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謝田  >  時評
G20峰会中共骑虎难下 囤积美国国债又阻击美元

7658

 

G20峰会中共骑虎难下 囤积美国国债又阻击美元
 
中国成美国最大债权国 持美国债总金额达6962亿美元 中共“穷人借钱给富人”的举动有其内幕

【大纪元4月3日讯】《编者按》G8峰会前夕,中共抛出的所谓“货币战争”舆论令国际感到诡秘,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选在G20峰会前,提出建立“超主权储备货币”,挑战美元的地位,外媒称中国要争夺峰会话语权。中共被巨额美元债券绑架,自己也知道美元时代现在不可能终结,但摆出了一个进攻架势,企图给美国印钞票救经济一点阻力和“脸色”。金融风暴后中共故意让西方对中国经济的依赖增强,摆出中国能救助国际经济的架势,但实际上是中国经济严重依赖国际市场,美元坚挺才能 “挺”危机中的中国经济,让中共庞大外汇储备不至于大幅度“缩水”,引发中共政权危机。到底谁救谁?“货币战争”使国际的注意力转到美元与人民币之间的关系,实际上转移到美国和中共的关系问题上。

(大纪元记者明华综合报导)在国际金融危机的环境下,备受关注的G20会议在伦敦召开,4月1日下午,美国总统奥巴马与中国领导人胡锦涛在美国大使馆进行了双边会谈,讨论应对当前的国际金融危机。中国目前是美国国债最大的债权国,而美国开始用增加货币来刺激经济,美元贬值,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面临大幅缩水,会议之前,中共提出“终结美元”,使美中所谓的“货币争端”引各方关注。

在全球金融风暴持续加深、美国经济前景未知、美元贬值高风险的情况下,中国购买美国债券连创新高,2008年同比增加46%,总金额达6962亿美元,一跃而成为全球持美国国债第一大国。对此,国际国内一片愕然,穷国不断掏钱支持富国?而最近更是诡异,一边囤积一边提出终结美元?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各界人士纷纷探究其中之内幕。

本文采访了美国中国财经专家廖仕明先生和美国宾州费城爵硕大学商学院市场营销学教授谢田先生。专家们表示,美元做为外汇储备,是美国的政治军事实力所决定,中国没有其它选择。金融危机下,中共还在“狂吞”美国国债,即打算牵制连连指责中国人权状况的自由民主的美国,又迫于自身的政治和经济危机所致。

中共囤积美元的同时向美元发起“春季攻势”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近日撰文“造势”称,采纳国际货币基金会(IMF)的特别提款权(SDR)作为主要储备货币。并提出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理想目标”,亦即终结美元、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中国财政部长也呼吁,加快推进多元化国际货币体系的建设。一时间,中共媒体或受中共利诱的媒体纷纷跟着 “造势”。

谢田教授提出质疑:“如果某个政府真想终结美元,它应该抛售美国债券、大量购买、囤积黄金才是。为何拚命囤积美元、并还在继续购进美元资产?如果这又是一个不按牌里出牌、不按经济规律办事的例子,那这一怪异现象的背后,到底有什么玄机?”

购美国国债 连创新高

自二战以来,美元就一直充当世界各国的国际支付手段和主要外汇储备工具。中国的外汇储备中大部份是美元资产。1985年,中国开始尝试性购买美国国债, 1994年首次明确统计,中国持有美国国债数近160亿美元。从2000年起,中国呈爆发式“吞入”美国国债,到去年9月末,已达5,870亿美元,取代日本而成为美国国债最大持有国。

中国为何选美元做为外汇储备?谢田教授认为:“自从美元取代英镑,成为世界货币以来,没有其它国家的货币比美元更具有执行这一功能的特质。美元作为世界外汇储备的主要工具,是美国的经济规模、美国经济的活力、美国的生产力水平、美国外贸在世界贸易中的份额,等等所有这些因素决定的。

而中国选美元做外汇储备,也不是因为中共对美国有什么偏爱,而是因为没有其他太多的选择。中共虽然暗地里仇视美国的自由民主制度,但他们显然知道世界上最强大、最有活力的经济体是哪一个,最安全的投资在哪里。”

金融危机下“狂吞”美国国债

自去年9月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风暴越演越烈后,美元地位面临挑战,而中共购买美国国债的热情不减,更是“狂吞”美国国债,到去年底,据美国财政部国际资本流动(TIC)报告,中国持有美国国债总量为7,274亿美元,比日本同期持有的6,260亿美元多出1,014亿美元,到2009年1月末,已达7,396亿美元。

对此,中国有80%以上的线民和70%以上的经济学家认为,中国不应继续购买美国国债。准确预测了国际次贷危机的《货币战争》作者宋鸿兵批评美国,用新的国债泡沫消化旧的房地产泡沫,制造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庞氏骗局”。可是,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胡晓炼3月23日还表示,“中国会继续购买美国国债”。

哈佛大学教授佛格森指出,中国大量的国内储蓄不追逐高收益的投资,反而大量购买低收益的美国政府债券,这种反常的资金流动难以用追逐利润的动机来解释,佛格森只好以一个想像中的“中美经济联体怪物” - “Chimerica”来描述。

很多分析家认为:“醉翁之意不在酒”,中共购买美国国债,并非经济考虑,而是政治原因;是对中共政权的保护,而不是基于维护中国老百姓的实际经济利益。

为保中共政权 劫贫(中国百姓)济富(美国)

在美元贬值趋势下的今天,大量购买美国国债,似乎是让中共的穷人的钱来补贴美国,劫贫济富。谢田教授表示,“中国居民的人均收入不但远远低于美国,只有美国人的十分之一,最近因为连年的通货膨胀,人们惊奇的发现,中国的物价甚至赶上美国。十年前中国的东西便宜,现在美国的东西便宜;不光是欧洲和日本产的东西是这样,连中国产的东西也是这样。

在中国,从住房、汽车等不动产和 大件财产,到家用电器、电子产品和教育、医疗、卫生服务,再到肉菜蛋奶等食品,其相对与个人收入的价格和换算后的绝对价格,都已全面“赶超”美国。”

谢田教授说:“我们知道,这笔上万亿美元的债权和财富,是江南的纺织女工、东莞的农民工、内地的机械工在辛勤劳作的基础上,在全国人民不得不忍受环境恶化的同时、以及不得不面对通胀压力的条件下,被强制充当美国人“债主”的结果。”

中共“穷人借钱给富人”的意图

另一方面,中共把美国国债作为“武器”,企图迫使美国与中共在政治上合作,在经济危急中更加放弃美国的立国原则。美国等以人权立国的西方社会的存在,对中共就是威胁,奥巴马一句“战胜法西斯和共产主义”,让中共惊悸与不安。

谢田教授表示:“中国政府会白白送钱给准备消灭共产主义的美国,实在很难说通。正常的推论应该是,这种“穷人借钱给富人”的举动,一则表明红朝根本不代表民众利益,是在拿人民的利益收买对手;再者也同时揭示,自己团伙的利益,一定有其他方式得到保障。”

一旦美国对中国不敬,中国就会拿卖美国国债反击。譬如,今年2月份,新上任的美国财长盖特纳说中国操纵汇率,中国就卖了一点美国国债,结果,奥巴马还专门给胡锦涛打了一个电话,澄清“操纵汇率”之说。

不过,美国并非不知道中共的“把戏”,希拉里首次访问中国,只谈她认为最重要的议题—金融和经济问题,绝口不提让胡温脸上挂不住的中国人权问题。可是希拉里一回到美国因受美国国内的强大压力,推出对中国人权严词批评的报告,令中共难堪。

谢田教授还说:“如果中共卖美元、抛售美元,人民币不会贬值,会升值。中共不想卖美元,是因为中共不希望手中的美元资产缩水,不希望手中这张可以打的牌、可以用来逼使美国就范(如果美国真的会就范)的工具失灵。还有,中国也确实没有其它太多的选择。”

持美元控人民币 力保“中国国际工厂”

当美国金融危机蔓延,中国却持有巨额美国国债,有大陆媒体“大呼上当”,但前美国联邦储备局主席,现任白宫经济复苏谘询委员会主席,奥巴马总统重要顾问鲍尔.沃尔克日前参加“未来金融研讨会”时表示,中共为操控人民币而持有美元,不必虚伪地扮演受害者的角色。

沃尔克说:“我认为中国有点虚伪,他们说“现在糟糕了,我们竟持有这么多美元”。这是因为他们选择买美元,可又不想卖美元,因为他们不希望人民币贬值。这是非常简单的计算,所以别全怪罪我们。”

谢田教授认为:“中共大量购买美元资产,操控汇率压低人民币汇率,目的是维持中国出口,刺激国内生产,吸引外资继续流入中国,同时保持中共人为要达到的经济增长率,在国际上维持中国经济高增长的“形象”,藉此来维持中共政权,中共一直以来将经济增长维持在8%(中共内部称“保八”)作为保卫政权的政治任务。为维持出口,必须维持人民币对美元低汇率水平,中共不得不继续买更多美元资产。现在中共似乎被美国国债“挟持”了,但这也确实是中共自己“自作自受”。

“中共其实并不在意太多外汇储备的缩水,因为中共已捞到了自己要捞的东西----延续危机中的中共政权。如果中共真正出于为国家利益着想、为百姓利益着想,那从开始就不会如此以扭曲的“出口”为经济导向、压低民工工资、压低汇率、破坏环境,来招揽外资大量流入,而换来那么多贬值中的美元了。”

美国中国问题专家廖仕明分析认为:“一直以来,中共以破坏中国生态环境为代价,以大陆廉价市场、廉价劳工为诱饵,大量吸引国际资金流入,中共的“大陆市场”和“出口顺差”已成为中共在国际上的政治牌,成为中共以利益胁迫国际社会在政治上对中共妥协的“经济王牌”,中共为保政权会不惜一切来保全出口导向的政策,维持出口,留住外资、维持日益萎缩的“中国国际工厂”的形象。

对于中共购买巨额美国国债,却在G20会议前提出终结美元的自相矛盾的举动,经济专家们认为,中国政府是在扔“烟幕弹”,实际上是自身的政治及经济危机所迫。

谢田教授指出:“极权政权对外用兵时,往往是其内在冲突白热化、内部矛盾不可调和、需要转移视线、开阀门减压的时候。中共用不见硝烟的战争形式,比方货币舆论战,“虚晃一枪”、阻击美元的游击战,焉知不是挟持美国,以期阻止美元继续大贬,为逃避因不得已购买美元国债让中国老百姓付出的巨大代价,以及国内强烈高涨的谴责声音和政治压力。”
(http://www.dajiyuan.com)

美东时间: 2009-04-02 14:47:51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4/3/n2483597.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