,老人还佩服的说,儿子真行啊,到底是美国博士,全都说对了。

在信息爆炸的社会,信息之多、之混乱、之让人无所适从,许多时候与其迷信专家,还不如不信专家。因为除了真正的情报和信息(information)之外,还有许多假情报、假信息(misinformation);除了人们有意传播的信息,还有许多无意散播的错误信息、误导的信息、甚至刻意编造的伪信息。熟悉管理信息系统(MIS)的人们知道,系统设计可能很优越,但输入信息的质量很难控制。虽然有高级的处理系统、昂贵的软件,但输入的信息是垃圾,输出的也只是垃圾。所谓“垃圾进、垃圾出”(Garbage in, garbage out),即是如此。

有一位居住在香港、名叫哈尼(Alexandra Harney)的前金融时报记者,写了一本题为“中国价格”(The China Price)的书。她的书的本意,是探索人们在追求越来越廉价的中国产品的时候,伴随而来的在人权和环境方面我们不得不付出的代价。但在涉及到中国问题的根本的时候,隔靴搔痒、甚至避重就轻的现象就开始出现了。

哈尼的有些观察蛮有意思,比方说,虽然中国血汗工厂的经理据理力争,但美国购买经理总是能压低价钱,最后美国沃尔玛的货架上,越来越便宜的中国产品让美国人喜笑颜开。而现在,中国经理要求加价二至三成,美国人享受廉价中国货的日子似乎到头了。她也注意到中国有许多“样板工厂”,那些为糊弄外国客商和检查员的假工厂;而真正制造出口产品的工厂的工作状况,就要恶劣得多。

但是,类似哈尼的中国“专家”提供的信息的最终效果,与其说是为人们了解中国提供了新的观察,到不如说是让红朝欺骗世人的伎俩更加具有欺骗性、让谎言披上了一袭“西方制造”的外衣。她觉得中国已经不是“共产中国”、“红色中国”,这是中共中央政治局都不能承认的事;她认为中国的“乡镇选举”是中国民主化了的证据,则更是对中国人民的侮辱。

当然,不是所有的美国人都会被误导。德拉华大学的沃尔特·巴比奇(Walt Babich)教授就指出,哈尼在德拉华大学演讲时,甚至用赞许的口吻描述中国的血汗工厂,也没有指出中国政府在这些问题中应该负担的责任。“哈尼说她从来没有见过被强制的奴工,所以出口产品就没有奴工问题。”巴比奇说,“试图探索廉价中国产品的人权代价的作者,居然认为中国的奴工问题微不足道,这真是讽刺意味十足。”

乱世之中,鱼龙混杂;大善大恶同在,真真假假并行。传播一面之词、片面之词、不准确讯息、乃至错误讯息者,其立意何在、动机为何,我们不得而知,也不便妄自猜测。但这些浅尝辄止的结论,的确使我们世界的信息趋于混乱。混乱之中,能保持清醒的头脑,能够透过现象看清事务的本质,的确不易。

倒是台湾那位拉面师的经历,值得回味;他不为纷纭的外在讯息所动、心无旁骛、笃志经营,也是蛮幸运的。他和那些“博学多识”的“专家”、“中国通”相比,固然社会地位迥异。但“下下人”和“上上人”,在真正的智慧上谁高谁低,还真是说不定。

大道修行之前,曾读过六祖坛经。禅宗末法时,当年六祖惠能向张姓江州别驾说,“下下人有上上智,上上人有没意智。”别说,在末法时期的今天,或许还是如此。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03/26/09 01:55:02 PM
很有见地
游客
   03/24/09 09:23:49 AM
会有报应的,比如中共的牛奶三氯氰氨事件,有毒大米玩具事件。都是纵容的结果。对恶的纵容受害的永远是自己。
游客
   03/22/09 08:32:41 PM
i love nood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