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謝田  >  浮生偶得
人們為什麼特別喜歡被奉承(上)

75308

人們為什麼特別喜歡被奉承(上)


人為什麼特別喜歡被奉承呢?心理學對此有很多研究。圖為去年7月美國網球明星Andy Roddick(立者)在羅德島被列入世界網球名人錄的時候讚美比利時的網球女選手Kim Clijsters(左)。(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中國社會的政治、經濟局勢,如今撲朔迷離;各種社會矛盾和衝突格外的激烈、錯綜複雜,道德高度淪喪,社會一片亂象。但人們同時發現,中共官員的群體,從上到下,在末世的驚恐之中,卻格外的喜歡被奉承和吹捧,也自我吹捧、自我陶醉,熱衷於被賦予各種各樣的官銜和封號,諸如各類各式的組長、領袖、先驅、舵手、一尊、定音等等,不一而足。實際上,整個的中國人社會,包括海外華人社區,很多人也有同樣的癖好,熱衷於各種會長、理事、主席等都算不上九品、基本上屬於品外的頭銜。種種社會心理歸結到一處,就是人的品質和個性方面的問題。從社會心理學的角度看,就是為什麼很多人都喜歡被奉承,為什麼有人特別喜歡去奉承別人,這樣一個古老的課題。

人們特別的喜歡被奉承,可能有直接的後果。比如這個人處在一個領導者的位置上,或者能夠做出影響巨大、涉及許多人的決策,並且這個人的周圍聚集了許多善於給出奉承、善於揣測上意、阿諛奉承的人,或者具有這種個性的智庫、智囊、文膽、顧問,那麼這些當事人個人品質上的特性,喜歡被奉承,就會有更大的現實意義,會給國家和民族帶來麻煩甚至災難。中美貿易戰中,人們已經發現,有些今上的紅人、御用文人吹得太過、奉承得過高,導致決策者信心滿滿、進而決策失誤,最後拍馬屁的和吃馬屁的兩方都下不來臺了。不管這種吹捧和奉承是不是政策失誤最後的、根本的理由,讓人盲目樂觀、陷入自大的陷阱、失去正確的判斷能力,都是一件很可惜、很糟糕的事情。

從語義學(Semantics)的角度說,曲意的奉承和由衷的讚美、頌揚和誇獎,以及與恭維、溜鬚和拍馬,都有很大的相關性。同一段話語在不同的人眼裡、耳裡,在不同的環境因素下,在不同的上下文中,很可能會有不同的涵義、不同的解讀、甚至對立的解釋。

心理學的研究中,對讚美、頌揚、誇獎,以及奉承、恭維、溜鬚和拍馬,有許許多多。很多學者還研究了溢美之詞,包括發自內心的或言不由衷的,是否對別人、對團體、對社會有某些好處;或者曲意奉承從普遍性來說,對社會可能有什麼樣的壞處。而且,還有人研究人們應該怎麼樣去奉承別人,或者怎麼樣去拒絕別人的奉承等等。當然,從超出世俗的觀點,從正法修煉的角度,又應該怎樣去看待奉承呢?這是另外一個有趣的話題了。

美國的Guy Winch博士是一名臨床心理學家,他的研究發現,並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奉承或者讚美之詞的,有些人甚至是痛恨奉承或讚美的。並且,人的自尊心(self-esteem)的強度,可能會影響人們接受讚美或奉承的能力。而人的所謂的「自尊心」,在修行的人們看來,很可能是一種執著心、一種弱點和缺點,會導致人們對外部世界的認知發生變化,對自己的認識也產生不準確的評估和定位。

大部分人喜歡聽到溢美之詞或奉承,但有些人在聽到讚美時會發些牢騷,還有些人則直截了當的討厭這些東西。是什麼因素決定了人們是否喜歡聽到稱讚,或者第一次聽到稱讚的時候就變得有些反感?Winch博士認為,人們對稱讚的反應方式,是人的自尊心的強度的反應,也取決於人們對自我的真正價值的認識。如果這個人自視不是太高、自尊心不是太強,他可能對奉承感到不舒服,因為這與自己的自我觀點相差太遠。正常社會的人們,會時常的審視和評估對自我的認識,不管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類似於中國古代聖賢的「每日三省吾身」。

很多人離家上學都曾經有過大學的寢室同屋,如果中國的大學生(或者前大學生)們發現,同寢室的一個人對自己的看法很負面、態度不好,如果新學期你可以選擇室友,你是會保留這個人還是希望換一個人呢?中國人可能大多數會選擇換人。但對美國大學生的一個研究發現,很多美國學生會選擇保留這個人,不換人;尤其是那些自我感覺不是那麼良好的人、謙卑的人,更容易這樣。

也就是說,當我們自我感覺不那麼好的時候,聽到別人的讚揚,我們會感覺到不舒服,因為這與我們對自己的信念有所不同。在西方社會,人們比較真誠,離宇宙的特性不那麼遠,他們的心態似乎與中國人很有不同。比如,對美國人來說,如果人們相信自己不是那麼吸引人,但聽到奉承說你是萬人迷、眾望所歸,西方人會覺得要起雞皮疙瘩、會感受到不那麼真誠;如果人們相信自己不那麼聰明,但聽到奉承說你大智大慧、聰明絕頂,西方人會覺得這是一種侮辱、不會認為那是讚美;如果人們相信自己沒有能力成功,但聽到奉承說你多麼有能力、前途無量,西方人會覺得這是故意在下套子,要讓你最終心灰意冷、大失所望。

Winch博士的研究還發現,對奉承和誇獎的反應程度,還和一個民族的文化背景及意識型態、道德觀念有關。對某些文化背景的人們來說,誇獎孩子是可以的,但誇獎大人就不合適了;對另外一種文化的人們來說,可能恰恰相反。還有,對那些自尊心比較強、自視較高的人們來說,比如許多西方上流社會、主流社會的人群,從他們的世界觀的角度看,奉承和誇獎基本上是與溜鬚、拍馬和捧臭腳等同起來的。對他們來說,接受奉承根本不是得到讚揚和鼓勵,而是屈尊俯就或感到領受了蔑視!

中國人群體,從普通百姓到達官顯貴,也是這樣的嗎?還是恰恰相反呢?
(待續) ◇

新紀元周刊 第599期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