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謝田]首页 

謝田
博客分类  >  畅游世界
謝田  >  三言两语
中国人的话语权和金质小号

8892

 
图:许多国人开始讨论如何取得在世界上的话语权。
不管是民主社会还是专制国家,发言都是至关重要的。
图为美国国会众议院议员们发言时用的两个讲坛
 

念高中时学校只有俄语老师,缺英语老师。不得已,我们学的第一外语就是俄语。老师年龄很大,卷舌音清楚准确,看起来也象俄国人。等到真正开始学英语,已经是上大学的时候了。再后来,不借助字典、直接读懂英文原文的文章时,感到非常激动,觉得语言这东西真是奇妙,世界的一扇门被打开了。最初读懂的那几篇,在头脑中的印象非常深刻,其中一篇是“金质小号。”

*金质小号和民主制度

金质小号的故事可能许多人都听说过,是讽刺民主制度的局限性的。故事说,太平洋一个小岛上有个国家,参观的人问,你们是怎么实施民主、保障国民自由的呢?国王自豪的回答说,我们使用“金质小号”(Golden trumpet)。需要公民投票时,人们就携带金色的小号,反对的一起吹,支持的一起吹,哪面声音大就按哪面的意思办。小号呢,必需是金子做的。当然喽,并不是每个公民都能买得起金质的小号。。。

金质小号的故事所影射的,是媒体的拥有权、控制权问题,和媒体在政治上的力量。显然,在自由社会,媒体的拥有权、控制权可能被操纵,但媒体间的竞争、反垄断法的实施,以及道德和正义的力量,维系着媒体甚至超越政府的力量。

*话语权何方神圣?

中国媒体和社会刻下一个引入关注的焦点,是所谓的“话语权”。草根阶层和精英阶层话语权的权力差别,已经跟“社会断裂”联系了起来。精英阶层因社会地位和知识的优势,有着更大的话语权,而这些人的话语对法律、政策、和社会制度的影响,要远远超过弱势群体。但这个新生的词汇“话语权”,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据一般性的解释,“话语权”其实是一个委婉的代名词,其实它就是“说话权”、“舆论控制权”的意思。基本上说,是个“金质小号”。中国文字的确是美妙、神传的,人们只要巧妙的借用一个代名词,就几乎可以堂而皇之的谈论原来相当禁忌的、“言论自由”、“媒体控制”等话题了。“双瞳四目”的仓颉地下有知,或天上有知,当深感欣慰。

“说话权”和“舆论控制”以“话语权”的面目出现,在中国社会得到广泛的传播并成为讨论的话题,是挺不错的事。人们现在发现,原来紧紧控制他们的那股透着邪劲的力量,在快速的消散。无论是投诉无门的上访者,还是被哄骗着买了不该买的股票、房地产的市民们,都发现话语权掌握在谁的手里,社会舆论由谁来决定走向,都与他们的冤情、钱包、和命运紧密相联。

*商业话语权的影响

驻华盛顿DC的一位媒体界朋友说,大概一两年前,她女儿刚上中学,有一天女儿突然告诉他,以后不再吃肯德鸡(KFC)的炸鸡了。以前她最喜欢炸鸡,现在突然放弃,而且极其反感。背后的原因,原来是一段在网上流行的视频,是关于肯德鸡指定的养鸡场,因喂食过多激素,小鸡四十天长成大鸡,但骨头太软,因此很多骨折,善良的小姑娘自然受不了。朋友后来发现,这事在美国中小学生里影响很大,许多人从此不进肯德鸡。

行使了有巨大作用力的话语权的,是网上发表视频的那个人。而这个人在键盘上轻轻点了几下,就导致一个跨国公司巨额的损失。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官方媒体上关于“话语权”的讨论,跟以前的舆论导向一样,是对准了西方媒体的,而全然不顾中国的老百姓是否有自己的“话语权”。

在商业领域,官媒宣称要“打破西方话语权”,编制“中国国家主权信用评级方法”。这做法其实没有太多必要。这有点好象虽然世界主要经济体都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的国家,而中国非要拼命说自己是完全市场经济的,还同时把持着进出口管制、外汇管制不放一样。

国家主权信用评级,是评估政府偿还商业性金融债务的意愿和能力;评级结果反映的,是中央政府对其债务违约的可能性。美国政府的债券被认为是无风险的,是因为美国政治的结构决定了政府运作、政权交接的连续性。而如果中国的政治结构导致了权力更迭的不确定性,人们甚至都不确定明天中共政权是否还能执政,自己给自己的评级不管怎么样好看,其评级本身的价值,一定是打折扣的。

*话语权的真正力量

中华网去年九月有篇文章,说西方媒体正在失去中国年轻一代的信任。这个说法本身就不太可信。他们怎么可能准确的向年青人发放问卷,问他们你喜不喜欢、相不相信那些“反动的”、“反华的”、被中国政府强力电磁干扰的那些西方媒体的报导呢?

文章对“话语权”的关注,避而不谈中国百姓的话语权,而是瞄准了欧美媒体在国际上的话语权、软实力。虽然中共遮罩了中国民众的话语权,但在对外扩展媒体、输出其话语权方面,却不遗余力。

有趣的是,当中国纳税人的钱在海外被用于收买媒体、话语权高调输出的时候,他们收买的太多,除了几家独立媒体如大纪元、新唐人、希望之声,其余皆纳入麾下。但就是因为这一点,从产品的独特优势的角度看,他们恰恰给他们要打击的对象以最好的市场定位。对独立媒体的打压,反而成全了他们,这也是打击者所意料不到的。

金质小号在谁手里,是在国内吹还是国外吹,还是蛮重要的。不管怎么说,那些一手拿金质小号,一手拿AK47冲锋枪的,还是不怎么好。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